作者:温才妃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8/25 8:42:15
选择字号:
南大天文协会:星辰大海,我来了

 野外观测

■本报记者 温才妃

“啊!有流星。”通常看到流星,周围不免会有个别比较激动的人。但如果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陪你一起去看英仙座流星雨又是怎样的感受呢?试想一下,在野外,浩浩荡荡的上百人,将帐篷、防潮垫铺在草地上,大家一起躺着看星星,不时有天文系的同学拿着指星笔为你讲解星体、星云,或是三五同学组成一个个小团体观星,不远处热爱天文摄影的同学正忙着作曝光处理……这份恰同学少年时的惬意,满满地写在静谧的夜里。

这种专属的感受属于什么人呢?它属于一群热爱天文的南京高校大学生,其中就包括我们今天故事的主角——南京大学天文爱好者协会的成员们。

理科生的世界,你也能懂

“大一的时候,有一回讲科幻小说《三体》中的天文学知识,主讲人讲得非常专业,天文系的学生听得很带劲儿,但文科的学生好似听懵了。”南京高校天文联合会前主席、南大天协前会长、天文学专业本科生罗逸飞透露了这么一个小片段。

说起南京大学天文协会,他们赋予自身的标签是“学术”。

据介绍,南京大学天文学在全国高校中排名第一,著名的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也落户在南京,优良的土壤滋生了大批天文爱好者。南大天协成立于2000年左右,第二任会长谢懿留在南大天文与科学空间学院任教,第九任会长胡一鸣在德国马普引力物理研究所开展引力波研究。

“平时能够请来有分量的教授做讲座,还会不定期地开展专业知识的培训。”这是社员对南大天协的一致印象。

当然,南大天协也以自己的方式,来实现学术走下神坛。比如品牌活动——南京高校天文知识竞赛。这个竞赛最早由南大天协主办,该校天文系的学生保持着出题、评审的传统,初赛采用笔试,决赛以《一站到底》的形式开展必答、抢答。由于外校学生的报名热情太高,还由此催生了一个组织——南京高校天文联合会,由南京19所高校天文爱好者协会组成。后来该活动改由南天联主办,报名对象也从大学生扩展到了中学生。但竞赛的内容似乎还是与学术相关。

听了这么多,你是否会觉得这个社团门槛高,文科生望尘莫及?

“其实还好。”天协前副会长、金融系本科生祁小苏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刚入社时,她纯粹觉得星空很好看。在那之后,学长会带着新社员认识星座、星体,再慢慢了解不同星体的属性,在那之后就可以去听一些讲座。“社团会举办多次路边天文活动,给像原来的我一样没有任何天文基础的人科普知识。所以,我们的社团适合所有人”。而事实上,社团里文科学生和理工科学生的比例也是四六开或五五开。

“理科生入社多是对天文摄影、对星球情况感兴趣,而文科生迷上天文,则是从喜欢希腊神话、北欧神话、中国神话或者是星座入手。”祁小苏补充说,相比之下,文科生社员还多了一份浪漫的情怀。比如,不久前刚过的七夕,牛郎星和天女星遥遥相对,一颗天津四在两颗星之间划过,“把书本上凄美的故事与现实中壮丽的星空融合在一起,体验到了不一样的美”。

当天文爱上摄影

在社团里最令大家兴奋的,不是讲座、培训,而是户外的观测活动。也就是文章开头的那个场景。

据罗逸飞介绍,社团每年有三个大型的活动,4月是观星系、星云、星团最好的季节,梅西耶天体马拉松是每个天文爱好者都盼望的活动;10月份的狮子座流星雨,虽不是最壮观的流星雨,却是新社员入社的第一次活动;待到12月,就等来了每年最大的流星雨之一 ——双子座流星雨,一次看到几百颗流星,带给社员别样的激动。

而在这些活动中,罗逸飞的角色不仅是组织者,还是一名天文摄影爱好者。从高中起迷恋天文摄影的他,背着摄影器材跑了不少国内外拍星空很美的地方。展出的天文摄影作品布满了“学校展出杰出青年”的几块展板,因此被同学们称作“南大天文摄影第一人”。

他向记者简单地介绍了天文摄影与普通摄影的区别,由于星云、星系的光芒暗弱,天文摄影需要有足够的曝光时间,否则有可能导致所拍摄的天体看不到;还需要摄影者有一定的天文知识,要知道自己拍的是什么天体,什么时候天体在什么位置。因此,通常要用到单反相机、三脚架、望远镜、赤道仪等设备。

对于这个听起来“烧钱”又“贵族”的爱好,罗逸飞表示,只要有兴趣,上手还是挺快的。事实上,刚刚入门的“小白”用不到一年的时间也能拍出不错的作品。购买摄影器材的金额无上限,但他推荐的比较不错的入门摄影装备,大约在1万元以下就能配置齐全。

和大伙儿一起度过的拍摄时光总是难忘的。去年,天文与科学空间学院主办了首届天文摄影大赛,天协是协办方之一,活动前期罗逸飞为学弟、学妹们开设了天文摄影的相关讲座,之后还一同去了紫金山天文台盱眙观测站做观测。“动手比听别人讲解更获益。那次活动,不少社员在构图、用光、颜色、拍摄细节的把握,如怎么打手电、望远镜镜头起雾的处理上都收获良多,最后投过来的片子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罗逸飞说。

我们都有一颗科普心

每年的国际观月夜是全球天文爱好者的盛会。这一天晚上,大家都会把镜头对准月亮,南大天协也不例外,他们在学校里摆了五处望远镜观测月球表面,还用一个大屏把月球表面的实时影像呈现了出来,“这是‘云海’‘静海’”一时吸引了操场上慕名而来的人。

这样的路边天文活动是祁小苏乐于参加的,也是现任天协社长、天文学专业本科生翁建彬乐于开展的。上学期,他们和南天联在江苏科技馆周围组织了一场类似的活动,大家排队观月、志愿者介绍月亮知识的盛景还留在翁建彬的脑海中。

因为喜欢天文选择天文系的翁建彬表示,在系里接触到更多的是科研,而在天协接触到的知识更多是科普。“把天文带给更多的人”是他的理想之一,也是他对天文表达爱的方式之一。

当然,科普的作用不止于简单了解,还在于为科学正名。

在罗逸飞刚考上天文学专业时,亲戚朋友们很高兴地问他,“你是不是从此就知道明天下不下雨了?”他赶紧解释,天气预报是大气科学,而天文学是研究大气层以外的科学。之前他还做过一个调查发现,很多人不知道白天能看到月亮,“其实每个月起码有半个月是日月同辉的”。

如果说这样的小错还可以容忍,那么,今年2月引力波广为宣传后出了一个“诺贝尔哥”郭英森,天文爱好者都清楚他的言论和科学相左,但一部分不了解真相的老百姓反而支持他。“这对正统科学来说是比较悲哀的。”罗逸飞说。

为此,南大天协联系开办了多场引力波讲座。“我们觉得很有意义。给不懂天文的人讲解知识,既能纠正错误,也能提升自己对天文知识的理解。说得更高远一些,对国家科学的未来发展也很有意义,从小培养孩子对天文的兴趣,将来他们兴许能成为科学家或科研事业的投资人;还能帮助纳税人理解国家的天文项目,那么质疑声就会少一点儿,未来科研的发展也会顺利一些。”罗逸飞恳切地说。

《中国科学报》 (2016-08-25 第8版 校园)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