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分类信息 资料贴吧 科学家 实名举报 E-print
       直播 | 科学时报系列 | English | 电子杂志 | 邮件订阅 | RSS | 返回首页   
科学网首页>新闻中心>正文
《陈遵妫传》:一本迟到的天文学家传记
 作者:杨虚杰 来源:科学时报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07-9-13 6:14:45 小号字 中号字 大号字

 

在北京天文馆建成50周年的前夕,我国著名现代天文学家陈遵妫先生的传记《行走天穹》出版了。陈遵妫先生是北京天文馆第一任馆长,8月底,在北京天文馆新馆举行的新书首发式令很多人唏嘘不已——50年前,传主陈遵妫先生和李元、李竞等很多人一起出席了北京天文馆揭幕典礼。而今,陈老先生已经离开我们16年了。 

一本“迟到”的天文学家传记

 

陈遵妫先生在中国现代天文事业的发展进程中是一个重要的角色,他在天文界工作的65年中,且不说曾先后参加创建的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和凤凰山天文台(现云南天文台前身)的创立,以及参与天文研究几次大的观测活动,他的天文科普思想与创作就影响了很多现在卓有成就的天文学家。李竞上中学时就读到由他编译的非常有影响的《宇宙壮观》一书,深受启发。李元先生一直在说:“没有陈遵妫就没有今天的李元。”
 
陈遵妫先生1991年去世,在现当代中国天文史中如此重要的人士,为什么他的传记在他去世16年后才出版呢?
 
中国科学院号召老一辈知识分子写回忆录
 
原来,1975年底的时候,中国科学院曾经在天津召开祖国天文学整理研究成果交流会,会上,中科院有关领导鼓励老年代表写回忆录,1978年,陈遵妫又接到中国科学院的信,再次希望老科学家们写出回忆录,但是陈遵妫都不以为然,1980年以后,一方面《中国大百科全书天文卷》中把陈遵妫定为现代天文学家后,要求采访的人很多,另一方面在陈遵妫85岁寿辰时对他工作的总结,让他重新审视自己的一生,开始决定写回忆录。
 
无奈,彼时已经是1986年,陈先生写出了回忆录的框架结构和极少部分内容后就不能继续下去了,晚年的陈先生左眼完全失明,右眼视力仅有零点二,戴上一千五百度的眼镜,看书时还要用高倍放大镜。记者在看到他的遗稿时发现,有些字迹已经很难辨认了。
 
当然,以上的内容也是陈先生在回忆录前言中交代的。
 
66岁女儿的处女作
 
这本传记的作者是陈先生的小女儿陈永汶,她今年已经66岁了,这居然是她写作的第一本书。然而,这部传记行文清新简洁,娓娓道来,读来趣味盎然,可以一口气读完,毫无生涩之感,生动丰富,如在目前,一点不像新手所为,甚至如同出自天文界内人士之手,许多资料运用娴熟,叙述天衣无缝。
 
陈永汶告诉记者她不是学天文的,她是学工科的,但是从小酷爱文学。2002年她从繁忙的岗位上退休后,才想到父亲去世后放在阳台上的大箱子,打开箱子,尘封的往事随即被打开,里面有父亲的回忆录的提纲片段,有各个时期的随笔和杂感,甚至有“文革”时写的交代材料“我何许人也”,望着这堆资料,仿佛看到父亲的一生。但是这时纵使陈永汶动了写作的念头,也还是没有信心。此时,她在美国的表弟沈宁,因为写作自己的家族史《百世门风》,而知道陈永汶的打算,他鼓励这个从小玩在一起的表姐,“不要怕写不好,只要你开始写了就会发现没问题”。
 
除此之外,陈永汶说要感谢父亲的中学教师,是他让父亲养成了随手记录的习惯,她说,父亲的资料特别多,很多都用到这本书中了。这本书写了三四年时间后,陈永汶清楚地意识到2007年是北京天文馆建成50周年,她加快写作进度,希望在这一时刻出版,将此书献给北京天文馆这一纪念日。此想法得到现任天文馆馆长朱进的支持,不仅全面开放资料馆,而且还有物质上的支持。这次首发式,天文爱好者自愿参加,每一个到会者都获得一本书。
 
“我要是不写,这本书就没人写了”,陈永汶说,看着她家一袋袋手稿,记者真替陈先生万幸,也替中国天文学史界万幸,应该说,这本书不仅仅记录了一个父亲的工作,而且记录了中国现代天文事业的进程,记录了在这一事业中天文学家群体。所以,还有着史料价值。
 
出版也非一个顺利的过程,是陈先生在美国的孙子资助才得以与读者见面。陈永汶是一个快乐的人,就像她在书的后记中写的,她写作的过程是个快乐的享受的过程。她呈现给大家的都是明快的调子。但仔细看去,就像她在首发式上发言时一样,笑颜中的眼睛里是闪着泪花的。
 
值得记取和值得怀念的
 
1955年,陈遵妫受当时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竺可桢和吴有训之邀,从上海来到北京,任第一任北京天文馆馆长。
 
陈遵妫一直到退休都是在北京天文馆的。这本书记录了很多这样的人与事,也记录了给人以启发的历史过往。
 
天文馆最初定名时只想向国外一样,用“假天馆”、“天象馆”等名字,这样一来就只是一个天空剧场或天文电影院等等。陈遵妫认为,这里要成为一个全新的天文普及机构,要多举办展览和科学讲座,组织各种天文小组观测活动,甚至课题研究……所以他极力主张用天文馆这个名字。为此当时的全国科普协会召开过3次常委会讨论,争吵不下时是竺可桢拍板定下天文馆这个名字。
 
事实证明,这个思路是正确的,而天文馆50年来所产生的影响也正说明了这一点。
 
50年,并不是一个太遥远的时间段,但是我们却遗忘了很多东西。也许,这次北京天文馆建馆50年的纪念活动能够唤起我们很多记忆。如果此时再阅读《行走天穹》,还能够为我们填补更遥远的空白。
 
E-mail推荐
相关新闻 当周新闻排行
“科学顽童”费曼的“发现”
英国科学家发现7种疾病的新遗传变异体
科学家呼吁保护加拿大近海发现的冷水珊瑚
科学家呼吁保护加拿大近海发现的冷水珊瑚
英国科学家发现7种疾病的新遗传变异体
美科学家证实盐水在无线电作用下可燃烧
英科学家称“人心猪”有望2年内培育成功
科学家研究确定与智力相关的大脑网络
9月6日《自然》杂志精选
第41批博士后科学基金面上资助金获得者...
媒体评论:大学新生何以遭遇“第22条军...
上海交大世界大学排行榜遭《科学》质疑
07诺贝尔奖获得者北京论坛开幕 本网专...
中国科协年会武汉开幕 六千人共享科技盛宴
清华大学教授李建保出任新海南大学首任校长
《自然》社论:中国物种保护亟待改变思路
京ICP备07017567
Copyright @ 2007 科学时报社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