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闻莺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17/3/13 10:03:43
选择字号:
吉林大学校长李元元:高校人才流动必须合理有序

全国人大代表、吉林大学校长李元元

“东部各高校,请对中西部高校的人才‘手下留情’!”“挖走这些人才,就是在掘人家的‘命根’!”

2月24日,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中西部高等教育振兴计划工作推进会上公开呼吁。

他当时表示,“十三五”期间,在继续保障“长江学者”计划中对中西部高校实行条件单设、同等优先,支持东部地区高层次人才向西部地区流动,实施好“西部人才特殊支持计划”“少数民族高端人才培养计划”的同时,不鼓励东部高校从中西部、东北地区高校引进人才。

陈宝生的一席话,在教育界引起广泛关注。

今年全国两会,全国人大代表、吉林大学校长李元元就带来了《关于规范高校人才合理有序流动的建议》。

“人才是第一资源,拼一流,实际也是拼人才。”在李元元看来,人才流动是正常的。从世界来看,哪个地方是经济发展中心,往往也是教育的中心、科技的中心,人才也会相应地汇聚。但是,从国家层面和高校长远发展来看,高校人才流动必须合理有序,这需要政府、市场以及人才自身三个层面的有效联动。

从2015年开始,吉林大学出现人才回流

细数国内老牌名校,吉林大学可算作一个。这所位于吉林省长春市的高校,是教育部直属的全国重点综合性大学。学校始建于1946 年,1960 年被列为国家重点大学,1995 年首批通过国家教委“211 工程”审批,2001 年被列入“985 工程”国家重点建设的大学,2004 年被批准为中央直接管理的学校。

“我们有深厚的底蕴以及非常不错的成绩,现在有10个学科领域跻身世界ESI排名前1%。”李元元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1977年恢复高考后,吉林大学培养的本科毕业生,共有18人当选两院院士,与北京大学并列全国第一。目前,学校总的发展水平在国内高校中处于8-10名之间,排在更前面的高校,基本都位于东部沿海及经济发达地区。

他还透露,从2015年开始,吉林大学已经出现人才回流,特别是高层次人才回流。过去一年,包括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和长江学者在内,学校新增近50人次的国家级人才,这是前面3-4年的总和。

不过,李元元也承认,在西部和东北地区,确实存在高校人才流失的情况。

在他看来,高校人才的不合理流动,会导致人才发展的“负和博弈”,即此消彼长、此消彼不长。从国家层面讲,人才总量没有增加,但由于高薪扰动,使得高校人才难以潜心工作,造成追名逐利的不良风气。

同时,高校人才流失,也可能造成某个学科“削峰填谷”。本来很好的学科,人被挖走以后,学科发展受到影响。人才到了另外一个单位,不一定有相应的学术环境和发展平台,在学术上再难有所作为。

此外就是有可能造成高校发展的“马太效应”,强的越强,弱的越弱。就东北而言,李元元感慨,自己虽然不是东北人,但意识到这块土地对国家来说太重要了,应该给它更多支持,而不是去“唱衰”。

当然,人才并非一定要固定在某所高校。结合高校“双一流”建设的整体推进,李远远认为,如果通过高校人才的合理流动,盘活现有存量实现共赢、并在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整体建设中能够“锦上添花”,且没有造成相关高校的釜底抽薪,这个时候也应当予以支持。

建立人才流动协商与补偿机制

那么,高校在“双一流”建设中,该如何合理规范人才流动?对此,李元元提出三点建议。

首先,在政府层面,要加强宏观指导和政策引导。一方面,政策应出台政策,鼓励人才向西部欠发达地区、东北老工业基地汇聚,充分发挥国家级人才项目的导向作用,实行差异化支持政策。

“比如对来自西部欠发达地区、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国家重大人才项目的入选者,额外增加20%-50%的经费支持。将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的相关倾斜政策,进一步拓展到国家‘千人计划’、‘万人计划’和国家杰出青年基金等评审工作中。”李元元建议。

另一方面,从评价体系和考核机制上,约束发达地区不按常规地挖人才。应调整人才评价导向,尽快从重头衔、轻贡献引导到重能力、重实绩、重贡献的正确轨道。

对单纯为增加人才数量、单纯为新增博士点硕士点以及单纯为新增学术带头人或学术骨干从经济欠发达地区高校恶性挖走人才的情况,相关评估单位应在“挖人”院校的人才队伍建设中予以扣分。

其次,在市场层面,李元元强调要创新用人理念和机制,加强规范管理。

他告诉澎湃新闻,要客观评价人才的价值,合理制定高校人才薪酬标准,探索引入类似体育俱乐部间的“运动员转会制度”。简单解释,就是建立人才流动协商与补偿机制,保障人才流出单位的基本权益。

此外,李元元还认为,应进一步拓宽引才视野,聚焦海外人才市场,尤其瞄准发达国家世界一流大学,大力引进“高精尖缺”型海外人才。鼓励经济欠发达地区高校走特色化、差异化道路,变地域劣势为海外人才引进优势。

第三,在人才自身层面,李元元表示,要加强自我修养和自我约束。

“作为人才本身,要强化诚信意识、自律意识,责任意识、契约意识和法律意识,要求自己在一定的年限内沉下心来。立足岗位做学问,多出成果,出大成果。” 李元元说。

他同时强调,经济欠发达地区高校也应对人才倍加珍惜,尤其在高层次人才最为关注的事业发展平台和未来提升空间等方面精准乏力。同时,确保人才在户籍、住房、保险、医疗以及配偶就业、子女就学等方面的基本保障,真正做到事业留人、感情留人、待遇留人,特别是理想信念留人。

相关专题:2017年两会专题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7/3/16 23:37:38 JerryGZ
人才流动是正常现象,哪里土壤好就去哪里,天经地义!
李校长就是从华工流动去吉大的。
在欧美,高校-高校,高校-企业的人才流动大多了,促进科学交流和思想融合,多好的事情。
至于用年龄来定义人才给帽子,确实有点功利。其实教书而言,真的是年纪大了才静心带好学生的。
2017/3/13 20:02:03 baipu99
什么是人才?那些戴上帽子的难道就是真正的人才?我认识的几个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当年一起时成绩都很一般,就因为我们在国外呆久了,回国找工作都拒之门外了,看看哪个大学的招聘广告不是要求40岁以下?
目前已有2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合成虹膜堪比人眼 美洲豹照顾孩子方式灵活多样
超强力胶水可帮助建造软体机器人 中国科协年会举行先进材料创新展览会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