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贺春禄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1-8
选择字号:
生物柴油仍须“过五关斩六将”

 
如果没有自上而下的推广,生物柴油将很难被市场和大众所接受。图片来源:www.ceh.com.cn
 
■本报记者 贺春禄
 
近日有研究报告显示,北京雾霾成因中机动车排放仅占4%这一研究结果遭受到不少质疑的声音。
 
环境保护部监测司副司长朱建平表示:“我们也说不清楚雾霾的产生到底有哪些贡献源。做雾霾的源解析需要一年以上时间的监测。”
 
中科院一位匿名科研人员也告诉记者,他们正在做的雾霾成因研究显示,机动车尾气排放对大气的影响仍然不可小觑。
 
“欧洲人机动车保有量高居全球第一,但超过半数车辆使用的是清洁柴油,因此并未给该地区大气带来严重污染。反观中国,目前汽油品质不佳而且清洁柴油太少,这才是造成排放超标的重要原因。”该匿名人士表示。
 
中国清洁柴油汽车的发展始终面临着柴油间歇性短缺、质量不高以及消费者接受度不高的困境。其中身为“绿色柴油”的生物柴油,更是迟迟未能敲开政策推动大门,导致行业发展程度远远落后于国外。
 
政策扶持是关键
 
黄炼是湖南汉寿县天源生物清洁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公司的主要业务即为生产销售生物柴油。近日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该公司出厂的生物柴油获得了在汉寿县公交车上推广的好机会。
 
不过,在近期由中国可再生能源行业协会主办的“2013年生物柴油企业负责人座谈会”上,黄炼告诉记者,由于我国目前只有中石油、中石化等企业才有资格销售成品油,而汉寿县中石化对销售生物柴油并无兴趣,也不愿对柴油进行配比,导致拟推广的公交车暂时无法加上生物柴油,因此试点工作能否最终落实仍然“有点悬”。
 
黄炼所面临的“推广之困”,只是中国生物柴油推广面临诸多障碍的冰山一角。
 
在国务院参事、原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局局长徐锭明看来,决策层面对于生物柴油的不了解是造成行业发展缓慢最重要的原因。
 
“我给一部分决策层的人总结了两句话——不懂不学不了解,瞎说瞎干是障碍。”徐锭明对记者说。
 
在他看来,这些人对生物柴油概念都不了解,就更谈不上制定推动行业发展的政策,“该干不干是为哪桩?”
 
生物柴油是指以油料作物、动物油脂、餐饮垃圾油、野生油料植物与工程微藻等水生植物油脂为原料油,通过酯交换工艺制成的可代替石化柴油的再生性柴油燃料,也是一种绿色可再生的生物质能。
 
中国可再生能源行业协会执行会长张平对记者表示,生物柴油是典型的“绿色柴油”,对推动能源替代、减轻环境压力,控制城市大气污染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如果在石油柴油中兑入20%生物柴油的车用燃料,与相应纯石油柴油相比,可减少排放14%的颗粒物、13%的碳氧化物以及70%以上的二氧化硫。”
 
显然,对处于“幼年期”的中国可再生能源各行业而言,获得政策支持是推进行业发展的“关键之钥”。那么,如何才能促使生物柴油获得政策应有的认可?
 
“接受生物柴油不像接受风电那么容易,因此必须要通过市场发展倒逼政策改革,这需要全国生物柴油企业携手成立产业联盟,形成凝聚力促使政策向生物柴油倾斜。”徐锭明说。
 
张平则建议,应争取全国人大及地方人大加强对《可再生能源法》的执行检查力度,保障生物柴油企业的合法权益。
 
对于具体的实施细节,张平认为,深化改革就是要改革阻碍生产力发展的生产关系,建议国家商务部根据生物柴油企业的现实情况,修改2006年公布的《成品油市场管理办法》,合理调低从事成品油批发、仓储经营资格的企业标准;国家发展改革委应修改2009年5月8日发布的《石油价格管理办法》,对生物柴油的价格进行明确定义,以降低生物柴油企业价格谈判的成本。政府还应及时解决生物柴油企业生产许可证的发放问题,并对生物柴油生产经营企业的增值税、所得税给予扶持。
 
原料匮乏有望破题
 
除了政策对生物柴油的漠视外,从其自身特点看,原料的匮乏始终是生物柴油发展无法绕过的门槛。
 
在“不能与粮争地”“不能与人争粮”“不能与人争油”的要求下,我国生物柴油的原料来源基本被限定为油料作物或者地沟油。但前些年对生物柴油企业而言,收购地沟油始终是令人头疼的难题,近年随着国家对地沟油处理环节的日益重视,这一现象开始显现向好趋势。
 
譬如2012年云南省“吉象”牌动物油产品被查出掺杂地沟油,成为该省最大一起涉嫌使用地沟油生产食用油的刑事案件。
 
当年4月,云南省下发了《关于做好地沟油制生物柴油工作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规定:“地沟油只能作为生产生物柴油的原料,统一交售生物柴油生产企业用于制取生物柴油……以彻底切断地沟油回流餐桌饮食品市场的通道。”
 
云南盈鼎生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吕勃告诉记者,该意见出台后至今,云南全省地沟油都被封闭、统一且定向地送往当地生物柴油企业,“这对我们是非常有利的”。
 
业内人士指出,云南的经验如向全国推广,不仅能有效解决生物柴油原料缺乏的难题,更能对地沟油的处理起到积极作用。
 
此外,张平还指出,企业自身应大力发展生物柴油原料林,“要树立基地建设样板,确保达到盛果时期的果实产量;并且建立典型运作模式,从基地种植到深加工转化为生物柴油及其他综合利用产品,以建立最佳产业链运作模式。同时,还要争取国家对龙头企业在原料林培养、采摘、收贮运设备的研发等方面给予专项经费支持”。
 
销售环节仍难突破
 
由于相关政策的限制,生物柴油在终端市场的销售环节始终无法获得突破,各地经常出现如汉寿县推广生物柴油公交车所面临的障碍。
 
参加会议的企业代表均表示,由于几大成品油销售公司不愿意接收生物柴油,要想进入主流市场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因此,张平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应加强协调促使生物柴油顺利进入成品油市场。“目前加油站系统90%以上为中石油与中石化所拥有,这两大集团是否允许生物柴油进入其销售网络是产业能否顺利发展的一大关键。”
 
不过,一位来自中石化研究生物柴油的内部匿名人士对记者表示:“坦率地说,目前中石油、中石化等企业终端销售人员的素质参差不齐。一旦真的要推广生物柴油,从目前情况看,销售人员在涉及掺比操作时如果控制不好是会出大问题的。”
 
他指出,如果没有自上而下的推广,生物柴油将很难被市场和大众所接受,“普通民众对于柴油车的认识仍然存在误区”,而且销售人员也需要进行培训。
 
“建议国家能源局按照可再生能源法的规定,协调石油销售企业将符合国家标准的生物液体燃料纳入其燃料销售体系。”张平说。
 
《中国科学报》 (2014-01-08 第6版 能源)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完成太阳风迄今最佳研究 觐见“黑洞之王”
这只小兽耳朵有大“玄机” 新型头盔 更好防护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