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学 医药健康 基础科学 工程技术 信息科学 资源环境 前沿交叉 政策管理
 
作者:李晓明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09-1-15 2:20:47
和合之道:有马朗人与中日科技合作事业

 
著名物理学家,政治家,诗人,都是对他恰当的称谓,不过可能更准确的表达是,他是一个智者,自由穿梭于日本学界与政界,同时又是中日科技交流的功臣。
 
他就是有马朗人,现任日本科学技术振兴财团会长,核物理研究领域的学术泰斗,在国际学术界享有崇高声誉。日前,因为对中日科学技术交流作出的宝贵贡献,这位年逾古稀的老者荣获2008年度中科院国际科技合作奖。
 
中日科教领域合作的推动者
 
1981年签署的《中日两国政府科技合作协定》中明确,“以东京大学作为据点大学,承担帮助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建立和加强工科的任务”,并确定在物理、化学等5个学科领域开展合作研究项目,由此拉开了中日两国在科技和教育领域内颇具开创性合作的一幕。
 
彼时的有马朗人已经从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教授的职位上离任,回到日本东京大学担任理学部教授,后来陆续任东京大学大型计算机中心主任、东京大学理学部部长。正好经历了中日科技合作的启动阶段。
 
“中国科大那时刚刚经历‘文革’,通过合作有很多学者第一次走出国门,接触并了解到世界科学的前沿,对科大迁址合肥后的快速重建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长期负责科大—东大合作项目的中国科技大学教授杨杰在接受《科学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同时,参加中日合作的日本科学家开始频频前来访问、讲学,而且带来了当时先进的科研设备。
 
中日大学的一对一交流历时10年,在1991年结束,中国科大获益匪浅——东京大学植村恒义帮助建设了高速图像检测研究室,佐田登志夫帮助建设了故障诊断与振动实验室,柳田博明帮助建设了陶瓷材料学科,营野卓雄帮助半导体中心建设……其中,在火灾科学和燃烧学界的世界顶级学者之一、东京大学平野敏右教授的帮助下,火灾实验室迅速发展壮大,成为国家重点实验室,蜚声中外。在东京大学与中国科大开展合作的科学家中,有3位日本科学家先后获得过中国政府颁发的国际科技合作奖。
 
此时的有马朗人已经是东京大学的校长,在他的积极倡导与推动下,中国科学院与日本学术振兴会从1993年又启动了中日重点大学群合作项目。东大和科大的合作由此扩展到中方4所、日方5所知名大学参与,领域更为广泛的中日重点大学群项目。
 
在新的为期10年的合作时间内,有关安全与环境、材料与物性、交通与能源、先进生产工程、电子信息等5个重点学科领域的合作研究,带动起一大批新兴学科的发展和现代化高水平实验室的建设,参与其中的院校和学者之多、时间之长、规模之大,在中日邦交史上都是史无前例的。
 
记者了解到,在合作期间双方科学家每年在国际学术刊物发表论文近百篇,联名发表在国际学术会议的论文有六七十篇之多,培养出大批年轻的中国科学家,有的成为入选“百人计划”的骨干科研人才,有的成为长江学者、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有的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2003年是中国科技大学—东京大学对口学术合作项目20周年。当时,作为日本国参议院议员的有马朗人来到中国参加各种纪念活动。
 
他对中日科技合作的成果感到满意,同时希望重点大学群项目能够解决人口增长、资源短缺、环境恶化等危及到人类自身生存的问题。
 
对于当时的场景,杨杰至今还有深刻印象:老先生精力很好,很认真,到哪儿都带个本子记笔记,和中科院院长路甬祥座谈是这样,和中科大校长座谈也是这样。
 
“最具实力的候选人”
 
熟悉有马朗人的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副所长谢铭在此前看到国际科技合作奖候选名单时曾说,“有马先生是最具实力的候选人”,言语中充满感情又饱含尊敬。
 
在专业领域,有马朗人是核物理研究领域的学术泰斗,在原子核磁矩、集团模型、壳模型理论、赝自旋对称性、玻色子模型理论研究等方面都取得了杰出成就,其中玻色子模型理论至今仍是原子核结构理论的重要基础,并因此在1984年和1995年两度获诺贝尔奖提名。
 
在推动中日科技合作中,谢铭认为,有马朗人身上体现出3个十分突出的特点:时间长、范围广、领域宽。
 
时间长。在改革开放初期,有马朗人就出现在对华友好合作的日本科学家群体中,即使在中日关系出现波折时期也不为所动。“他是个心胸开阔的人,多年来始终高度评价中国的改革开放,关注中国的发展创新,对于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并以他自己的学识和社会影响促进中日科技、教育和文化合作。”谢铭说。
 
范围广。自改革开放以来,有马朗人长期与中科院近代物理所、上海应用物理所、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以及北京大学、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还有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等许多科研单位和大学,发展了卓有成效的交流与合作。
 
领域宽。除了核物理理论研究专业方面的合作外,有马朗人还在科技管理、体制机制改革创新、环境保护等领域同国内多家机构进行合作与交流。谢铭告诉记者,有马朗人还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熟记不少唐诗名句,并积极推动中日文物研究与保护、宗教文化交流,甚至帮助国内有关部门申报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谢铭特别提到有马朗人任日本理化学研究所理事长期间,积极推动理化学研究所与中国科学院在大科学工程领域的交流与合作。
 
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和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同为世界上两个重要的核物理研究中心。上世纪90年代初,中日双方分别提出在现有的加速器基础上续建大科学装置计划并开始进行预研工作。有马朗人对此十分关注,积极提倡并多方支持双边每年互派人员开展有关加速器的升级、改进、立项预研与设计的全方位、重实效的交流与合作。围绕相关工作,先后有日本专家20余人次来华进行有针对性的交流与合作,同时近代物理所派青年研究人员赴理化所研修,对提高和培养近代物理所青年研究人员在大科学工程建设方面的能力起到了积极作用,其中有几位回来后已成为科研和大科学装置研究的学术带头人和管理骨干。
 
具有亚洲认同感的科学家
 
有马朗人曾多年在英美留学和工作,与世界各国联系广泛,是一位名副其实、国际公认的著名核物理学家,同时也是具有鲜明的亚洲认同感的日本科学家。假如能做到的话,他的梦想是在整个亚洲国家建立科技人才联盟,这些优秀的人才资源将共同促进培养面向亚洲地区未来需要的人才。
 
正是执著于这样的梦想,有马朗人多年来高度重视科学普及,并因此在日本社会享有很高的知名度。谢铭告诉记者,有马朗人经常到大、中、小学和社会上,包括在日本电视节目上作讲座,接受采访。在华访问期间,他多次在机场和路上被陌生日本旅游者认出,并致以敬意。而在中日科技交流30多年的历史中,人们也总能看到有马朗人勤勉、认真的身影。
 
“科研工作是由人来做的,人与人之间的合作非常关键,通过交流使彼此间产生深厚的友谊,促进彼此间的文化与经济的发展,迎接一些人类共同面临的挑战,使人类生活得以更加安全。”在中日科技合作20周年纪念活动上,有马朗人曾如是表示。这也是他对寻求实现社会理想的一贯看法:通过独立思考、参与沟通来推动对话双方了解差异、走向融合。
 
在有马朗人任日本文部大臣和国会议员期间,作为核心人物,他参与制定了日本第一期和第二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作出了文部省和科学技术厅两个部委的合并、国立大学和国立研究所转制为独立行政法人等重要决策,对科技战略和政策的理解有许多独到之处。
 
近年来,他致力于推动中日两国政府、学术界和产业界开展高层科技战略、政策、管理交流。无疑,这些可以看做是有马朗人寻求实现社会理想的积极行动。正是他促成中国科学院与日本文部科学省建立了中日科技战略与政策高层研讨会以及中日科技高层圆桌会议的高层科技对话机制。
 
自2004年至今,中日科技战略与政策高层研讨会已经连续举办了5届会议,为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与政策的制订,科技评价、人才、财务、研究所管理等制度和规定的改革和完善提供了有益参考。
 
2006年,路甬祥、有马朗人和日本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理事长吉川弘之联合发起召开了中日科技高层圆桌会议,迄今已经连续召开了3届会议。当今世界共同面对的环境、能源、可持续发展以及两国共同关心的其他问题,都是会议讨论的热点。
 
“有马朗人总是积极参与每一次会议,促进两国政府、学术界和产业界的高层认识科技战略与政策、科技对解决世界性问题的作用,促进两国的科技战略合作。并从高层次对中日关系及中日科技合作的进一步开展等提出了许多建设性意见。”中国科学院国际合作局有关领导表示。
 
《科学时报》 (2009-1-15 A1 要闻)
 
更多阅读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 论坛 | 博客 |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一周新闻排行

小字号

中字号

大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