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汪品先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1/23 17:52:42
选择字号:
汪品先院士:我为什么做科普?

 

做事情分有心栽花和无心插柳两类,我做科普是从无心插柳开始的。 从1980年代后期起,我当了五届“两会”代表或者委员,每年开会我都呼吁国家要增强海洋意识、制订海洋国策,引来了媒体向我约稿在报刊上发表, 我当然求之不得。1990年代开始,又有干部培训班来约我讲海洋,还有到各种学校去作报告,宣传海洋知识,号召向海洋进军,这些也都可以整理成文字发表。几年之后回头一看: 这不就是在做海洋科普吗?

至于“有心栽花”做科普,那已经是新世纪的事了。 记得一次开会纪念《十万个为什么》出版多少周年,人人都说好。我说好什么呀,这套书是“干”的,压根就没有海洋。当时会上就将了我一军:“那你就来编一本海洋卷”。我接下这根令箭,还真干了起来。 《十万个为什么》这套书的关键是把问题出好:真的是孩子问大人、而不是老师考学生的问题——这也是我编书的切入点。所以说,主编“十万个为什么· 海洋卷”,是我 “下海”做科普的标志。

对于老师来说,科普和教学之间很难划界限。两者的不同是教学有固定的要求,学生必须掌握哪些知识;而科普无所谓要求,你爱听不听。至于课堂讲解的方式,其实和科普没有严格区别,上课用科普的语言讲,比虎着脸讲效果更好,关键在老师会不会。同样的原理也适用于教材, 如果教材在形式上也像科普书那样活跃,会更受学生欢迎,国外有很好的先例。我们编的教材《地球系统与演变》,是20年讲课的积累,也想走这条路。经过加工提高,包括插图的改进,出版后受到欢迎的程度超过预期。书中有几段内容,直接被刊物拿去当科普文章发表,使我们深受鼓舞。

去年我的《深海浅说》出版了,那才真的是科普书。最初只是和出版社约定,在干部培训基础上写一本海洋读物。后来觉得这类教材式的读物已经不少,何不另辟蹊径,来一本有深度的高级科普?

我国出版界的通病在于 “抄”。中文科普质量不够高的原因之一,是缺乏一手货, 都是二手、三手以上的转手货。源头几乎都是英文,第一个人翻错了大家都跟着错。深海科学在我国是个新领域,这种现象更加严重。实际上深海也是科学界进展最快的领域之一,许多新发现、新问题都足以引起社会兴趣,都有巨大的科普潜力,都要求有人直接从新近的国际文献引进。

再有就是科普介绍的深度。通常的科普文章只讲发现的结果,不讲发现的过程。其实有用的不仅是发现了什么,更重要的是如何发现的——这又是中文科普文献的另一个弱点。原因不难理解,因为写过程就要去追踪源头,不是靠简单的抄写或者翻译就能了事的。因此,做科学研究的专业人员,有着做高质量科普的天然优势。

这些也就是我写《深海浅说》的出发点。既然深海是我的专业,我也就有责任把深海的趣味、深海的麻烦都告诉社会。“一犬吠形,百犬吠声”,假如你不甘心当“百犬”,那就得从源头去追这个“形”。我这一追还真吓了一跳,比如说“阿尔文号”深潜发现深海热液的过程,国内几乎所有的文献都说错了,说是深潜下去偶然发现的。其实故事没有那么简单:1977年地质学家去找黑烟囱的航次,没有找到烟囱,倒是意外发现了热液生物群; 1979年生物学家组织了专门去找热液生物的航次,反而发现了黑烟囱,这种错位非常有趣。也许你会说差这点细节并不重要,殊不知正是探索过程里的这种细节,可以给后人如何做研究的启发。

科学家自己动手做科普不但有优越性,而且也有必要性。科学是分“科”的“学”问,随着发展学科越分越细,于是出现了两种可能: 一种是隔行如隔山,各自躲在象牙之塔里自娱自乐; 一种是学科交叉,在交叉领域里点燃新的火种,更好地发热发光。为了交叉,你必须把自己的学科说得别人也能懂,而这恰恰是国内科学界的短板。再说,科学家也有责任向社会汇报,向纳税人汇报:你在做什么,做了有什么用。

前十年,我们全国三十个实验室合作完成的“南海深部计划”,是我国海洋领域最大规模的基础研究计划。在开总结大会的时候, 我们要求所有的报告人,争取用记者听得懂的语言介绍自己的成果。作为大计划的负责人,我那天的总结报告题目就是《南海演义》,试着模仿章回小说的口气,来讲述3000万年来南海的前世今生。

因此,用科普形式表达科学成果,不是降低、而是在提高科学水平。过去有一种误会,以为讲得越深说明水平越高,而“深”的标准就是不容易懂。 事实正好相反,科学家只有理解透彻,才能够用简单的语言表达。真理是简单的,如果确实融会贯通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就怎么讲怎么有道理。反之,转弯抹角地自圆其说,只能一字不漏念稿子的科学观点,往往不见得是真理。站在学术的高处看, 科学的研究和普及是同一事物的两个方面,应当无缝连接。

科学的源头创新,要求有文化土壤; 而中国科学家能够依靠的,首先是从小培养他成长的华夏文化。源头创新和一般性的科学进步不同,往往要从科学之外得到启发,这就是文化。 牛顿的苹果、阿基米德的澡盆,都不属于科学范畴,而创新思维就从那里萌芽。反过来,科学创新一旦实现,又会对文化进行反哺,成为社会文化进步的推动力量。

从社会的角度看,有些大科学家科普的成就,可能比研究的贡献影响还要大。 海洋生物学家卡逊写的科普作品《寂静的春天》,唤醒了世界的环境保护意识,成为半世纪来可持续发展运动的先锋。物理学家伽莫夫享誉全球,但大家知道最多的是他的科普作品《物理世界奇遇记》,而不是他参与创立的宇宙起源理论。

我国的科学界,本来就有文理兼修的优良传统。中国科学社创始人之一赵元任,你没法说他究竟是物理学家还是语言学家;我国地质学泰斗尹赞勋,1940年亲自编写过中国地质学会会歌“大哉我中华”。 当前我国文理分隔的局面,是培养创新人才的一大障碍。有鉴于此,我在朋友们的支持下,两度在同济大学开设了“科学与文化”的大课,课程本身就是集教育与科普于一身。尤其是到了今年,通过网站为媒,直接进入了社会科普的领域,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巨大社会效果。

科学在中国发展到今天,面临着两个转型:一方面在国际上要从发展中国家的原料输出型,转为发达国家的深加工型;另一方面在国内,一个作为进入小康的社会,也正在转化为科学普及型。我们高兴地看到,科普正在变成新的消费需求,新兴的科普产业提出了更高的质量要求,从一个新的侧面推进着科学与文化的结合。

华夏文化不能永远“啃老”,不能总是打孔子牌。只有将现代科学融入传统文化,创造出能够与汉唐盛世比美的新一代作品,才能为华夏振兴提供立足国际的软实力。(本文系汪品先院士2021年10月在其科普作品研讨会上的讲话稿,授权《中国科学报》发表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平当树实现人工高效繁育 江门中微子实验的“变形金刚塔”建成
利用天然气高选择性制备乙烷和氢气 回收金属,普鲁士蓝的另一种用途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