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晨阳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1/23 17:51:16
选择字号:
对话“网红院士”汪品先:科学家为啥不敢红?

 

汪品先院士最近很火,非常火。

近日,B站公布了2021年百大UP主名单。著名海洋地质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汪品先的名字赫然在列。

在碧波荡漾的西沙海域,他凭借82岁搭乘“深海勇士号”开展科考的壮举,成为全世界最高龄的深潜者;在年轻人聚集的互联网平台,他又是吸粉无数的“科普大V”,哔哩哔哩(B站)140万粉,抖音56万粉,累计获赞超过500万。

科研人生的传奇经历、科普老顽童的形象,让汪品先成了人们口中的“网红院士”。

“我不觉得‘网红’是个负面的词。影响力是很好的东西,关键在于你拿它去兑换什么。”他对《中国科学报》说。而对一些科学家不想“红”、不敢“红”的现象,他既表达了尊重和理解,也表达了鼓励和期待。

以下是汪品先院士与《中国科学报》的对话:

《中国科学报》:汪院士您好,请问您是怎么开启自己的“科普大V”之路的?

汪品先:我很早就开始做一些类似科普的工作。有一次央视来采访我,给我拍了一些视频,后来他们跟我说,这些材料很适合做一些短视频放在抖音上,然后他们还给我设计了一个头像,很像肯德基那个老头儿,我说你起码把颜色给换换。就这样开了抖音账号,很快就有很多粉丝。后来,B站和其他一些平台也开始搞了。

不瞒你说,我自己不太会弄这些东西,同济大学海洋地质国家重点实验室有个科普组,很多视频都是他们帮我制作的。

《中国科学报》:在做这个网络科普的过程中,您最有感触的是什么?

汪品先:就是我没想到网上反响会那么强烈,就是那个叫什么“弹幕”的,像下雷雨一样,哗啦哗啦地都出来,仿佛我隐隐约约能听到那些孩子们的声音。

我如果上课呢,最大的教室也就几百人。我写的文章,一般有几千个人看就不错了。但是在这些互联网平台上,动不动都是多少万人啊。

我就觉得很高兴,好像我一家伙交了这么多年轻朋友。

《中国科学报》:现在很多人喊您“网红院士”,您觉得这是一种褒奖还是一种冒犯呢?

汪品先:我不觉得“网红”是个负面的词,它应该是正面的。有人认为“网红”这个词不好,是因为有些人把它做砸了。

之前有互联网平台找到我,让我签一个协议,说粉丝达到多少多少万,就有哪些特权哪些好处。我没有签,我要这些好处干嘛呀?我不需要钱,也不需要靠这个再捞名气。

但是我要什么呢?我要影响力。我50多岁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还做过几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这就给了我和领导接触的机会。我后来搞成了大洋钻探,搞成了深海研究,就靠这些机会,要不然我敲不开人家的门。

我最近提出在上海建一所领风气之先的深海馆,与上海天文馆互相呼应,对应太空与深海探索两大前沿。很快就有媒体跟进报道。如果我没有影响力,我说话就没有人听。

所以有些人会把知名度兑换成钱,而我希望把知名度兑换成影响力、话语权,让我在生命的最后几年,做成一些之前没来得及做的事情。

《中国科学报》:按照您的说法,科学家其实是需要影响力的。我们相信,社会也需要有影响力的科学家,需要广泛传播科学的声音、科学的思想。但我们也看到,现在不少科学家不想红,不敢红,在参加科普活动和接受媒体采访等方面也比较谨慎,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汪品先:有几个原因吧。首先,科学家对这种“流量”保持警惕是对的。科学家不是歌星影星球星,科研工作本身就是“躲起来”做的。特别是那些还在成长中的科学家,在他真正通过成果走到台前之前,人们不需要认识他,不需要耽误他的时间。

第二,有些科学家也不擅长站出来做科普。我一辈子都在学校讲课,深深明白一个道理:如果讲课的人自己没有激动,是不可能让听的人激动的。学生就算打瞌睡你也埋怨不得,只能怨自己讲得不好。而且越差的老师越凶,因为他没有别的东西折服你,只能拿考试纪律什么的吓唬你;而最好的老师通常都比较和蔼,谈笑之间就把道理讲通透了。所以敢站在聚光灯下侃侃而谈的科学家,还是得有自己的底气。

第三,面对大众是要有一定勇气的,因为你难免会遇到一些挑刺的、反对的声音。我有一次做讲座,看到后排有一个人拼命举手,主持人示意我可以结束了,但我还是请他站起来。他就说我讲到近代史时有一个年份说错了,我就回答谢谢纠正,“票友唱戏容易走调”。后来主持人跟我说,这个人就这样,总想找机会表现自己。我就觉得很无所谓,你纠正我,我很大方地接受,反而人家对我更尊敬。我要是总担心别人指出我的错误,那就没意思了。

最后就是一些大环境的问题,科学创新要求有活跃的气氛。我记得原来的文化部长、作家王蒙说过,你要讲你自己的话。这点我们做得很不够,套话太多,科学界也是很多套话。而且我觉得最近几年这个现象越来越坏,这是非常糟糕的毛病。大家都跟着别人走,跟着别人说,要有责任也是别人的。这种文化是很不利于创新的。你不可能要求一个脑子,既能够在科学上创新,又只会听话,那是矛盾的。科学和文化结合起来,就是在营造活跃的气氛。

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些人做科普,还是很有价值的。在今天的中国,科普正在变成新的消费需求,新兴的科普产业提出了更高的质量要求,科学家们更不能板起脸来,要和大家一起推进这项科普的事业。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平当树实现人工高效繁育 江门中微子实验的“变形金刚塔”建成
利用天然气高选择性制备乙烷和氢气 回收金属,普鲁士蓝的另一种用途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