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文静 来源:《科学新闻》 发布时间:2014-1-9 12:50:50
选择字号:
韩国基础科研砸重金惹争议

 
作为韩国最初进行暗物质实验的领头人,Kim Sun Kee一直享受着暗物质研究带来的难以捉摸的乐趣。
 
两年前,刚刚成立的韩国基础科学研究所(IBS)想要招聘一名主任来负责监管重离子加速器的设计和建造时,这位物理学家对于是否加入一度犹豫不决,差点错过了韩国史上最大的基础研究设施的建立过程。
 
而如今,他带领着研究团队,将在2020年左右于首尔南部的科技城启动RAON稀有同位素加速器,探测重元素在超新星中的生成过程,并加入到探索超重核的竞争行列中。
 
这台价值10亿美元的RAON稀有同位素加速器,正代表着韩国发展基础研究的决心。
 
野心勃勃的IBS
 
2011年,韩国在研发方面的投入资金高达450亿美元,排在世界第六位。但是,其中只有约80亿美元的公共和私人资金投入到基础研究领域。“直到目前,韩国依然大量投资在短期和结果导向型的应用研究上。”韩国科技部长Choi Mun-Kee称。
 
而年轻的IBS,正在野心勃勃地力图改变现状。作为一个政府运行的研究实体,IBS将在最初6年内获得33亿美元的经费支持。
 
韩国政界人士认同IBS对本国的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的作用。近几十年来,韩国的增长战略一直建立在依靠国外创新动力的基础上。
 
但随着增长的放缓,“跟随模式逐渐不可行了”。Choi说,韩国总统朴槿惠倡导基于本土创新的“创意经济”——“思维方式应该转向领先模式”,Choi认为,在这种模式下,经济发展“应该取决于想象力和创意”。
 
在IBS的基本规划中有约50个研究中心,每个中心围绕一个世界级科学家的研究领域来组建。截至目前,已经任命了19个研究中心的主任,其中包括五位外国科学家。
 
在IBS中,唯一一个大型研究中心就是Kim带领的加速器研究团队。其他的研究中心是设立在四个已经规划完成的IBS复合式建筑群中的实验室,包括1993年大田世界博览会会场上的IBS总部,以及与首尔国立大学和成均馆大学合作的外部研究项目。
 
未来几年,IBS希望能吸引更多的外国科学家。每个中心主任负责招募研究团队的负责人,这些负责人应该是那些不惧怕探索新领域的后起之秀。
 
在韩国,“人人习惯于开展安全的项目,科学家并不敢于冒险”, IBS主席、物理学家Oh Se-Jung说:“只有在一个崭新的平台上才能改变这种文化。”
 
“福音”还是“怪物”
 
如同每个硬币都有正反两面一样,在韩国国内,作为基础研究的先行者而被投入巨资的IBS,受到的评价可谓是鲜花与板砖齐飞。
 
有人将IBS视作韩国政府给予科学的“福音”,也有人认为IBS是无效的投资。批评者攻击IBS是一头“怪物”或一个“黑洞”,吞噬了当前受到资助的科研项目的资源,尤其是韩国国家研究基金会(NRF)的项目。
 
“所有重大变化都会遭遇阻力。”Oh在一次会议上说道。他希望,韩国科学界能够消除疑虑,认可IBS的正面作用。
 
最初,IBS宣布在未来的十年中每年分配给每个中心1000万美元。后来IBS认为“一刀切”的方式并不可行,于是改变为针对每个中心的研究计划少量发放经费,即每年370万至1210万美元不等。被挑选出来的给予优厚资金扶持的研究中心,同时也会受到严厉的审查。
 
2008年到2012年,NRF的经费增长了三倍达到每年10亿美元,但从那之后便一蹶不振。
 
近年来,经费争夺主要集中在年轻的、处于职业中期的科学家们。“对经费的竞争越来越激烈。”Choi说。随着争取到经费的成功率越来越低,批评者开始把抨击的矛头对准了IBS。“这不公平。”Oh强调:“我已经清楚地表明,我们不会染指NRF的预算。”
 
Oh的笑脸攻势赢得了一些人态度的转变,其中一位就是首尔国立大学的植物遗传学家Lee Ilha。Lee称,他最初强烈反对IBS,因为他假定IBS会消耗NRF的经费。但在与Oh交谈后,Lee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便消除了顾虑,并开始对IBS持积极态度。“韩国从未尝试过这样的方式。”Lee说:“这是一次全新的冒险。”
 
但有些人仍然坚持己见。“IBS缺乏透明度。”位于首尔的梨花女子大学客座教授、生物无机化学家Joan Valentine在市民会议中见过Oh之后,依然保持着这样的看法。她表示,许多批评者只是不敢讲出来而已。
 
激发韩国科学界的创新思维
 
一直存在于很多人心中的另一个担忧是:面对每年高达130万美元的巨额预算,IBS研究团队的负责人显得太过年轻,并且还没有经过实践的检验。“这是一大笔钱。”Lee说。
 
对此,Oh回应称,IBS在挑选研究团队的负责人上会采取更为严格的审核过程。同时,他更倾向于比较保守的申请者,“这是微妙的平衡”。
 
许多科学家认为,IBS的闪光之处在于对在韩国很有可能被擦肩而过的项目的支持。比如, IBS的大脑突触障碍研究中心进行的研究。该中心通过研究在突触蛋白和神经回路方面有障碍的实验鼠,从而剖析孤独症谱系障碍等人体疾病及其作用机制。
 
这个项目成本高昂,需要很多实验鼠和成像设备。“没有IBS的支持,这个项目无法开展。”该研究中心主任、韩国先进科学技术研究院的神经系统科学家Kim Eunjoon说。
 
人们希望,IBS能够从整体上激发韩国科学界的创新思维,建立“创意经济”。“如果我们能改变科学研究的文化氛围,”韩国科技部副部长Yang Sung-Kwang说:“我们就可以向前迈一大步。”■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3年第12期 科学·深度)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网APP推出论文&基金全新活动 冰表面长啥样?原子级分辨图像揭晓答案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