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瑜 崔雪芹 来源:中国科学报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5/9/22 21:05:58
选择字号:
人大师生因“朋友圈”分手:谁之过?

 

9月19日,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孙家洲通过微信公号“点墨轩艺术空间”,发布了一封与2015级硕士生郝相赫断绝师生关系的公开信,随后散布于微博等社交传媒。原因是学生郝相赫在朋友圈发布的微信“居然对北大阎步克教授、人大韩树峰教授无端嘲讽”。

随后,郝相赫也发表了一份1400余字的说明,表示同意与导师孙家洲解除指导关系,并就事件原委进行了详细说明。

9月21日,事件峰回路转。郝相赫主动收回了“情况说明”,并在网上向孙家洲、阎步克和韩树峰三位学者进行公开道歉,恳请获得谅解,并希望继续留在孙家洲门下完成学业。

《中国科学报》记者就此事与知情人士取得了联系,该人士称孙家洲当初将断绝关系信发在微信圈,就是不想将事态弄大,也希望公众有一个宽容的态度。

目前,校方表示将按程序处理此事。

孙家洲:道不同不相为谋

“师生之交首重道义。是我多年来与弟子相处的重要原则。今天中午,我在微信上看到了今年新招收的硕士生郝相赫发出的微信,居然对阎步克先生、韩树峰先生无端嘲讽。”孙家洲在公开信中如是写道。

读过郝相赫发出朋友圈后,孙家洲有些出离愤怒,当即发出公开评论怒斥狂徒。随后,郝相赫便撤销了自己的不羁言论。

“但是,问题已经暴露无遗,学界自有学界的规矩与尊严。”孙家洲决定解除与郝相赫的师生关系。“做出这个决定,我内心充满了痛楚。”

孙家洲觉得,年轻人如果是一时气盛,说话有欠缺,作为长者,本来应该宽恕和宽容。但是,郝相赫此次的狂言,与一般过失之语不同。“我无法容忍这样的人再做我的弟子。”

据孙家洲回忆,郝相赫的冒失之举,已非首次。“他从报到之后,在微信上屡屡发表攻击他人的言论,我为此不安,也曾经发信给他,劝他要处事平和。”出乎意料的是,孙家洲看到了更加肆无忌惮的文字。“至此,我已经是‘忍无可忍’!也请学界朋友和门下诸弟子,理解我此刻内心的痛楚与坚忍。”

“任何人都有在微信上自由表达的权力。任何人也有对他人的表达有评断的权力。人家说不说,两可;有人说了,听不听,在你。”孙家洲说。

孙家洲在写给院校两级领导的信中表示,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不会强人所难,但也不允许让别人强加给自己,“我自己不会妥协接纳郝相赫”。

郝相赫:朋友圈是私人空间

“听说微博上有壮士骂阎步克这个垃圾,我很高兴。阎步克这种人,也算有点水平,唯一就是名高于实,没多少水平却俨然魏晋南北朝史的代表一般,他都代表了,中国的魏晋南北朝史研究就真完蛋了。我硕士学校居然有人特别崇拜他还去蹭他课,真是奇闻。”正是这样一段发在朋友圈里的言辞,让郝相赫将自己推到了舆论场的中央。

从郝相赫的回应文字看来看,事情的起因是2015年9月19日,郝相赫在人大图书馆读了李凭先生的《北魏平城时代》后,对作者分析政治史的思路非常钦佩,随即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赞颂这本好书。

“发朋友圈的时候,我确实有点感慨的,魏晋南北朝史领域有李先生这么杰出的学者南下澳门了,而在北京,中国的两大文科名校——人大、北大里执教魏晋南北朝的导师却没有人及得上李先生的水平。”郝相赫表示,自己曾经读过北大阎步克教授、人大韩树峰老师的高作,并不十分佩服,于是就拿来比较,说后两者“平庸”。”

郝相赫在文中承认,作为一个年轻人议论前辈学者,是不妥的,“但要看这些议论是发在哪里呢?‘朋友圈’二字就很生动地说明了这个发言平台的性质。这是一个内部空间、私人空间。我在私人空间里说话自然随便一些,这些是可以理解的”。

郝相赫同时认为,作为读者,在读了公开出版的著作后,是有评论的权利的。“我这评论只涉及作者的学识能力,没有人格攻击,我想这样的评论哪怕公开发表,也是不违法,不违反组织纪律。”

声音:是非曲直如何看?

孙家洲为何如此震怒?郝相赫微信朋友圈中提到的两位学者又是何许人也?一位资深学者给出了答案。

阎步克,是五十年代出生的学者中做古代史研究最好的学者之一,而韩树峰则是人大历史学院的教授,在魏晋史的研究中也以功力踏实著称。两位都出于老一代大学者田余庆先生门下。

“郝相赫是刚刚被录取的硕士生,竟然敢如此恶意嘲讽真正的学者,孙家洲作为导师,不震怒才怪。”这位学者指出。

在人民大学的贴吧上,关于师生分手事件的讨论也在不断升温。

一位网友指出,郝相赫作为一个有志于从事学术的研究生,是不该说出这种诋毁之言的。“做学问最忌贡高自慢信口雌黄,这是个心性问题。在我的专业领域,遇上这种轻佻的小孩,我也会敬而远之。可以不尊重前辈,不能不尊重专业。”

此外,对于郝相赫的同情与声援之音也同样存在。

“学生的用词可能有点过,但是这也只是评论的一种方式,老师心胸有点狭隘了。”一位网友表示,人家既然说了是私人空间,就有评论的权利。“学术评论本就自由,只要不涉及人身攻击就行,自古才俊多狂儒,性格狂傲很正常。”

那么,“郝相赫被逐师门”事件发生之后,孙家洲教授招收学生的门槛会不会更严格了?

一位知情人向《中国科学报》记者透露,郝相赫这一届学生在接受录取小组面试的时候,孙家洲教授恰好在外开会,错过了这次面试,此次事件以后,他肯定不会再错过任何的面试了。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5/10/1 20:49:44 mabl6910
一个新入学的硕士,如此张狂,不会做人,如何为学?赞同导师的做法
2015/9/28 10:17:14 qdbf2000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即使学生评论得不对,也许有一天他自己就能领悟过来。被评论的人也未必生气呢,这位导师何必大动肝火。
2015/9/28 10:13:53 qdbf2000
不过是朋友圈里的消息,好比酒桌上的闲聊,这位导师也太小题大做了吧,被批评的人自己还未必介意呢。
那些说学生狂妄的,你们也有权评论一本书的好坏吧?要是有人不喜欢金庸、古龙,也可以说金庸是书是垃圾,古龙的书是垃圾(没有诋毁他们的意思,我个人还是很爱看他们的书的),甚至可以说武侠小说是垃圾,哪怕你们自己连这一半的水平也写不出来。作为刚入学的学生,批评了一个学者就被指责为狂妄吗?
至于那些说不该在公开场合说垃圾的,言下之意,是心里这样想可以,但是不要说出来吗?
2015/9/26 1:11:26 funlau
要说自由,导师也应该有和学生断绝关系的自由。
2015/9/25 16:46:29 sjbbgp
请问郝相赫们,何谓垃圾?
目前已有24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有刺植物在中海拔比例最高 性别规范影响农业整体绩效
首枚虾类琥珀在“石探记博物科学馆”展出 科学家首次实现活细胞RNA标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