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学 医药健康 基础科学 工程技术 信息科学 资源环境 前沿交叉 政策管理
 
作者:陈伟 杨影 来源:今日早报 发布时间:2008-4-7 15:5:18
浙大悄悄试水“幸福课” 不要理论只要幸福
浙大心理学会探索性推出此课,教学生发现和唤醒幸福的能力
 
第二天就要放假,又临近考试,但在4月4日晚上,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一间百人教室还是“人满为患”,一问,他们居然都是来“找幸福”的——三月下旬,浙江大学心理学会探索性面向广大学生推出了一门教学生“幸福”的课程——“幸福课”。
 
浙大向哈佛看齐,也悄悄上起“幸福课”。在哈佛一周两次的“幸福课”上,老师本·沙哈尔没有大讲特讲怎么成功,而是深入浅出地教他的学生,如何更快乐、更充实、更幸福。本·沙哈尔希望他的学生,学会接受自己,不要忽略自己所拥有的独特性;要摆脱“完美主义”,要“学会失败”。他坚定地认为:幸福感是衡量人生的唯一标准,是所有目标的最终目标。
 
来了不少“牛学生”,个个要找幸福
 
听了“幸福课”,就能立竿见影感到幸福吗?
 
事实上,浙大开设的幸福课是“舶来品”。早在2004年,美国哈佛大学就开设了幸福课,授课的人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讲师本·沙哈尔。这门幸福课竟然成为哈佛大学最受欢迎的选修课。这门课的听课人数甚至超过了哈佛的王牌课《经济学导论》。
 
4月4日晚上,来幸福课“寻找幸福”的大学生很多,把容纳上百人的教室挤满了。
 
课前,记者随机问了一些学生,很多人都觉得自己不幸福——有人觉得学习压力太大了,有人失恋了,有人觉得对未来很迷惘……来上课的人,都希望学会怎么找“幸福”:“最好课一结束,自己就脱胎变成一个幸福的人了。”
 
在“幸福课”上,记者还遇到了几个品学兼优、在校担任学生干部的“牛人”。一位大二的胡姓的同学,大学期间拿过奖学金、工作能力强,颇受师生欢迎……出乎记者意料的是,这个有很多光环笼罩的学生也是常常把“郁闷”挂在嘴边,感受不到幸福。
 
前几天,小胡跟几个朋友聊起要去上幸福课时,朋友都觉得很纳闷。胡同学告诉记者,自己平时一直在奔波忙碌,学习和学生工作也取得了不少成绩,足以让很多人羡慕。
 
事实上,那只是幸福的假象。小胡告诉记者:“那些成绩荣誉没能给自己带来幸福,最多只是片刻的快乐。我甚至发现,自己学习、工作那么拼命,但追求到的目标不是真正自己想要的。”
 
“发现”、“唤醒”幸福的能力,你有没有?
 
幸福能培训出来吗?“不能!”幸福课的老师表示,幸福是主观的,不是任何他物他人可以给予的。对于幸福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理解,但感知幸福的能力是可以被培训的。
 
徐青老师讲了最近他帮助学生寻找“幸福”的一个善意玩笑。
 
现在大学里老师很少布置随堂作业了,大学生也渐渐没了做作业的习惯。
 
结果,徐青老师那天突然在课前给学生布置了很多很多作业!顿时,台下骚动起来,学生个个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等到课结束后,他笑着告诉学生,刚才布置作业是个玩笑,事实上今天根本就没有作业。“虽然这门课一直都没有作业,但那堂课后学生们比平时感到幸福。道理很简单,没有作业带来的幸福被唤醒了!”他说。
 
这堂幸福课上,老师一直在说明一个道理:幸福,不是我们制造出来的,而要依靠你去发现、感知,依靠你去唤醒你发现幸福的能力!
 
“幸福是一种情感体验,让人幸福的源泉很多。不过有一点很重要,幸福是需要去感知的。”徐青说,大家都要唤起自己的情感,多体会身边的幸福,事实上,很多身边的幸福是被我们忽略的。
 
“很难靠简单地传授几招就感到幸福的。”针对学生的这几个疑问,上幸福课的浙江大学心理与行为科学系的徐青老师一一摇头否定,他说,幸福是一种过程。
 
在上个月的第一堂幸福课上,主讲老师浙江大学心理与行为科学系的杨宏飞也提到了“感知”幸福的话题,在心理学的领域,研究“幸福”的专门学科称为“积极心理学”,是一门与消极心理学相对应的近十几年发展起来的学科。通俗地讲,积极心理学就是一门让你摆正心态,感受到更多幸福的课程。
 
不要理论只要幸福
 
“幸福的女儿不愁嫁,痛苦的女孩没人要,幸福的男人不愁娶,痛苦的男人做光棍。”
 
“不现实的乐观也有好处。因为从根本上说,人的乐观是主观的。在许多不确定的情景下,谁也无法判断乐观是否现实。与其悲观,不如乐观。”
 
在课堂上“消极心理学”、“积极心理学”、“幸福的内外因”、“幸福的基线”等知识,让同学觉得获益匪浅,但仍有很多同学觉得遗憾:理论还是太多。
 
在大学生们对课程内容的建议中,许多人表示,不需要“知识性强”的理论,只想学怎么样幸福。
 
“内容太过学术,不完全是期望的‘幸福’课”,“听讲座,是希望讲座能给我幸福的理由;或者说能够启发我找到幸福的理由!”
 
“不要光讲心理学上的专业知识。听完之后自己并没有感到有多大幸福,心里想想还挺空虚的。我自己本身就有一点悲观倾向的……”
 
浙江大学心理学会的一名大学生负责人表示,“幸福课”原本是哈佛大学的一门选修课,但在浙江大学里还没有这样的选修课,所以,心理学会参照哈佛大学“幸福课”的教学大纲,寻找适合话题的相关导师,希望也能摸索出一套浙大版的“幸福课”。哈佛大学幸福课是一周两次,而浙江大学只是由社团发起,但从同学的“捧场”程度来看,想要“幸福”的人太多了。
 
据说,哈佛的幸福课,能让学生“迈着春天般的步子走出教室”。“我们也希望是这样。”一名上过幸福课的浙大学生说。
 
更多阅读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 论坛 | 博客 |
相关新闻 一周新闻排行

小字号

中字号

大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