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所长赵琛 更多>>   

把“强基础”与“抓攻关”合二为一

自1985年建所以来,基础研究一直是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的立身之本。

现如今,在高技术领域,强化基础研究,本质上是培养一种能力——不再只是发表文章的能力,也不仅是参赛拿奖牌的能力,而是能够瞄准需求,解决问题的能力。

因此,软件所将强基础与抓攻关合二为一。强化基础研究和技术研发的有效衔接,聚焦软件领域“心腹之患”“燃眉之急”开展使命驱动的建制化基础研究和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真正发挥中科院研究所作为“国家队”的建制化优势。

 把“强基础”与“抓攻关”合二为一
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所长刘中民 更多>>   

构建全链条人才支撑体系,激发科技人才创新活力

在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是个体量较大的研究所,共拥有约1900余名各类职工和1400名研究生。如何完善人才体系建设,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提升研究团队的创新能力和效率,是大连化物所一直在摸索的问题。在过去几年里,对标国家、中科院科技创新发展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大连化物所在激励人才创新活力方面,开展了一些新的尝试。

 构建全链条人才支撑体系,激发科技人才创新活力
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所长徐波 更多>>   

“拢”出智能科学体系化研究力量

人工智能是交叉性、复合型极强的新兴学科,牵涉范围甚广、研究方向繁多,对研究所方向整合、系统布局而言,挑战巨大。围绕如何统筹、如何切题、如何“有所为有所不为”,自动化所着重做了如下部署。

一是聚焦作为名词的“智能”,即回答“如何发展智能科学与技术本身”的问题,探究与智能相关的新理论和新技术;二是关注作为形容词的“智能”,回答“如何实现人工智能赋能国家重大关键领域的需求”的问题,推动智能科学与技术更好地满足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

 “拢”出智能科学体系化研究力量
中国科学院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副院长胡海鹰 更多>>   

积极参与世界航天版图重塑

随着航空航天工业的快速发展,新思路、新器件、新材料在航天领域的快速迭代与应用,航天技术向极大规模、极智协同方向发展已成为必然趋势。以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 X)“星链”计划为代表的巨型星座,开启了天基规模化部署新时代,对传统定制化卫星研产模式产生了颠覆性影响。通过引入工业化生产制造、批量化发射部署、技术快速迭代升级,星链系统已从0.9版本更新至1.5版本,卫星成本降至50~100万美元/颗,目前已在轨部署超过3000颗卫星。

“星链”系统潜在的巨大战略价值获得了美军方的关注和认可,与军方开展合作,有望将美军空间系统的时间响应能力从20分钟提升至秒级,其实战性能已在俄乌战争中得到有效验证。得益于绝对数量带来的弹性和依托商业模式构建的低成本规模化部署能力,卫星技术正经历着颠覆性、变革性、前沿性的创新与发展,促进了全球航天器规模“指数式”增长,正深刻改变和重塑着世界航天版图。

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所长张元明 更多>>   

引导“西部人”干好“西部事”

围绕干旱区生态与资源环境领域关键科学问题和国家重大需求,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一代代科研人员响应党和国家号召,扎根边疆、艰苦奋斗,科技戍边六十年,为实现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总目标做出了卓越贡献。

多年来,新疆生地所人才队伍建设困难重重。一是未形成年龄结构合理的领军人才梯队,青年人才比例偏低。二是留住优秀人才和引进领军人才困难,极度缺乏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战略科学家。

近年来,新疆生地所遵循“西部人做西部事”“先定事、后定人”的原则,推出系列举措,培养造就了一支干旱区研究领域的高水平科技人才队伍。

 引导“西部人”干好“西部事”
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所长刘桂菊 更多>>   

聚焦国家需求 忠诚履责担当

国家科研机构要以国家战略需求为导向。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作为我国力学领域的“国家队”,始终把承担国家重大任务作为研究所使命担当的重要体现。

为发挥建制化优势,抓住重点实验室体系重组的机遇,更好聚焦国家需求,力学所大力改革传统的以“课题组”为主的科研组织模式。我们优化整合了“体量小、成果不突出”的小课题组,逐步推动大体量研究部的建设,为重大项目培育团队基础。同时,建设力学所总体部——“宽域飞行工程科学与应用中心”,聚焦集成创新能力提升,探索建立首席科学家+“两总”重大任务组织模式,构建“分可独立作战,聚可合力攻关”的新体系,实现“创新之脑”与“创造之手”的有机融合。

 刘桂菊:聚焦国家需求 忠诚履责担当
中国科学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所长朱俊强 更多>>   

让青年人才在重大任务中“破界”成长

在加快建设科技强国、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的征程上,青年人才是源头活水和主力军。近3年来,工程热物理研究所牵头了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军科委创新特区重点项目等国家重大科研任务300余项。这些国家重大任务大多是难啃的“硬骨头”,对人才队伍的能力和水平提出很高要求。但因为重大任务研制难度大、研究周期长,参与其中的科研人员出成果慢、论文产出低,依照传统评价体系晋升晋级和个人发展将会受到影响。

针对这一问题,中科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沙场点兵、揭榜挂帅,改革人才评价方式,给青年人才一展身手的平台和机会,让他们勇于挑大梁、敢啃“硬骨头”。

 让青年人才在重大任务中“破界”成长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 更多>>   

适应大装置建设需求 探索矩阵式管理模式

从十多年前,高能所就开始尝试打破PI制,将课题组转变为行政组,再根据大科学装置项目任务从行政组抽调人员组成临时项目组,项目结束后项目组解散。

我们将这种科研组织模式称为“矩阵式管理”,它包括一横一纵,横向是行政体系,按照专业领域将研究人员划入不同的研究室和行政组;纵向是项目体系,根据不同项目任务组成项目组,包含项目指挥部、分总体、系统和分系统等具体单元。

 适应大装置建设需求 探索矩阵式管理模式
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院长席南华 更多>>   

让做出真正原创性工作成新的指挥棒

很早以前数学院就率先实行研究生数学学科学位对发表论文数不做具体要求的规定,通过学术报告、研讨和答辩环节判断其学术水平和成果本身的重要性。

评估后合理使用评价结果,强化正向激励作用,根据评估结果制定绩效奖励,完善考核结果反馈机制。学术评价改革为数学院带来了科研新气象,科研人员能否做出真正具有重大意义的原创性工作成为了新的“指挥棒”,改革还带动了数学院人才引进,如今在外界,数学院已形成“数学院提供给青年学者优越的研究条件”的名声。

 让做出真正原创性工作成新的指挥棒
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所长唐勇 更多>>   

打好“组合拳”,种好“梧桐树”

我认为,高端人才的引进要秉持“引进一个人,开辟一个新方向”的宗旨,绝不是“为引进而引进”,顶尖人才能否在上海有机所扎根、发芽、健康成长,第一位的问题就是要理顺体制机制。

上海有机所始终坚持人才强所的理念,近年来通过体制机制方面的系统设计,创造良好的科研生态环境,打好“组合拳”,种好“梧桐树”——让“凤凰”看见了就想来,来了就不想走。

 打好“组合拳”,种好“梧桐树”
编者按

 

当前,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对科技创新提出新的更高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科技创新作出重要指示批示,并对中国科学院提出“四个率先”和“两加快一努力”目标要求。研究所是中科院科技创新和人才培养活动的基本组织单元。研究所能否结合自身特点和实际,心系“国家事”、肩扛“国家责”,明确发展定位和努力方向,确定改革创新发展新任务、新举措,直接决定着中科院作为国家战略科技力量主力军改革创新发展的速度与质量。《中国科学报》、科学网推出“研究所发展大家谈”专栏,邀请中科院研究所所长、专家学者,围绕国家科技创新大局,分享科技创新与管理经验,畅谈“强基础、抓攻关、聚人才、促改革”,为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建言献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