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彬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5/3/26 10:43:21
选择字号: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副校长
顾也力:民办高等教育可“奖励性”支持

 

■本报记者 陈彬

虽然身为国内重点高校的副校长,但这几年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副校长顾也力却一直将自己的目光投向并不在自己“圈”里的民办高等教育。身为全国政协委员,从2013年开始的全国两会上,顾也力都将民办高等教育问题作为自己议案的重要内容。今年,他呼吁的依然是关注民办高等教育。

“需要政策的特殊支持”

《中国科学报》:近年来,国内民办高等教育在规模上持续增长,但似乎质量一直未见明显提升,您觉得问题出在哪里?

顾也力:民办高等教育目前面临几个问题。首先是在政策层面上,我们始终没有出台能够很好地促进其健康发展的法律法规。事实上,这项工作我们一直在进行,但始终未能成熟,其原因就在于民办高等教育和教育主管部门的某些管理理念有一些不对称,对于公办教育的管理不一定适应民办高等教育发展。

《中国科学报》:这方面,您能举几个例子吗?

顾也力:应该说,民办高等教育在教育方针和模式上与公办教育没什么差别,但是要解决的问题却并不相同。比如,在土地问题上,很多民办高校本身已经办得很好了,但直到现在依然没有拿到土地产权证。这样的问题在公办高等教育中是不存在的,但在民办高等教育中却并不少见。这就需要政策的支持。

此外,民办高等教育的产权问题以及税收问题,都需要政策的特殊支持。而土地、产权和税收是困扰民办高等教育发展的三个关键问题。我们需要像当初国家支持民营经济那样,从扶持整体教育发展的角度出发,帮他们解决这些问题,支持民办教育发展。

除政策层面外,在资金层面上,政府对于民办高等教育除了给一些专项经费外,基本上没有什么投入,但高等教育本身是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的。在这方面,我们能否也给它一定的支持呢?

“体现一种态度”

《中国科学报》:在您看来,政府有义务对民办高等教育进行投入吗?

顾也力:从属性上看,民办高等教育属于非公性质,政府其实是没有义务给予拨款扶植的。而且,一旦产生了这样的拨款,反而会在拨款使用中造成一定的麻烦。比如,如果民办高校用政府拨款购买了设备,那么这些设备就应属于国有资产,政府有权利使用和检查,这会造成归属权的混乱。

尽管如此,但不能否认的是,民办高等教育对于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有着重要意义,我们又需要体现政府对它的支持,因此,我们是否可以提出一个“生均奖励拨款”的概念呢?

具体来说,该理念就是民办高等教育每招录一名学生,教育主管机构就按一定比例给予民办高校相应的奖励性拨款。按教育部目前的规定,在公办高校,一名普通大学生的生均拨款不能低于1.2万元,针对民办高校,我们可以按照这一金额的1/5或1/6计算,也就是2000元左右。

《中国科学报》:您认为这一做法可以避免之前您提到的所有权争议吗?

顾也力:可以的。因为生均奖励拨款属于“奖励”性质,在发放的同时,资金所有权已经发生改变,也就不会在这方面造成混乱。此外,一般的教育部拨款多属于专项拨款,不但所有权明确,而且大多还会对资金的使用范围作出明确规定。但对于奖励性拨款而言,虽然政府可以对资金的用途作大致的规定,但资金的使用依然会更加灵活。

需要注意的是,相对于公办高校1.2万元的生均拨款,这种奖励性拨款并不算多。因此,它的主要作用其实是体现教育主管部门的一种态度,即真正把民办高校纳入整个高等教育队伍中,从政府层面体现出国家对民办高等教育的支持。而这种支持的态度对提升民办高校学生和家长的自信心,乃至于提升民办高校教师的自信心都有着重要作用,至少他们不会在心理上觉得“低人一等”。

“要看到未来”

《中国科学报》:您之前提到,政府要像当初支持民营经济那样支持民办教育。那么在您看来,在民营经济刚刚发展时政府采取的一些举措对于目前的民办高等教育而言,有哪些可供借鉴之处?

顾也力:改革开放初期,当民营经济崭露头角的时候,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扶持措施。比如,在土地使用上优先规划,在税收上优先减免,而这些措施多数民办高校都没有享受到。除了刚才提到的土地问题外,在税收上,目前不同部门的相关政策也并不相适应——按照《民办教育促进法》的规定,民办教育事业属于公益性事业,也就是非营利性质,按规定应该在税收上有所减免。但是,国家税务部门却认为民办高等教育是“赚钱”的,这就对民办高校的发展造成了不利影响。而民营经济在发展初期,却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政策问题。

《中国科学报》:您认为造成两者“待遇”不同的原因在哪里?

顾也力:首先是一个定位问题。在这方面,民办教育和公办教育其实是一样的,其定位都是发展教育。两者的区别只在于投资渠道不同而已。在民办高等教育中,照样是那些有水平、有资历的老师在按照国家的培养目标进行人才选拔和培养,但很多人并不了解这一点。

此外,在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初期,很多人已经看到了这种新型经济形式未来广阔的发展前景,但对于民办教育,很多人没有看到其广阔的未来。

一个国家最根本的问题其实就是民族素质的高低问题,而民族素质的高低最重要的决定因素就在于教育水平的高低。对于我国而言,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我国的教育资源是远远不足的。当政府拿不出足够的资金和精力兴办高水平教育的时候,有企业和个人愿意在这方面贡献自己的力量,政府更应实实在在地给予支持。

要知道,目前我国民办高等教育规模已经接近公办高等教育总规模的1/5,在校生规模已近总规模的1/4,这说明我们的民办高等教育前景是十分广阔的。因此,我们要看到未来,更要在各个方面给予民办高等教育足够的支持。

土地、产权和税收是困扰民办高等教育发展的三个关键问题。我们需要像当初国家支持民营经济那样,从扶持整体教育发展的角度出发,帮他们解决这些问题,支持民办教育发展。

《中国科学报》 (2015-03-26 第7版 视角)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海上风电与海洋牧场融合发展项目并网发电 航行在“深海粮仓”的梦之养殖船
130公里内,“阿耳忒弥斯1号”接近月球 地下水补给显著增加青藏高原西部湖泊水量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