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生物技术企业创新产品从最初想法雏形到最终应用到患者,需要连闯研发关、注册关、准入审批关、物价关、医保关等重重“关卡”。不创新没有核心竞争力,创新了又没有市场存活力。“程京们的烦恼”挥之不去。
别让创新火种陨灭 更多>>   

在一些战略性新兴产业中,为其保驾护航和助推的政策“进化”却颇有些因循守旧和力不从心。不幸的是,真正重大的创新恰恰是诞生于这些行业。 【别让创新火种陨灭

物价审批:跑断腿、望穿眼 更多>>   

 

如果繁琐的物价审批已经影响到国内整个生物医药产业的创新势头,那么这项制度必须要改弦易辙。 【物价审批:跑断腿、望穿眼的烦恼

想说“入保”不容易 更多>>   

 

尽管人们对于出生缺陷疾病的防控纳入医保体系抱有诸多美好想象,但医保作为社会保障体系中的一部分,仍处于“初级阶段”,可以说,“想入保不容易”。 【尽人事听天命,想说“入保”不容易

“三超”烦恼惹人忧 更多>>   

 

“选国产”还是“用进口”?迅速崛起的国产品牌原以为只要奋起直追,让自己变得强大,就能够在我国的医疗器械市场上站稳脚跟,但诡谲莫辨的市场却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三超”烦恼惹人忧

院士观点 更多>>   

  中国工程院院士 程京:

我们的国家不能再错失机遇,要采取快速有效的措施来鼓励企业创新,完善政策配套,让关系到14亿人生命健康的生物医学技术完全掌握在中国人手中。 【全文

    中国科学院院士 葛均波:
 
我们现在已经有能力把一些疾病规避掉,但是这个事情一定要有政府支持:出台相关的法律或者纳入医保。 【全文

    中国工程院院士 陈冀胜:

从国外发展经验来看,医疗器械产品研发基本依赖于中小型医疗器械企业,而医疗器械产品的规模化生产与市场运作必须由大型企业实现多品种生产方式承担。因此,发展中国大型医疗器械企业应当成为重点方向加以关注。 【全文


    中国工程院院士 谭天伟:
 
如果能使生物新技术达到国际前沿水平,相关法规不断完善且有大量资金的长期投资,那么中国的生物技术产业是很有前途的。 【全文

    中国工程院院士 周宏灏:

任何一项先进技术的问世,首先应该想到的是如何更好地为人类健康服务,而不能只成为商业利益追逐的场所。 【全文

 

 

 

 院士观点——中国科学院院士 葛均波
 院士观点——中国科学院院士 陈冀胜
 院士观点——中国工程院院士 程京
摆脱创新束缚 方能轻装上阵 更多>>   

 

企业在经受了巨大技术风险、资金风险,将创新药物、产品研制出来后,却因创新药物、产品等配套政策缺乏而陷入“泥潭”,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悲剧。 【摆脱创新束缚 方能轻装上阵

“小豆丁”成长记 更多>>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豆丁”,虽然我足够坚强,但依旧只是幼苗。我需要水、阳光和肥沃的土壤,需要滋养与呵护,使我能茁壮成长为参天大树。 【“小豆丁”成长记

等不起耗不起,市场欲迎还拒 更多>>   

 

随着基因芯片等分子诊断技术的发展,诸如先天性耳聋、地中海贫血等多数遗传缺陷疾病能够做到可防可控。然而,这些新技术受制于政策法规滞后、市场准入和认识等方面的挑战,目前还未能实现在临床上的大规模使用。 【等不起耗不起,市场欲迎还拒

被光荣与被歧视的民族品牌 更多>>   

 

国内大型医院不待见、招标被压价、进入医保难。民族品牌一面“被光荣”,一面“被歧视”。 【“被光荣”与“被歧视”的民族品牌

他山之石——美国的LDT模式 更多>>   

 

虽然国产医疗器械的市场之路面临诸多烦忧,但就全球范围而言,不少国家都对创新性技术和产品采取以正向鼓励为原则的适度监管。美国的LDT模式就是其中的一种。 【他山之石——美国的LDT模式

政策改进记 更多>>   
 
根据我国相关条例定义,医疗器械是指:直接或间接用于人体的仪器、设备、器具、体外诊断试剂及校准物、材料以及其他类似或者相关的物品,包括所需要的计算机软件,其效用主要通过物理等方式获得,不是通过药理学、免疫学或者代谢的方式获得,或者虽然有这些方式参与但是只起辅助作用。 【政策改进记
新闻图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