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议奥数之害 查看详细>>

访谈实录:该死的奥数

如火如荼的“小升初”结束了,几家欢乐几家愁。在或喜或悲的小升初故事中,有个幽灵般的影子在孩子们的命运中扮演了不可小视的角色——奥数,这一被公认为水平最高的数学竞赛,在我国却异化为“全民奥数”的一场战争。无数的孩子、家长、老师在这个斗争的泥潭中挣扎、纠结,越陷越深。今年已是教育部下令禁止奥数与升学挂钩的第11个年头了,奥数幽灵为何阴魂不散?【奥数:一场阴魂不散的全民战争

对那些被奥数裹挟的家长们而言,奥数让人既期待又憎恶。如此,为什么是奥数?它因何出现,又因何长驱直入,渗透进中国基础教育的骨髓?【中国科学报:走进奥数的前生今世

在奥数漩涡的边缘,始终闪动着经济利益的影子——以高考指挥棒为旗帜,一条贯穿于学校、培训机构与出版社之间的利益链条,共同滋养着一个名为奥数产业的“怪胎”。【奥数:利益滋养的产业怪胎

中国数学会奥林匹克竞赛委员会委员潘承彪,中国科学院院士马志明、林群,中国工程院院士、教育部原副部长韦钰对异化的奥数痛心疾首。【中国科学报:奥数之害猛于毒品

在有关奥数是非的议论中,最有发言权的,应该是那些作为学生参加过奥数的亲历者。7月23日,记者就联系到这样几位“过来人”。他们大多对奥数怀有相当不错的好感,但特别反对以功利的心态对待奥数。【访昔日“奥数达人”:学奥数不能太功利

在美国,很少听说类似中国的“奥数热”;对于日本的中小学生和家长来说,奥数都属于孩子课后的兴趣班,而在中国已经发生变异。【中国科学报:境外奥数面面观

奥数本身并没有错,它为对数学有兴趣的孩子提供一个巨大的平台;而“全民奥数”违背奥数本来的价值,是教育者将它“变异”了 。 【中国科学报:奥数本无罪

教育部门、两院院士、社会名人、各大媒体、学生家长等社会各界人士均表示支持中国科学报奥数相关报道,希望促进奥数问题解决。 【科学报奥数系列报道获社会各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