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史俊庭 王卉 廖洋 朱汉斌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7-18 7:25:57
选择字号:
奥数:一场阴魂不散的全民战争

 
编者按:
 
如火如荼的“小升初”结束了,几家欢乐几家愁。在或喜或悲的小升初故事中,有个幽灵般的影子在孩子们的命运中扮演了不可小视的角色——奥数,这一被公认为水平最高的数学竞赛,在我国却异化为“全民奥数”的一场战争。无数的孩子、家长、老师在这个斗争的泥潭中挣扎、纠结,越陷越深。今年已是教育部下令禁止奥数与升学挂钩的第11个年头了,奥数幽灵为何阴魂不散?为此,本报记者进行了详细调查。
 
■本报记者 史俊庭 王卉 廖洋 朱汉斌
 
奥数,一个曾经专门为极少数孩子设计的高层次比赛,如今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孩子升学时必需的敲门砖。从小学到中学,没有一个漂亮的奥数成绩,上一个好点的学校难而又难。而好学校意味着好的教育资源,好的教育资源则意味着孩子美好的明天。
 
于是,孩子们从起跑线上就开始被这个铁律套牢——
 
绕不开的奥数
 
在郑州上小学的亮亮几乎每周末起床的第一句话都是:“该死的奥数!”
 
原来,亮亮妈妈马女士给她报了周末开课的奥数班。
 
亮亮告诉记者,有几次上奥数班,老师发一块豆腐、一片塑料刀,让她切豆腐;还有一次,老师发一根绳子,让她折来折去。“一点趣味都没有,我不喜欢这种游戏,我喜欢跟小朋友捉迷藏。”
 
亮亮不是个案。
 
每周日下午4点,王可心都会提着装满奥数辅导资料的手提袋走出青岛市南区的一家辅导机构。她正在上小学三年级,除了参加英语、舞蹈辅导班,每周日还要接受奥数辅导。
 
王可心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有时候真觉得自己太累了。”
 
豆豆今年上六年级,家在河南荥阳市,是个聪明又贪玩的男孩。然而,他每个周末都要跟着爸妈,从荥阳赶到郑州参加奥数班。本来,他对数学满怀兴趣,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后,豆豆爸爸杨先生发现,儿子对数学竟然产生了厌烦情绪。
 
杨先生就跟妻子商量,不让豆豆学奥数了。岂料妻子态度坚决,一定要豆豆继续学。“你不知道啊,在学不学奥数的问题上,我们不知道吵过多少次,有两次还差点打起来!”杨先生无奈地对记者说。
 
跟河南一样,北京升学也要看奥数成绩。在北京市,很多有名的中学招生只接受推优生、特长生、共建单位的学生、来自自己学校“占坑班”的优秀学生等。某培训机构人士透露,除了个别学校看综合成绩、某些外国语学校看英语表现之外,其他中学招生都优先考虑奥数成绩。
 
“我交给你钱,求你来折磨我的孩子”
 
明明正在北京上六年级。他妈妈起初是抵触奥数的,甚至抱有侥幸心理——不是所有好学校都一定要看奥数成绩吧?而且,明明妈妈认为,会玩的孩子更聪明,过多的学业负担,会把孩子的创造力和灵性埋没了。
 
然而,奥数的威力让明明妈妈的主张不堪一击。面对各方面传递来的奥数成绩不好可能会影响孩子前途的信息,明明妈妈最后不得不把孩子送进奥数班。
 
家在郑州的赵女士的儿子也参加了奥数班,主要的原因是每次家长会的经历都让她久久不能释怀。尽管学校明确表态,根据学生兴趣参加奥数班。但班主任总喜欢在家长会上,当场表扬在奥数比赛中获奖的学生。
 
为了让孩子上个好学校,稀缺的优秀教学资源成为家长眼中的香饽饽。于是,小升初考试被人为地设置障碍,拔高难度。而这个过程中,奥数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有家长对记者说,在郑州的择校考试中,奥数分值差不多占到考试总分的一半。并且,考题从不公开。更蹊跷的是,培训班的老师总是知道考题。
 
在青岛市某教育论坛上,一位网名“曾经很美”的家长对于让不让孩子学奥数表达了自己的顾虑:“现在小升初形势那么严峻,想让孩子学习奥数。唉,但孩子挺喜欢打羽毛球的,不想剥夺了孩子的兴趣爱好。怎样能让孩子既学习好,又兼顾打球呢?纠结中……”
 
对这些家长而言,奥数就是“我交给你钱,求你来折磨我的孩子”。
 
都是高考惹的祸
 
2011年,广东省叫停奥数。广州市的小升初及初中升高中考试已取消了奥数加分。
 
但目前,少数学校升学考试、联考甚至普通测验中出现奥数题的不规范办学行为仍时有发生。
 
一位不愿具名的教育界人士坦诚相告,奥数“余孽”的彻底清除需要时间,毕竟它影响了中国教育多年。
 
亮亮告诉记者,她有一个偶像姐姐在学校成绩拔尖,从来没参加过任何形式的奥数培训班。然而,在参加郑州某中学的择校考试时,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
 
“姐姐成绩很好,要是没奥数,她肯定能考上的。”亮亮说的时候,撅着小嘴。
 
接受记者采访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学校长说:“择校考试时,奥数是学了不一定行,但是不学肯定不行。”
 
僧多粥少,郑州数量不多的几所好初中成为家长和孩子呕心沥血争夺的对象。
 
郑州某小学肖校长告诉记者,想考上好初中,学习奥数已经成了一种规则。她的女儿原来也不参加奥数培训班,但最后还是不得不去校外花钱学奥数。
 
肖校长还告诉记者,小学学完奥数还不算,到了中学还得学。
 
记者了解到,河南取消了奥数的保送制度,改为高考加10分,但获得奥数的一等奖并进入国家集训队的学生仍具保送资格。
 
郑州师范学院数学系书记邵君舟说,上述政策对很多学生和家长有相当的诱惑力。对于望子成龙的家长来说,加10分或者保送都可能是改变孩子命运的一次机会,为了孩子的将来,逼迫孩子学习奥数还是值得的。
 
郑州某小学李书记给记者讲了当下学校的无奈。他说,学校采用人为增加难度的方式考试,也是为了学校的发展。对于学校来说,无论初中还是高中,升学率都是一个无法回避的指挥棒;同时,它还是衡量学校教学质量好坏的唯一标准。
 
青岛市的李老师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奥数学习要看孩子的兴趣爱好和数学学习能力,喜欢数学且学习较好的可以通过辅导班提高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数学学习有困难的还是应该以基础性学习为主。盲目报班,可能会影响孩子学习的积极性。
 
因材施教,这是当下小学和初高中进行素质教育唯一的标准。采访中,老师们说得最多的就是这个词,他们最大的希望也在于此。
 
然而,高考指挥棒的存在,让他们的希望落空了。
 
“用处少,害处多”
 
一位参与奥数培训的老师表示,作为一种高层次的设计,奥数在3%的感兴趣学生中,还是能发挥一定作用的,但对大多数不感兴趣的孩子来说,不仅没用,反而有害。
 
郑州某高校从事数学研究的一位老师告诉记者,每年都会冒出奥数比赛成绩相当突出的学生,但这些孩子中,没走出一位数学大师,这值得深思。
 
现在北京某重点高校学习的小钱,专业是计算机,曾经参加过奥数培训班,当时的成绩也不错。以前,他一直认为培训过的奥数会在大学很有用处。直到他进入大学后才发现,一点都用不上。
 
郑州某高校数学系书记给记者讲了一件事。他发现,有个学生整天死读书,成绩还是不好。经过了解发现,这名学生曾多次参加过奥数方面的培训班。现在,这个孩子还把自己和其他学生隔离起来,不与同学交往。
 
马女士也告诉记者,亮亮的同学中,也出现了几个木讷、没礼貌、不愿意与同学交往的孤僻孩子,这些孩子均不同程度地参加过奥数培训班。
 
“说实话,我也害怕亮亮将来会这样。”马女士为此忧心忡忡。
 
退一步说,奥数对小升初到底有没有用,能保证孩子上好的中学吗?
 
某培训机构人士给出的答案是保证不了,只能看孩子的具体情况。除奥数成绩外,语数外成绩也得好,才能被好中学看上。
 
广东省叫停奥数后,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对于2014年取消高考奥数加分,除少数家长感觉失落外,不少学生和家长都表示支持。甚至有家长欣喜地表示,“奥数疯”终于可以结束了。
 
广州市天河区岑村小学五年级教师林美娟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奥数只适合部分孩子,如果那些孩子对数学很感兴趣,可以学奥数,但不赞成普及。林美娟的孩子也学过,只是没有坚持,“孩子不愿意,我就不勉强了”。
 
然而,作为奥林匹克竞赛、各级科技创新竞赛的获奖大户,广州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吴颖民坦言,加分项目“瘦身”,对少部分学生而言不是个好消息。他表示,该校的奥赛班还会继续办,因为这是一个人才培养试验班。但他也承认,奥数的开办不具备普遍意义。
 
对于望子成龙的家长来说,奥数仍是“成功的阶梯”。“全省60多万人高考,一分就差几万人。不让孩子学奥数肯定是吃亏的。”广州谢女士的女儿正在上初三,她表示会让孩子继续上课外奥赛班。
 
文中孩子的名字均为化名
 
《中国科学报》 (2012-07-18 A1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首枚虾类琥珀在“石探记博物科学馆”展出 甜蜜基因的进化“殊途同归”
科学家破解陆生植物起源密码 科学家首次实现活细胞RNA标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