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甘晓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7-19 7:43:10
选择字号:
中国科学报:走进奥数的前生今世
 
本报昨日(7月18日)刊发《“该死的奥数”》一文,受到多方关注。网络平台上,对奥数的质疑之声、批判之声、辩护之声以及留恋之声四起。
 
本报今天继续关注:奥数到底是一门什么样的课程?究竟有何来历?
 
■本报记者 甘晓
 
对那些被奥数裹挟的家长们而言,奥数让人既期待又憎恶。
 
如此,为什么是奥数?它因何出现,又因何长驱直入,渗透进中国基础教育的骨髓?
 
大师的角逐
 
1934年和1935年,苏联开始在列宁格勒和莫斯科举办中学数学竞赛,并冠以数学奥林匹克的名称,简称为“IMO”。不过,在此之后这项竞赛并没有连续每年举办。
 
直到1959年7月,罗马尼亚数学物理学会教授罗曼向东欧国家的中学生发出邀请,举办了第一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当时,来自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波兰、罗马尼亚和苏联等7个国家的52名中学生展开了一场智力的角逐。
 
从此,这项竞赛在每年7月举办一次,只在1980年因东道主蒙古经费困难而间断过一次。
 
比赛章程明确规定,参赛者必须满足“年龄在20岁以下”、“尚未接受过高等教育”、“中学生”等几个条件。
 
IMO试题由国际数学教育专家命题,涉及数论、多项式、几何、博弈等板块。正式比赛分为两天,每天做3个题目,共9小时。出题范围超过义务教育水平,难度大大超过大学入学考试。最终,大约有8%的选手能获得金牌。
 
后来,事实证明,获得IMO金牌的学生有不少已成为数学大师。
 
2010年8月,第26届国际数学家大会将“数学诺奖”菲尔茨奖颁给了越南数学家吴宝珠。早在1988年,吴宝珠与俄罗斯的佩雷尔曼、澳大利亚的陶哲轩共同获得了第29届IMO金牌,后来三人被誉为“当代数学三杰”。
 
据称,16岁的佩雷尔曼获得满分,同龄的吴宝珠只被扣了一分。而陶哲轩则由于最后一题没有做出是金牌选手中分数最低的,不过,当时他还不到13岁。
 
上世纪70年代起,IMO参赛国开始从东欧扩展到西欧、亚洲、美洲。当然,中国也没有成为例外。1985年,我国第一次派学生参加IMO,两名学生奔赴芬兰。
 
崎岖的中国之路
 
其实,中国与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的缘分早在上世纪40年代就开始了。
 
1945年,我国数学家华罗庚完成了名著《堆垒素数论》。一年后,他应苏联科学院和苏联对外文化协会邀请,从昆明前往苏联进行访问。
 
其间,华罗庚聆听了苏联数学家柯尔莫哥洛夫和亚历山大罗夫为参加数学竞赛的师生所作的演讲,主题是关于对称性和复虚数。随后,在仔细地考察了苏联进行数学竞赛的情况后,他兴奋异常,认为这正是中国需要的。
 
从苏联回国后,华罗庚开始构思未来中国数学发展的道路。10年后,他与数学家苏步青按照IMO的形式,开始倡导在中国开展数学竞赛。1956年,北京、上海、天津、武汉、宁波等城市分别举办了中学生数学竞赛,这是奥数在中国最早的阶段。
 
不过,“文革”开始后,数学竞赛因被冠以“封、资、修”的名号而取消。1978年,中国迎来“科学的春天”后,首届全国八省市数学竞赛开赛。第二年,八省市数学竞赛扩展为全国数学竞赛。同时,中国也接到了IMO的邀请。
 
随着中国数学会普及工作委员会的成立,所有与会代表都认为,要以数学竞赛为普及的手段,但是重在参与,竞赛成绩并不重要。而大规模的数学竞赛因为耗费太多人力、物力也并不被政府看好。因此,对IMO的邀请,我国迟迟没有参与。
 
直到1985年,有人询问中国代表团,为什么所有的大国都参加IMO,但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却一直不参加,中国政府才当即决定参加当年的IMO。
 
随后几年,越来越好的IMO成绩加速了数学竞赛在中国的快速发展。1990年,第31届IMO来到了中国,大批奥林匹克教练员和业余奥数培训班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
 
20多年来,随着小升初就近入学、中高考加分保送等政策的出台,奥数渐渐偏离了原有的轨道,沦为学生追求升学、学校择优录取的工具。
 
紧急刹车
 
奥数考试的弊端逐渐引起重视。2010年,教育部宣布取消“奥数保送加分”,获得全国中学生奥林匹克竞赛相关奖项的高中生不再具备高校招生保送资格。全国各地教育部门也制定了政策,北京、广东、河北、浙江等地纷纷出台有关规定和措施,试图降低奥数在升学中的决定性作用。
 
2004年,广东省教育厅专门下发通知,规定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入学和转学一律不得对学生进行任何形式的考试、测试或变相考试、测试,也不得以小学阶段各类学科比赛、竞赛(包括奥数竞赛)成绩作为入学和转学的依据。通知明确要求,各类考试应与奥数脱钩。
 
2011年,广东取消了中考奥数加分项目。
 
同年,北京市教委发出通知,禁止区县教委、学校等教育机构组织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参与学科竞赛。
 
而2009年,成都市针对“疯狂奥数”的措施在全国引发了一场风暴。当年,成都教育局出台文件,拟“从‘五个禁止’入手彻底封杀奥数”。其中,包括禁止义务教育阶段所有形式的奥数培训和竞赛、与入学挂钩的选拔性考试、教师参与有偿补习等。同时,还规定小学考试也一律实行无分数评价。
 
今年,成都市进一步加大了整治奥数的力度,规定奥数获奖中考不加分。
 
《中国科学报》 (2012-07-19 A1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严重干旱为新亚述帝国迅速灭亡埋下隐患 火星探测任务首次公开亮相
有刺植物在中海拔比例最高 首枚虾类琥珀在“石探记博物科学馆”展出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