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Yihai Cao等 来源:PNAS 发布时间:2012-9-18 13:16:56
选择字号:
肿瘤淋巴管生成和转移研究获进展
 
近日来自瑞典卡罗林斯卡研究院和山东大学的研究人员发表了题为“Collaborative interplay between FGF-2 and VEGF-C promotes lymphangiogenesis and metastasis”的研究论文,证实FGF-2和VEGF-C之间的协同互作促进了肿瘤淋巴管生成和转移。相关成果发布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
 
领导这一研究是瑞典卡罗林斯卡研究院微生物和肿瘤生物学中心的曹义海(Yihai Cao)教授。其早年毕业于山东医学院,1993年于瑞典卡罗林斯卡研究院获得医学博士学位,之后在哈佛医学院接受博士后训练,并担任讲师,2002年任瑞典卡洛林斯卡研究院微生物和肿瘤生物学中心副教授,2004年任教授。担任Nature Medicine、Blood等10余个国际知名学术期刊的审稿人或编委。多年来一直从事血管生成和抑制领域的研究工作,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的研究成果。
 
侵袭和转移是恶性肿瘤患者致死的主要原因之一,临床及病理观察发现,当实体肿瘤生长到1~2mm3的体积时,一般需要新生血管的生成,为肿瘤内部的细胞提供营养,从而促进肿瘤组织进一步生长,并为肿瘤的转移提供血行通道。但大部分恶性肿瘤最初的转移并不是通过血管,而是通过淋巴道。对许多原发肿瘤而言,瘤周或瘤旁淋巴管内有肿瘤细胞存在的现象并不少见,肿瘤细胞转移至局部淋巴结可被视为肿瘤转移的早期信号。
  
近年的一些研究证明,肿瘤细胞可以通过表达淋巴管生成的调控因子诱导淋巴管生成,并且促进肿瘤细胞的淋巴道转移。这些发现使得淋巴管生成开始成为研究肿瘤淋巴道转移的焦点。但目前对于在促进淋巴管生成和淋巴管转移中各种淋巴管生成因子之间的相互作用仍知之甚少。
 
在这篇文章中,研究人员证实FGF-2和VEGF-C两个淋巴管生成因子协同促进了肿瘤微环境中的血管发生和淋巴管生成,导致了广泛的肺转移和淋巴结转移。当研究人员将两个因子共同输入到小鼠角膜中时发现导致了血管发生和淋巴管生成。在分子水平上,他们证实表达于淋巴管内皮细胞中的FGFR-1是调控FGF-2诱导的淋巴管生成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受体。
 
有趣的是,VEGFR-3介导的信号是FGF-2和VEGF-C诱导的淋巴管生成中淋巴管顶端细胞形成的必要条件。因此,一种VEGFR-3特异性的中和抗体可显著抑制FGF-2诱导的淋巴管生成。而VEGFR-3诱导的淋巴管内皮细胞顶端细胞形成是FGF-2刺激的淋巴管生成的首要条件。在肿瘤微环境中,FGF-2 和VEGF-C的相互作用共同刺激了肿瘤生长、血管生成、瘤内淋巴管生长和转移。因此,干预和靶向FGF-2 和VEGF-C诱导的血管原性和淋巴管生成协同作用有可能是一种癌症治疗和预防转移的有潜力的重要方法。(来源:生物通 何嫱)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型肺炎病毒3CL水解酶高分辨率晶体结构公布 稻米蛋白品质形成分子机制获揭示
鸽子羽毛让机器人像鸟一样飞翔 薇甘菊:“疯狂”的植物杀手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