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宗华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8/2 2:22:53
选择字号:
多元化为科学家添彩
兼容并包为研究团队带来竞争优势

Anne-Marie Jackson正在将毛利人文化同科学融合起来。  图片来源:Sharron Bennett

去年,当Chanel Phillips准备在一场国际会议上展示其关于预防溺水的研究时,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紧张不安的情绪。作为新西兰但尼丁市奥塔哥大学的一名博士生,Phillips当时正在加拿大温哥华探讨其同土著毛利人社区共同开发的水安全策略。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和一名同事或许是那场会议上仅有的原住民发言者。

Phillips向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听众展示了将西方和传统毛利人研究方法融合在一起的独特工作。她的发言受到热烈欢迎。研究人员纷纷向她提出关于同土著群体工作的问题。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土著群体通常面临着更高的溺死率。不过,对于Phillips来说,更重要的是来自和她一起工作的毛利人社区成员的问题和评论。她现场直播了自己的发言,以便让人们能够倾听和权衡。“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伟大的时刻。”Phillips表示。

在但尼丁,Phillips是一个支持年轻毛利人研究人员的团队成员。在新西兰科学界,毛利人的代表性严重不足。很多国家正在试图增加科研人员的多样性,并且让它们支持的研究更好地反映该国人口的各种关切。科学界这种兼容并包的趋势也令拥抱它的研究人员受益。各种各样的研究追踪了不同类型的多样性——种族、性别、国籍和学科,发现特别多元化的团队发表的论文数量更高并且每篇论文的引用次数超过平均水平。与此同时,多元化的团队在研究少数族裔人口时似乎能实现更好的社区参与,并且通常从团队成员带来的不同想法和视角中受益。

《自然》杂志同3个注重多元化的团队对话,以了解他们已经得到的好处以及不得不接受的挑战。

尊重文化

Anne-Marie Jackson是Phillips的导师之一。当研究毛利人社区健康和体育教育的Jackson在2011年加入上述奥塔哥大学团队时,整个项目只有一名毛利人研究生。为此,Jackson在2013年同毛利人文化学家Hauiti Hākopa合作,创建了一个专门面向毛利人研究生的项目——Te Koronga。

该项目的名字旨在反映对高等教育的渴望,而该团队会让学生同时接受毛利人和西方研究方法的基础训练。学生学习的课程涉及当在原住民社区问问题时该如何表现,以及如何诠释在讲故事中被传承下来的传统知识——“口头文学”产生的数据。在Te Koronga团队中,Jackson一般有10~15名荣誉生、硕士生和博士生。在常规的周一会议上,他们讲很多学生正在学习的毛利语。Phillips认为,这些讨论帮助他们同传统知识建立纽带,并且使传统知识和毛利人学生在学术界的地位合法化。

此类方法有望帮助填补人类研究领域的很多空白。例如,来自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Esteban Burchard、Sam Oh和合作者在2015年证实,在美国,由联邦政府资助的关于呼吸系统健康的研究中,只有不到5%代表了来自少数族裔群体的人。“我们正利用这些研究为政策制定和药物开发提供信息。”Oh表示,“然而,当我们获得大多来自白人的数据然后将其应用到其他人群中时,问题便会产生。”

Jackson指出,培养文化纽带以及同科研界成员建立合作还有其他实际的好处。解决现实问题的研究在新西兰基于绩效的研究资助系统中大幅增加,而成功则部分通过社区成员关于项目在多大程度上实现其目标的陈述得以衡量。

无边界研究

材料科学家Mukhles Sowwan表示,他并未主动尝试招募多元化的国际研究人员来其团队——事情就是那么凑巧。2011年,这位来自巴勒斯坦的研究人员从位于耶路撒冷的圣城大学搬到日本冲绳科技大学院大学(OIST)。这是一家刚刚起步的初创研究机构,被授权跨越国界招募研究人员。

“这是一项独特的试验,我想成为其中的一部分。”Sowwan认为,OIST是“做研究的完美之地”。

OIST位于热带岛屿冲绳岛上。这帮助其吸引了来自全球各地的科学家。包括诺贝尔奖得主Sydney Brenner、Torsten Wiesel和Susumu Tonegawa在内的创立理事会制定了一些基本规则,以帮助OIST获得成功。

在各层级研究人员——教职员工、博士后和博士生中,至少有50%要求来自日本以外的国家,同时英语是一切事务的官方语言。

迄今为止,该计划已经获得回报。OIST在2012年开始招收研究生,现在拥有约60名教职员工——从南极以外的每个大陆招募而来。自然指数计算的研究产出显示,目前OIST在亚太地区的1286家学术机构中排名第119位,在日本学术机构中排名第8位。

拥抱自闭症患者

Dave Caudel介绍说,在位于美国田纳西州的范德堡大学念博士时,他利用了其独特的处理世界的方法。作为自闭症患者,Caudel在天体物理学家Keivan Stassun的实验室受到欢迎。在科学界,Stassun一直是团队多元化的坚定倡导者。他认为,多元化的视角增加了顿悟时刻的频率。

尽管Caudel在本科时便发表过文章,但在进入研究生院所需的标准化测试中失败了——考分属于倒数4%之列。他通过费斯克—范德堡大学桥梁项目进入Stassun研究组。这是一个帮助代表性不足的团体在科学界取得成功的项目。Caudel表示,它“在没有门的地方打开了一扇门”。

Stassun说,他的“开门搞研究”方法源自其个人背景——作为墨西哥裔美国人在单身母亲的照顾下长大,并且从“社会—经济阶梯的最底层”开始接受教育。

如今,作为范德堡大学艺术与科学院主管研究生教育的资深副院长,Stassun欢迎来自天体物理学界未被充分代表人群的年轻科学家,包括女性、少数族裔和来自低收入家庭的人。目前,他指导着来自不同背景的19名研究生和博士后。

面临的挑战

当管理多元化的研究团队时,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实验室伙伴会遇到文化差异、语言障碍和不同信仰。这些构成了“个人空间”。Stassun表示,他最大的障碍是教实验室成员成为更好、更严谨的传播者。

一些实验室负责人“强迫”其团队进行互动。Stassun实验室每周都会举办有点强制性的联谊会。Sowwan团队从未错过任何一个庆祝生日或者分享诸如排灯节等文化庆祝活动的机会。

实验室成员表示,共处的时光有助于消解文化偏见和误解。实验室负责人自上而下的领导设定了这样一种期望——即便人们有时会对多元化感到不舒服,但其带来了新鲜视角,因此是值得的。

上述每个团队的凝聚力体现了一种“群聚效应”现象——当未被充分代表的群体数量占到整个团队的一定比例,通常是15%~30%时,他们获得较少的刻板成见和较高的包容性。

阿布扎比哈利法科技大学计算机学家Talal Rahwan认为,更多的研究人员应当效仿这种兼容并包的实验室,因为其对科研影响的回报是真实且巨大的。“人们需要走出舒适区,因为你会获得真正的收益。”(宗华编译

《中国科学报》 (2018-08-02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小天体“天涯海角”或由不同石块组成 澄江动物群发现环节动物门的原始远祖
英国欲成立国际研究基金 古巴宪法承认气候变化威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