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嵇石 刘旭 刘彤丹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5/9/23 11:05:07
选择字号:
师生断交事件导师:在大学谁也不会压制学术批评

孙家洲。资料图片

南都讯 人大历史硕士生批外校学者教授、博导院长发文称断绝师生关系,从微信朋友圈发酵到网上的这一事件,因学生公开致歉称妄议前辈年少无知、恳求老师容留而再掀风波。昨日上午,人大历史学院院长、博导孙家洲教授回应南都记者称,学生态度比之前好得多、是良好转变,他也向校方汇报,亦不便公开讲是否坚持解除师生关系。此外他呼吁公众对此宽容处之。

学生致歉:恳求老师容留

“我充分认识到妄议前辈师长是多么年少无知,一定深刻检讨痛改前非认真学习。”9月21日19时许,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研究生郝相赫用实名微博发布致歉信,并恳求孙家洲继续做其老师。昨日上午10时许,孙家洲教授告诉南都记者,已看到学生道歉,称其态度比以前好得多、是良好的转变。

郝相赫较早前因在微信朋友圈发表评论、措辞激烈而引发争议。他在转发一篇点评北大历史系学者的文章后面评论,“人大最大的失误就是不该从这个垃圾系引入大量的唐宋领域老师”,此外他还暗指人大、北大某老师“平庸”。网友披露其朋友圈截图时评论称“名校躺枪”。

“师生之交首重道义”,“学界自有学界的规矩与尊严”。郝的老师孙家洲随后在私人微信朋友圈发布“公开信”,称将断绝与郝的师生关系。

孙家洲向南都记者解释,此前学生在朋友圈的发言并非学术讨论,而是谩骂,在他劝导的过程中,其谩骂上升到一个新层次,为此才发出断绝师生关系声明。但声明仅限于局部私人朋友,他不想扩大事态。

老师表态:态度好了很多

针对孙家洲的断绝师生关系说明,郝相赫起初在“情况说明”中称同意断绝关系,同时称将以一切手段维权。随后郝相赫在微博中公开致歉解释称,他在刚收到孙家洲老师公开信时非常震惊,惊慌之余在朋友圈发表“情况说明”,解释观点并表达歉意,如今他希望收回这份“情况说明”。

郝相赫还在文首道歉称,自己在朋友圈极为不当的言论,给自己的老师和北大、人大历史学院带来负面影响,感到自责,希望向老师和朋友表达深深的歉意。“刚入师门就给导师孙老师带来这么大麻烦,未能深刻领会孙老师的谆谆教诲,在此向孙老师诚恳致歉,恳请孙老师继续容留我做您的学生,接受您的教导。”

郝相赫坦言,刚念研究生还很年轻,这件事给他很大压力,“恳求各位老师和朋友给我改过的机会,使我顺利完成学业”。

针对前述道歉言论,孙家洲评价“学生态度比之前好得多”,“是良好转变”,同时向南都记者透露,已向校方汇报,并熬夜写了一份回应,但校方不愿其发表。至于是否坚持断绝与学生关系,他称不便公开表态。

对话

“他这不是学术讨论,而是谩骂”

南都:请问孙老师,学生后来的致歉信你看了吗?

孙家洲:看了,站在他的(角度),他在道歉信中说出了做错的几方面之后,我也把情况跟领导作了汇报,我也有我的想法,我本想回应一下。我昨天晚上熬了一个夜,写回应信,但领导不同意发。

南都:他的致歉信会改变你关于断绝师生关系的态度吗?

孙家洲:他有一个道歉的态度,这比他以前的态度要好得多,这是一个良好的转变。至于我个人怎么做,我有我自己的道德底线,我有自己的学术规范,我不愿意把学术的事炒作成社会话题。

南都:你对你的学生此前朋友圈的言论怎么看?

孙家洲:如果学生发表学术讨论,他不满人家学者的观点,提出批评,这种事在我们大学里,老师谁都不会压着他。但他这不是学术讨论,而是谩骂。你应该看到网上的截屏,他的发言,你觉得那是学术讨论吗?

南都:那你的想法呢?

孙家洲:更早的时候我看他攻击别人,作为年轻人干吗要去攻击人家?我也曾明确告诉他,你不要再发那些微信,就在我劝他时他还不断在发,把贬低别人的程度提高了一个层次,那我作为导师应该要表态的。

“我在大学工作多年很讲规矩”

南都:后来你写了一份“公开信”发在朋友圈?

孙家洲:你看我私下写的公开信,其实我是在引导一个有偏执情绪的学生。开学两个星期我就发现他发了那么多骂人的话,我不得不规劝,这件事我作为导师应该有自己的立场。

南都:你在信中说要断绝与这名学生的师生关系。

孙家洲:这本是私下的小事,网上所谓的断绝师生关系公开信本是我发在自己私人的微信朋友圈,我并不想把它公开到社会上。不知道谁把它传出去,导致网上发酵,我自始至终不想看到这件事闹大。

南都:断绝师生手续呢?

孙家洲:有些人并不了解学术圈,不了解大学,不了解师生之间的关系,不懂史学研究的一些基本状态。我在大学工作多年,我很讲规矩,其实我那个公开信发表之后,我在里面也说,我按照校内的规矩来做事,那么我做的呢,就是在校内走程序。

南都:公众关心,学生都认错了,那你的态度会不会变?有人担心,这个学生会不会因此在历史圈子里混不下去?

孙家洲:导师和学生关系的确立,是有一个严格的程序。我是按照规矩在人大内部说话,不是到媒体来表态。这个问题我还真不能再跟你说,校方不希望我再发言,他们也有压力,毕竟不是什么好事。这个事情现在对我们各方面都不好,对这个年轻人、学生一定是不利的。希望外界理解,宽容处之。

“纯学术的事情变成娱乐话题”

南都:不管你和他以后是否还有师生关系,如果他私下请教你学术问题,这件事会有影响吗?

孙家洲:现在我还处于观察状态。现在舆论绑架人是很可怕的,我是体会到了,我在人大工作这么多年,多次体会到舆论造成的社会影响。在网络舆论霸权时代,这个事成为热点,当事人说什么都没用,很多时候很无奈。不管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都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无论回不回应,我都尊重学校的意见。

南都:校方有何想法?

孙家洲:人大一直被称为育人的大学。这次事件,我作为人大的老师,感觉愧对学校。学校不希望我再发声,我很清楚我不发言,我个人承担的压力就比较大,如果站在我个人的立场我早就去回应了。包括我那个学生原来的回应,网上有那么多人截屏,他还在自我辩解。其实如果大家客观来看,他那些攻击的言论没有一条是和我有关的。他攻击的是其他的先生。

南都:你最初没想到这件事会发酵到网上?

孙家洲:网上把这个变成了一个社会性的事件,这是我没有预料到的。这本来是一个纯粹学术的事情,结果成了一个大众的话题了,被人娱乐了一下。希望超脱看待。我不愿扩大事态,只想在历史学院内部妥善解决这个问题。

南都记者 嵇石 实习生 刘旭 刘彤丹(原标题:在大学谁也不会压制学术批评)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5/9/24 8:45:22 granthawk
支持教授,收学生就是要有规矩,带出来的学生有才无德更可怕
2015/9/23 18:59:16 chengjianchue
就本件事而言,这个学生绝不可留!但这个学生可以“自学成才”。
2015/9/23 18:55:56 chengjianchue
还是那句话,无论任何事只要一捅上网,准没好。为啥,中guai人多呀,又喜欢嚼舌根。
2015/9/23 18:50:37 zzahkj
本来学生谩骂知识在自己的朋友圈,现在全中国都知道了,我很奇怪,跟学生断绝关系发什么朋友圈?网上很多人指责学生狂傲,但我觉得导师矫情,不想炒作但已经达到了炒作的目的,学生永远是弱势群体,这个学生谁还敢收他呀!至今想不通老师发朋友圈的公开信是出于什么目的?
2015/9/23 18:47:36 renxiuhong
感觉这件事情,如果学生真承认错并保障之后也不再犯类似错误后,孙老师宽容谅解并亲眼看着学生成长得越来越中和健康,那么,对师生两个人都最好,如果真的就此分开,感觉学生和老师心里也许都会留下创伤?一己感觉,也许并不适用于其他人,仅供参考
目前已有7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性别规范影响农业整体绩效 首枚虾类琥珀在“石探记博物科学馆”展出
甜蜜基因的进化“殊途同归” 科学家首次实现活细胞RNA标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