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许晔 来源:凤凰网 发布时间:2015/12/6 13:26:51
选择字号:
非洲盗猎者乘直升机追杀象群 恐怖组织也下手

非洲焚烧盗猎象牙

  非洲焚烧盗猎象牙

非法象牙贸易图(来源:TRAFFIC)

  非法象牙贸易图(来源:TRAFFIC)

  12月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2日在津巴布韦考察野生动物救助基地。在基地负责人陪同下,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察看了基地救助的大野生动物,并给大象、长颈鹿递喂水果、树叶。习近平强调,中国高度重视野生动物保护事业,加强野生动物栖息地保护和拯救繁育工作,严厉打击野生动物及象牙等动物产品非法贸易,取得显著成效。中国加强宣传教育,民间团体等也积极参与此项工作,中国野生动物保护事业群众基础不断扩大。

  由雷鸟带队的退伍特种兵反盗猎团队就是其中之一。这是中国的民间组织第一次在非洲执行反盗猎项目。

  这些先行者们在三个月内进驻了津巴布韦的两个国家公园,那里危险无处不在——毒蛇,河马,狮子,经过营地的大象,甚至小小的蚊虫,都会成为致命的存在。他们随时戒备着,洗菜,洗碗,上厕所都会拿着枪。即使是在睡觉时,他们都会把手放在睡袋外,枕边放着霰弹枪,强光手电筒和砍刀。

  此外,他们还被怀疑是借反盗猎之名,来行盗猎之实。这是个让人尴尬的现实-——鉴于中国人在象牙走私上恶名远扬,已在非洲经营多年的外国NGO本能地对这群中国人保持警惕。

  雷鸟在接受凤凰网采访时说,从非洲回来,他仍然觉得有些后怕:“我不知道我们面对的是怎样一个利益集团”,“这就像碟中谍一样,你搞不清楚谁是真谁是假,你看不清的。”

  以下为凤凰网原文: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非法象牙消费国。自2008年起,非洲野生动物盗猎数量陡然上升,人们把矛头指向了跨越大洋来淘金的中国人。从媒体报道和政府曝光的案件中,时常能看到中国人的身影。

  去非洲时,雷鸟带了四个人,三杆枪。

  三个退伍特种兵,一个会用无人机的姑娘。三杆霰弹枪,杀伤范围在20米到30米,只要受过基本训练,瞄准目标基本可以打中,只能当做近身护卫武器。雷鸟不打算扛着枪跟盗猎分子硬拼,作为蓝天救援队第一批赴非洲执行反盗猎项目的成员,他们的任务是为后续项目打下基础。

  这是第一次有中国的民间组织在非洲执行反盗猎项目,他们在今年2月和津巴布韦政府签订了第一期两年的合作备忘录。项目完全自费,每位队员为此支付了十几万的费用。

  这些先行者们在三个月内进驻了两个国家公园——位于津巴布韦北部的马图萨顿纳和马纳波尔斯。他们的生活相当规律:从早晨8点开始,开车在公园里巡逻,中午回到营地,用过简单的午餐后,休息一个半小时,下午开总结会。危险无处不在——毒蛇,河马,狮子,经过营地的大象,甚至小小的蚊虫,都会成为致命的存在。他们随时戒备着,洗菜,洗碗,上厕所都会拿着枪。即使是在睡觉时,他们都会把手放在睡袋外,枕边放着霰弹枪,强光手电筒和砍刀。

  他们面对的麻烦不仅仅是金属超标的水源,传染病和栖息着鳄鱼与河马的补给线路,在项目一开始,他们就遇到了外力阻挠。进入国家公园前需要文件报备,他们的文件手续遭到了一些障碍,当地环境部门官员告诉他们,公园方面受到了一些来自其它NGO的“压力”。雷鸟说,一方面可能是各个国家NGO之间有利益冲突,非洲反盗猎原本是这些NGO的地盘;另一方面,他们被怀疑是借反盗猎之名,来行盗猎之实。这是个让人尴尬的现实——鉴于中国人在象牙走私上恶名远扬,已在非洲经营多年的外国NGO本能地对这群中国人保持警惕。

  毋庸置疑,中国在世界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从搅动全球金融市场的四万亿到芝加哥纪念品商店里的made in china,从花费420亿美元的北京奥运会到埃及艾斯尤特市的女性内衣商店。这同样包括象牙走私。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造就了一个巨大而贪婪的市场,尝到财富甜头的新贵们迫不及待地要展示自己的财力,从非洲草原上割下的象牙,源源不断向远东而去。

  这是一个巨大的全球犯罪网,分工明确,高效,装备精良。自2008年起,非洲野生动物盗猎数量陡然上升,人们把矛头指向了跨越大洋来淘金的中国人。从媒体报道和政府曝光的案件中,时常能看到中国人的身影。

  “谍中谍”

  坐在苏州的一家咖啡馆里,雷鸟回忆着津巴布韦高昂的物价,萧条得像是经历过战争摧残的首都街头,被女队员红衣服刺激而张开耳朵准备进攻的大象。这个身材壮硕的汉子说,从非洲回来,他们仍然觉得有些后怕:“我不知道我们面对的是怎样一个利益集团。”

  雷鸟说,他们本抱着一颗公益的心去非洲,却发现情况复杂得超出了想象。“我们不知道面对的是怎样一些人,甚至有些接待我们的中国人,也有跟当地大使馆关系好的,但边上有人骂,他就是贩卖象牙的。”“到了那边以后,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千万不要只看表面,也不是像你所想象的这么简单。你能去,能做到多少是多少,也不要太强求,里面的关系你搞不清的。就像他们开玩笑说的,这就像碟中谍一样,你搞不清楚谁是真谁是假,你看不清的。”

  今年10月,坦桑尼亚中国籍女商人杨凤兰被控走私2吨象牙,涉案金额约270万美元,在此之前,这位68岁老人是坦桑尼亚中非民间商会副主席,经营着一家中餐馆,拥有一个7公顷的胡椒农场。这宗“象牙女王”案轰动全球,至今仍然疑点重重,有人怀疑背后有政治势力操纵,但在大部分人看来,这仍是中国人参与象牙走私犯罪的又一力证。

  从2010年至2012年,在非洲有将近10万头大象被猎杀,这意味着每年有将近3万6千头大象在地球上消失,它们大多数死于子弹和毒药。这种体长6米的庞然巨物在成年之后几乎没有天敌,但人类的屠杀让非洲象的数量从1979年的130万骤降至不足50万。上个世纪70、80年代,大象偷猎格外猖獗,人们将之与经济高速发展的日本联系在一起。如今,随着GDP取代日本跃居世界第二,中国也同样取代了日本在黑市里的地位,成为全球最大的非法象牙消费国。

  走私象牙的数量自2009年后突然上升,像是一根弹簧一样从2008年的萎缩状态剧烈反弹回去,在2011年达到了顶峰。这和2000年之后的状况如出一辙。国际动物保护组织普遍认为,这与2000年和2008年两次亚非国家合法象牙交易有关,一次卖给日本,一次卖给中国。在很多动物保护人士看来,这批60吨合法象牙为非法走私提供了掩护。

  象牙雕刻是一种中国传统工艺,熟练的工匠可以在整根象牙上雕出花鸟虫鱼,仙人走兽,这些雕刻作品通常价格昂贵,远超出普通中国人的消费水平。1995年,一方明代象牙观音在北京翰海春拍出,当时的成交价高达55万元。更多的人会购买佛珠,手链和佛像等小件象牙工艺品,这些物件在非洲的价格极其低廉,一串手链售价只有几十元人民币,但严格来说,它们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收藏价值。正如北师大生命科学院副教授张立所说,这不是传统工艺,而是一种被商业炒热的新消费方式,只是用来展示财富和满足虚荣。

  石毅是一名环境记者,她曾在非洲国家纳米比亚暗访过象牙走私交易,当时象牙贩子开出的原牙价格是250元一公斤。若这些象牙走私到中国,价格会翻上36到40倍,即使近年来价格比之2011年有所下降,仍可达到9000元一公斤,甚至上万。巨额差价成了一些人铤而走险的动机。

  上世纪50年代初,在非洲的中国人数量只有5万人,直到1990年,随着改革开放和中国对非投资,中国人不断涌入这片三千多万平方公里的原始土地上。据保守估计,2012年已有100万中国人在非洲生活工作。当地人把盗猎数量上升归罪于这些前来寻找商机的新邻居。在纳米比亚,以往零星的盗猎案件自2011年后剧增。石毅说:“他们当地认为是中国人去的越来越多了,很多人这么说,而且肯定跟黑市价格越来越高有关系。”

  链条上的中国人

  雷鸟和同伴们曾两次看到被遗弃的大象尸体,没有头,在非洲的烈日下散发着浓烈的腐臭和血腥味。成年非洲象的獠牙一般长达2米,三分之二露在口腔外,三分之一像中国古代建筑的榫卯结构,牢牢地插进头骨里。为了取出一根完整的象牙,盗猎者通常会砍掉大象的头,或者割掉它们的鼻子和脸。一颗子弹如果不能让大象毙命,盗猎者不会再补上一枪,所以被割脸时,有些大象还是活的。

  上一页12下一页

 

非洲象

  非洲象

2009年-2011年和2012年-2013年全球大宗象牙走私路线图。(图片来源:TRAFFIC)

  2009年-2011年和2012年-2013年全球大宗象牙走私路线图。(图片来源:TRAFFIC)

图片来源:TRAFFIC报告《Deadly messaging》

  图片来源:TRAFFIC报告《Deadly messaging》

  这支队伍曾驻扎在卡里巴湖,临近津巴布韦与赞比亚边境。一次巡逻时,他们发现了盗猎者留下的痕迹——一个火堆,一顶搭着树叶的小帐篷,这是极小规模的盗猎者,可能只有一两个人。这是他们与盗猎分子距离最近的一次。他们刚到国家公园时,当地的执法人员特地叮嘱,遇上盗猎分子,打个招呼就走了,“千万不要有正面冲突,你没有办法跟人家比的,人家各种武器都有。有的是雇用国际雇佣兵的。”

  这不是危言耸听。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的一份报告称,盗猎走私在全球非法贸易中位列第四,高于石油,艺术品,人体器官,小型军火和钻石,排在前三的分别是毒品,假冒伪劣和人口贩卖。巨大的金钱诱惑让组织犯罪团伙加入这桩血腥生意,随之而来的是盗猎走私行业的改变。

  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的工作人员告诉凤凰网,以往盗猎者使用的工具可能是毒箭或陷阱,受制于运输工具和人力,只能进行小规模零星盗猎。如今,他们会配备机枪、夜视镜、火箭发射器,甚至是直升机。因为东亚和东南亚特定地区对象牙与犀角的需求量极大,价格水涨船高且容易脱手,所以组织犯罪团伙选择大象或犀牛做为主要盗猎目标。他们会用直升机从空中寻找象群或犀牛群,再用机枪从空中猎杀,随后用电锯砍下象牙或犀角带走。

  恐怖组织也盯上了这块肥肉,比如盘踞在非洲东部的伊斯兰极端组织索马里青年党。他们会利用从当地安全部队外流的武器猎杀肯尼亚的象群,利用走私象牙牟利。这些拥有精良武器的武装叛乱份子在各地胁迫伤害当地居民、绑架居民帮助他们盗猎大象或是做为走私象牙的棋子。

  精明的中国人站在杀戮的背后,在这条铺满大象尸骨的利益链上,他们通常担任中转商和买家的角色。

  从纳米比亚回来后,石毅觉得,她见到的中国人多少都“沾过这个生意”。“因为每个人都知道,都说他们买过,我几乎遇到的每一个人都说他们买过。我就随便走进一家(华人的)店,去跟他们聊一聊,他们都知道价格,都知道怎么去辨认象牙的真假。很多人都宣称他们自己买过,带过,然后他们会告诉我在哪里可以买的到,还会告诉我说,海关不靠谱,不容易查。”

  甚至有中国高层访问团卷入象牙走私的传闻。《三联生活周刊》10月23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来自三家不同中资公司的采访对象都提到,往往重要领导来坦桑尼亚进行外交活动时,市面上的象牙都会涨价。”文中引述了一位曾被外派到坦桑尼亚的国企职员的说法:“非洲的纪念品市场其实都这样,一进去人家看你是中国人,就直接蹦出来中文单词:象牙、玳瑁、犀牛角。”

  无效执法和政治腐败成了屠杀的帮凶。在一些贫穷且动荡的非洲国家,贿赂政府人员是司空见惯的。WCS的专家们称,走私贩通常会贿赂执法人员、海关、检察官、法官,甚至是政府高层,以躲避法律惩罚。在某些地区,甚至出现过当地警方向盗猎者出租车辆和武器的情况。环境调查组织EIA在2014年的报告中称,2012年,有情报机构曾向坦桑尼亚总统递交了一份关于大象盗猎潮主犯的秘密名单,但因名单上大部分人是当时声名显赫的商人和政客,他们基本没人遭到调查或逮捕。

  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曾经发布调查数据称,在全球,平均每天有两名中国人因为携带象牙而被捕。但现实的情况可能是,这些人向当地司法部门交纳了一笔钱后就能顺利脱身。

  TRAFFIC中国项目主任周非说:“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特别是坦桑尼亚这样的国家,是地方腐败加上司法腐败。抓了之后,可以很轻易的把人给捞走,很难到起诉阶段,即使到了,也能很轻易地收买这些法官。”海关查获象牙走私是一个很大的成绩,他们乐于向媒体曝光,但由于上述原因,很多案子最终都不了了之。“所以你最终能够看到中国人被判刑的,蹲监狱的非常少。”

  格外讽刺的是,在“象牙女王”案件中,当地警方过高的行动效率反而成为一个疑点。“一方面,坦桑警方盯了她一年,但从没跟中国沟通过,这很奇怪;另一方面,这次坦桑警方表现出来非常有效的行动很奇怪,因为坦桑警方很难做到,非洲警方从来没有这么有效率地工作过,所以这次情况是可疑的。”

  这是2009年-2011年和2012年-2013年全球大宗象牙走私路线图。无论是从非洲东部经由马来西亚,还是从非洲西部向北进入欧洲,再跨越两个大洲流向马来西亚,两条粗壮的黑色箭头都指向中国。

  在2011年的美国《名利场》杂志刊登的文章中,西雅图的生物学家Sam Wasser把象牙走私比作“猜盘子的游戏”。如同自由迁徙的野生动物,盗猎者将非洲国境线视为无物,他们会在边境线上将象牙来回交易,经过数次易手,最后流向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或是非洲大陆重要中转站——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随后,这些象牙会被运往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和香港。

  让动物保护者愤怒的是,国际合作低效且无序。今年7月,三名中国人从坦桑尼亚携带262公斤象牙在苏黎世机场转机,被瑞士海关截获。这些象牙被切割成小段,放在8个行李箱中,黑市估值约为41万美元。“他们把象牙扣了,把人放了。我们当时很气愤,就跟瑞士的海关交涉,海关给出的理由是,第一,他没有办法根据瑞士的法律给三个中国人定罪,因为瑞士法律要证明这个事情影响了非洲野生象群的生存才能定罪的;第二,中国的执法机构会对中国人采取行动。”周非说:“这太天真无知了,中国的海关怎么能够根据媒体的报道就去立案。瑞士应该把人扣下,把证据和人做移交给中国警方,中国的海关才能够根据瑞士的司法请求来立案。这三个人回国的时候根本不是嫌疑犯,是自由人。”

  这不是孤例。在周非看来,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控制下交付”,中转国的海关可以把情况通报给下一个国家的警方,让他们顺藤摸瓜,一举打掉犯罪集团。“这是理论上的,现实就是中转国海关把东西扣了,把人放了,截获这么多走私象牙,这是他的业绩,但如果把情况通报给中国警方,这就成了中国的功劳,这里面有利益冲突。”

  今年,中国政府宣布开始实施为期1年的非洲象牙雕刻品进口禁令,1年内,国家林业局停止受理相关行政许可事项申请。这被视为中国政府决心打击非法象牙走私贸易的良好信号。

  执法者们正在面临更为棘手的局面。非法象牙交易正在从工艺品店的玻璃展柜和地下仓库转移到了手机上,移动支付和物流业的发展让买卖双方根本无需见面。

  11月,TRAFFIC中国发布了最新中国象牙交易报告,他们监测了58个微信账号,这些账号在13周内共发布了10650条象牙广告,57479张图片和580个视频。他们在QQ群和微信群寻找潜在买家,加上好友后在朋友圈发布广告,双方议价后通过微信转账和快递完成交易。

  “他们有的会用象牙制品做头像,或者用符号,有人干脆把广告藏在公共号发表的文章里,表面上像是在介绍象牙文物,其实就是在做广告。”负责调查的TRAFFIC项目成员关婧说:“他们有时还会用行话,‘面包圈’(象牙圈)‘牌子’(象牙牌)之类的。”

  因为某些商家的文化程度不高,广告上时常有错别字。“有的时候还会带有地方方言,你还需要按照他们的口音来理解信息的意思。”用来监测这些微信号的是一个独立的帐号,为了避免让人起疑,调查员们需要把这个帐号变成一个在互联网上的“活人”——“我们也会发布文玩类的相关信息(当然不涉及濒危动植物制品),而且尽量使用文玩圈里的‘行话’,这样让他们感觉我们也是文玩爱好者。”

  今年5月至8月,北京森林公安破获了一起迄今为止涉案金额最大的非法贩卖象牙制品案件。这是一个跨越广东、山东和北京三地的大型犯罪团伙,他们从日本非法走私象牙进入香港,而后经深圳、威海两座沿海城市进入内陆。森林公安查扣了804.4公斤象牙,11.3公斤犀牛角和35只熊掌,价值高达2439万元。同年5月,微信官方封停了144个公共号和232个个人账号,它们均与野生动物走私有染。

  “他们时而会分享一些象牙查获的案件信息,目的是提示同行提高警惕。”关婧说:“有时候觉得这些人对法律政策的了解比我们还要多。”

  强势的执法明显冲击了这个隐形的非法象牙市场。在监测的第五周,这些微信账号发布广告的数量明显下降,还有卖家在朋友圈中说:“最近风大删图,微信最近封号。拿货发语音,谢谢。”但在监测的最后一周,当这轮强力执法余威渐渐散去,“非法象牙制品广告的数量又恢复如常,一些商家甚至建了小号,以应对将来的封号处罚。”

  (凤凰网许晔)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用高品质水稻满足多样化需求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