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唐凤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8-4 9:33:53
选择字号:
埃博拉病毒治疗陷入困境
资金与后勤保障缺乏成应对大暴发瓶颈

 

尽管目前存在针对埃博拉病毒的数种疫苗和疗法,但由于缺乏资金和国际需求,它们正处于不同实验阶段,且发展失速。

世卫组织7月30日通报数字显示,几内亚、利比里亚与塞拉利昂共出现1323例埃博拉确诊与疑似病例,死亡729人。

图片来源:世卫组织

目前,医疗救助人员正与肆虐西非的埃博拉病毒进行斗争。但死亡似乎是这些穿着生化防护衣的来访者带来的。大部分进入临时医院的病毒感染者死亡,而死者的家庭被禁止处理他们的尸体。谣言开始慢慢散播:这些新来者正在收集器官,并进行致命实验。

于是,人们开始四处逃散,这让原本糟糕的情况雪上加霜。这次埃博拉疫情是有记录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已经在西非杀死了超过670名感染者,并且相关部门认为还有其他400多人也感染了该病毒。而且,现在没有任何缓和迹象。

医生无法为感染者提供有效治疗。诊所匮乏的人手必须勉强维持对感染者进行隔离、寻找和隔离患者家属,以及教育公众如何避免传播该病毒。尽管目前存在针对埃博拉病毒的数种疫苗和疗法,但由于缺乏资金和国际需求,它们正处于不同实验阶段,且发展失速。即使它们已经向前发展,这些治疗手段还需要数年而不是数月时间,才能送达陷入困境的人们手中。

在美国国立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病毒学家Heinz Feldmann等研究人员看来,这一现状似乎本来可以避免。2005年,他研究了一个基于疱疹性口炎病毒(VSV)的疫苗平台,它曾经生产了一个埃博拉病毒疫苗,并在猕猴研究中展现了效用。

但是Feldmann表示,由于资金限制,自己无法进行下一步研究——在健康人身上测试疫苗的安全性。与疟疾或艾滋病病毒相比,“埃博拉病毒不是多么严重的全球公共健康问题。”他说,因此难以吸引公共和私人资金对相关疫苗和药物研发进行投资。

“目前对抗埃博拉病毒的是老式公共卫生措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Thomas Frieden说,“研发出疫苗将是极好的事情,但这并不容易做到,也不知道你能在谁身上进行试验。”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也于7月31日宣布,该机构将与食品及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合作,最早将于9月开始进行埃博拉疫苗人体试验,有望在明年早些时候得到试验结果。NIH下属的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负责人安东尼·福西介绍说,这种埃博拉疫苗目前在灵长类动物试验中效果理想。

该国目前有多家机构在加紧研制针对埃博拉病毒的疫苗和药物。今年3月,得克萨斯大学获得2600万美元的资金研究3种埃博拉疫苗,这3种疫苗在猕猴中的疗效都接近100%。

VSV疫苗似乎是一个有希望的选项,因为它既能用来预防,也能在患者感染病毒后使用。2009年,它被用在一位德国实验室技术员身上,当时这位技术员用针意外刺到了自己,从而可能携带了埃博拉病毒。尽管尚不清楚她是否曾感染埃博拉病毒,但这位技术员活了下来,并且没有遭受任何疫苗副作用的危害。“我的实验室里每一个人都将是试验疫苗的志愿者。”同样致力于埃博拉病毒药物研发的得克萨斯大学医学部微生物学家Thomas Geisbert说。

位于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NIAID疫苗研究中心开发出一种携带黑猩猩腺病毒的疫苗,这种病毒与引发普通感冒的病毒类似。该研究机构希望能在9月初开始在健康人身上试验这种疫苗。该中心副主任Barney Graham表示,自己的机构正在与FDA进行接洽,以加速审批流程,而这一工作因西非疫情暴发而被加强。

生物技术公司的埃博拉病毒疗法的研发工作一度步履缓慢,但这一现状将被改变。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市Mapp生物制药公司正在测试针对这种病毒的单克隆抗体组合,它同时也希望能迅速进行人体实验。

另一方面,利用美国国防部划拨的1.4亿美元,加拿大Tekmira制药公司正在试验一种名为TKM-Ebola的疗法。该疗法使用微小RNA分子束缚病毒,并将其作为毁灭目标。1月,该公司已经开始在人体中试验该疫苗。但7月3日,FDA暂停了该研究的相关审批工作,直到该公司能提供该疗法如何工作的更多数据。

FDA的这一做法受到一些非议,反对者认为此次埃博拉疫情是该病毒被发现以来最严重的,管理部门应尽量绿灯放行。Tekmira制药公司表示,自己有信心重新开始试验。

无国界医生组织公共卫生专家Armand Sprecher表示,这次疫情暴发的时间是“不幸的”。“如果发生在1年或2年后,情况可能会更好一些。”

FDA可能由于“同情使用”原则而批准一种疗法,但这一过程必须与东道国的规则相符合。“一个国家需要这些东西,我们无法强迫他们。”MRIGlobal研究所病毒学家Gene Olinger说,“我们必须遵循其内部的药物研发和测试标准。”

今年2月初,几内亚东南部最先暴发埃博拉出血热,疫情之后迅速蔓延至数百公里外的首都以及利比里亚等周边国家。4月初,疫情传播趋势曾一度减缓,但很快又出现了反复。世卫组织认为,从疫情地理分布情况来看,此次西非埃博拉出血热疫情影响范围超过了以往的埃博拉疫情,但疫情目前尚未失控。

世卫组织7月30日最新通报的数字显示,几内亚、利比里亚与塞拉利昂共出现1323例埃博拉确诊与疑似病例,死亡729人。但专家认为,感染者数字还在增长,因此必须在上述西非3国作出更大努力,寻求控制疫情的措施。(唐凤)

背景链接

1976年,扎伊尔北部(现刚果民主共和国)埃博拉河边的一个村落暴发一场瘟疫,病情的迅速发展及近90%的死亡率震惊全世界,导致瘟疫的病原体随后被命名为埃博拉病毒。埃博拉病毒通过血液、唾液等体液传播,其导致的埃博拉出血热是目前已知毒性最大的病毒性疾病。

始于几内亚的本次埃博拉病毒暴发,是迄今为止有记录的最大规模疫情。针对西非恶化的埃博拉疫情,美国政府7月31日发布最高级别旅行警告,要求人们避免前往几内亚、利比里亚与塞拉利昂三国的非必要旅行。目前,美国政府除警告人们不要前往疫情重灾区外,还在西非协助阻止生病旅客登机前往他地。

埃博拉疫情也引起了英国和法国的高度关注。英国政府危机应对委员会7月30日为此召开紧急会议,商议一旦疫情在英发生应采取的紧急措施。法国已派出多个专家团队前往疫情地区,并将在本周末召开有多部门参加的会议综合评估疫情风险。早在7月初,英格兰公共卫生局已要求医生密切关注埃博拉病毒疑似感染者,尤其是刚从西非地区旅行回国者,如发现疑似病例应及时汇报。

法国外交部副发言人7月30日在外交部记者会上说,自从西非地区暴发大规模的埃博拉疫情以来,法国与世界卫生组织和有关国家政府一直保持协调与合作。法国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院、巴斯德研究院和梅里埃研究院合作推出了一个流动实验室,有能力以安全的方式就近确定埃博拉传染源。这个流动实验室将与巴斯德研究院在塞内加尔达喀尔的实验室,以及一个欧洲实验室相互补充,开展监测工作。

但世界卫生组织新闻发言人格雷戈里·哈特尔表示,目前西非以外地区出现埃博拉疫情的可能性不大。“埃博拉病毒不易传播,通常来说埃博拉病毒及疫情出现在西非地区,西非以外地区出现埃博拉疫情的可能性不大。”(张章)

《中国科学报》 (2014-08-04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资讯 相关论文

图片资讯
觐见“黑洞之王” 这只小兽耳朵有大“玄机”
新型头盔 更好防护 研究揭示细菌如何提高稻飞虱生殖力
>>更多
 
一周资讯排行 一周资讯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