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来扬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3-7-8 8:38:47
选择字号:
一家医学杂志连发22期声明难治“冒牌”

    从外观上看,冒牌“《中华全科医师杂志》”(右)与正版高度相似,不少受骗医生难辨真假。实习生 周珊珊摄

    多名受骗医生寄给《中华全科医师杂志》编辑部的冒牌“稿件刊发通知”。该“稿件刊发通知”称, 800元以上的论文版面费“必须设置密码汇款”。实习生 周珊珊摄

“目前,社会上有非法团伙冒充《中华全科医师杂志》,以虚假网站骗取医生在线投稿或邮箱投稿,以快速刊出文章为诱饵骗取版面费,其手段隐蔽,具有极大的欺骗性。上当医生除了承受数额不菲的经济损失外,还会无端承受时间成本和学术不端舆论风险。”
 
在7月4日出版的第7期《中华全科医师杂志》上,编辑部刊出了这样一则“严正声明”,并列出冒牌杂志用于行骗的网址。
 
这已经是《中华全科医师杂志》编辑部(以下简称“编辑部”)连续第22次刊出类似的打假声明了。从2011年9月发现杂志被假刊冒牌起,编辑部坚持通过刊发声明,联合受骗的医生维权,向公安机关报案,向文化、工信、税务、邮政等行政主管部门举报等方式打假。
 
然而,编辑部投入打假的时间和精力越多,冒牌杂志和网站的影响力似乎越大。受骗的医生数量仍在增加,而造假者目前仍逍遥法外。
 
意外发现的“高仿”假刊
 
编辑部的打假行动,始于两年前的一封退信。
 
2011年9月21日,一封盖着“退信”戳儿的邮件被“退回”到了编辑部。拆开信封后,一本2011年第3期的“《中华全科医师杂志》”出现在编辑面前。
 
细心的编辑发现,这封退信中的杂志的封面颜色比正刊的略浅,封面右下角的中华医学会的图标比正刊的略扁。
 
翻开这本杂志,夹在第一页的稿约露出了马脚。
 
“我们不接收电子邮件投稿和纸质稿件,作者只能通过中华医学会的远程稿件管理系统投稿。”《中华全科医师杂志》编辑部主任邵隽一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编辑部不会另外在杂志内附夹页向订户约稿。
 
而夹在这本杂志里的稿约显得煞有其事:在“中华全科医师杂志”的红色抬头下,有一段关于杂志出版情况的介绍,表示“长期面向全国各地医院征集论文”,还详细说明了征稿范围、栏目设置、文稿要求和投稿方式。
 
在投稿方式一栏里,稿约称作者可以通过电子邮件、传真和邮寄这3种方式投稿,随后附上了联系电话、投稿邮箱、网址等信息。然而,除地址和邮编外,其他信息和编辑部的都不一致。
 
邵隽一还发现,退信中的“杂志”在版权页留下的联系电话、邮箱和网址也不是编辑部的,其他内容则与正刊一致。
 
她意识到,被邮政部门退回来的杂志,是一本“高仿”假刊。
 
此后,编辑部又接连收到内含假刊的退信。邵隽一发现,连这些退信所使用的信封都是仿制的。
 
正当编辑们对这些被退回的“高仿”假刊不明所以的时候,2011年10月8日,编辑部收到了一张不寻常的邮局汇款单——这张汇款单的附言一栏注明了“版面费”和一串16位的编码,然而,编辑们却无法在稿件系统中查到该汇款人的论文。
 
编辑部随即按照汇款单上留下的联系方式,与汇款人通了电话。“这才明白,原来是有人冒充编辑部的名义,通过寄送假刊和所谓的稿约,骗取医生版面费。”邵隽一告诉记者,造假者让作者通过邮政“密码汇款”的方式汇款,而最终没有被骗的作者因为没有采用“密码汇款”,而是采用了常规“按址汇款”方式,汇款单便直接投递到了编辑部,因此避免了经济损失。
 
2011年10月10日,编辑部接到了第一个来自受骗者的电话。
 
“那名医生打来电话问,‘为什么我按要求给你们汇了版面费,你们却还不给我发论文?’”邵隽一说,“我们就详细询问他投稿的情况,请他把收到的‘稿件刊发通知’传真给我们。”
 
记者在所谓的“稿件刊发通知”上看到,造假者先注明作者被“录用”的稿件信息,称将于某年某期刊发,需要交纳版面费若干。随后,用一段粗体文字提醒作者需采用“密码汇款”方式汇款,“汇款后请致电本刊编辑部告知密码”,并附上联系电话、网址和邮箱,右下方还加盖了“中华全科医师杂志”的“公章”。
 
邵隽一告诉记者,受骗医生收到的“稿件刊发通知”都是伪造的,上面列的信息,除地址和邮编外,联系电话和电子邮箱均非编辑部的,所列的网址打开后是一个仿冒中华医学会网站制作的钓鱼网站,而右下方的“中华全科医师杂志”的“公章”则是私刻的。
 
“编辑部没有独立的公章和财务章。”邵隽一说,她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立即向中华医学会的领导汇报,并开始收集证据,准备打假。
 
“李鬼1号”没打倒,“李鬼2号”又现身
 
编辑部启动的第一项打假行动,是在杂志上刊登紧急声明。
 
“近期,多家医院和个人收到《中华全科医师杂志》2011年第3期盗版版本,该盗版本粗看难以识别,仔细审看能够发现纸张和印刷质量低下,内容错误多,且插有‘征稿征订启事’,所有给出的电话、邮箱和网址均为伪造。以此误导作者投稿,以刊出文章为诱饵,收取巨额版面费,非法获利。”
 
邵隽一告诉记者,从2011年第10期开始,编辑部开始在杂志上刊登声明自证清白。
 
但仍有一些假刊被“退回”,编辑部也继续收到受骗医生“误寄”的汇款单。与此同时,打电话到编辑部要求“验明正身”的作者越来越多。
 
编务马宇(化名)因此多了一项任务:负责向打来电话的受骗医生解释正刊与假刊的区别。
 
“几乎每周都会接到几个受骗医生打来的电话,在这两年评职称前后会比较集中。”马宇说,今年5月下旬,他每天要接七八个这样的求证电话,“有的下午,打来的电话就一直没断过。”
 
“他们中一些没有投稿经验的医生,按照造假者说的方式汇款,汇完款后却不见下文,之前留下的电话再也打不通了,才从网上找到我们的电话打过来求证。”马宇说,还有一种情况是作者在汇完款后收到了假刊,但在电子数据库上没有查到发表记录,于是查到编辑部电话打来咨询。
 
为尽可能帮助受骗医生维权,马宇会详细询问并记下对方的个人信息,并告诉他们该如何保存证据,以便向公安机关报案。记者看到,在马宇用作登记的本子上,已经记下了百余名受骗医生的情况——这些医生来自20余个省份,单笔被骗金额最高的为5600元,平均每人被骗约2300元。
 
“这本子里记的只是那些愿意留下个人信息的医生,还有一些被骗的医生不希望留下联系方式。”马宇说。
 
“这些反馈回来的受骗信息只是冰山一角。”邵隽一拿起一本假刊向记者分析,一本假刊平均刊登35篇论文,按照发一篇论文收2000元版面费计算,一本假刊可骗得7万元。“这还是花钱给发了的情况,还有很多作者汇了款,却连假刊都收不到,造假者也不再接听他们的电话了。”邵隽一说。
 
从2012年第1期起,编辑部开始在杂志上刊登“严正声明”,打假行动进入常态化。但这似乎并没有遏制假刊、假网站的仿冒势头。让邵隽一和她的同事没想到的是,对第一个造假者的打假还未见成效,2013年年初,第二个造假者又冒了出来。甚至,这两个“李鬼”还都以“李逵”自居。
 
马宇告诉记者,今年3月,他接到一名受骗医生的来电。对方在电话中称,自己很早就按要求汇出了版面费,询问论文为何还未刊发。
 
“我问他,‘你投稿的编辑部留的电话号码是多少?’他一说我就知道了,碰上假刊和假网站了。”马宇告诉记者,原本以为把编辑部的联系方式和投稿渠道告诉对方就可以了,但让他意外的是,对方又报出一个电话号码来。
 
原来,这名医生在上过一次当后,又上网查到了另一个号称是“中华全科医师杂志编辑部”的“官方网站”。他随即打电话去咨询,该假网站的接线员听完情况后回复说,“你上当了,那个网站是假的,我们才是真的,你把稿件和版面费发给我们吧。”
 
于是,这名医生又被骗了几千元。这两次被骗的经历让他得了“疑心病”,在听完马宇的解释后,他半信半疑地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们才是真的呢?”
 
对此,马宇感到十分无奈:“我们几乎每天都在打假,但‘李鬼1号’还没打倒,‘李鬼2号’又现身了。”
 
求援无门,正刊打假屡屡气短
 
除了自证清白,编辑部不是没想过向相关行政主管部门求援。在一份“大事记”上,邵隽一详细记录了编辑部维权的经过。
 
“2011年11月4日,北京市公安局文化保卫总队的警察来学会了解情况。医学会办公室提交了给公安部门的函。”“大事记”写道。
 
记者看到,上述函件以中华医学会的名义出具,请求公安机关侦破造假者仿冒《中华全科医师杂志》诈骗版面费的行为。此外,编辑部还列举了此前自行打假维权所做的调查和收集的部分证据。
 
4天后,中华医学会保卫科带回了公安机关的反馈,称调查到了冒名网站的IP地址和注册人。但邵隽一被转告称,公安机关要对此立案,需要达到两万元的数额标准,希望编辑部继续收集证据。
 
于是,编辑部开始详细登记每一名打来电话的受骗医生的信息,并统计他们的被骗金额。截至2012年1月,仅编辑部统计的受骗金额即已超过两万元;从2011年10月到2012年5月,编辑部共收到16张由作者“误寄”的汇款单,数额总计3.2万余元。
 
2012年3月,编辑部再次通过保卫科联系公安机关,希望能够就此立案,并对冒牌网站采取“封网”的措施。
 
但这一次,编辑部被告知,虽然受骗金额总数已达到立案标准,但具体的受害人不在同一个地区。“我们收集了诈骗金额超过两万元的证据,去东华门派出所报案。但警官说,这些被骗的人需要在同一个派出所的辖区才行。”邵隽一说,警官还告诉她,编辑部并未因此受到直接的经济损失,应当由受骗医生自行去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可是,每个受骗医生上过一次当后就不会再受骗了,损失也只是几千元,即使在当地报案,也难以达到两万元的立案标准。”对于无法联合受骗医生报案的现实障碍,邵隽一感到很无奈。
 
寻求公安机关立案不成,编辑部开始寻找其他的途径。2012年4月,有受骗医生向编辑部反映,称在其强烈要求下收的发票无法在单位报账,财务认为发票不合格。
 
拿到发票的邵隽一发现,受骗医生寄回的根本就不是中华医学会开具的正规发票。
 
“多数情况下,造假者是不会给投稿医生寄发票的。如果投稿医生要得狠了,造假者就会给对方假发票。”邵隽一说。
 
记者在一名受骗医生寄回的材料中看到,他拿着发票去医院财务科报销时被告知,该发票虽然是真的,但没有加盖公章,且发票领购单位是北京市首都公路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因此无法入账。
 
而另几名受骗医生寄回的发票上虽然加盖了“中华全科医师杂志”的“财务专用章”,但邵隽一一眼就看出破绽,“那些都是私刻的‘萝卜章’,编辑部不是独立法人,根本没有自己的财务章。”
 
这些假发票为编辑部打假提供了一个新方向。2012年5月30日,邵隽一通过北京市国税局稽查中心举报电话举报了造假者使用假发票的行为,对方让编辑部写一份详细的情况说明,连同假发票一起送往稽查中心处理。
 
然而,这一维权途径也没走通。稽查中心的答复是,因造假者不是法人单位,不在其管辖范围之内。
 
更让编辑部闹心的是,目前在网上搜索“中华全科医师杂志”,假网站的排名竟然在正刊之前,甚至在2012年4月至6月间,假网站一直排在搜索结果首页的第一位。
 
“我们在2011年刚发现有冒牌网站时,曾经拨打过百度的投诉电话反映此事,当时把假网站给拿下来了。但之后又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百度的投诉电话就打不进去了。”邵隽一告诉记者,在今年3月发现第二个假网站后,编辑部进行了持续的观察,发现这两家网站的排名一直出现在百度搜索页面的前两页。
 
医学期刊被冒牌并非个案
 
手持大量被侵权的证据,自行维权而收效甚微,四处求援却应者寥寥。记者调查发现,《中华全科医师杂志》编辑部遭遇的冒牌尴尬,在医学期刊界有一定的普遍性。
 
2012年11月8日,网友“非洲十间”在医学专业论坛丁香园论坛上发帖提醒医生同行,“网上投稿须防骗子”。他当时在百度上搜索“中国医师杂志”,在搜索结果的第一页出现了一个假网站,而正刊的网址却排在第二页以后。
 
同样中招的还有网友“仁者无忧”,他描述的上当经历与多数受骗医生相似,“可笑的是他们也给我‘发表文章’,邮寄杂志,打印发票。投诉无门,无可奈何。”
 
今年4月6日,网友“wujinzhu”跟帖回复了他被冒牌“《中国医师杂志》”误导的详细经历——他于2012年11月在百度搜索时被排名靠前的假网站迷惑,通过邮箱投稿后收到了虚假的采录通知。对方在电话中称,该投稿将于2013年第4期刊发,让其将2000元版面费汇至一个银行账号。然而,当他在今年3月再次拨打电话时,却一直处于占线的状态。意识到可能受骗后,他去当地公安报案,并开始调查假刊的真相。
 
记者发现,“wujinzhu”调查所得的“《中国医师杂志》”造假者的作案手法和《中华全科医师杂志》编辑部发现的情况如出一辙,都是通过邮寄假刊另附稿约的方式吸引医生注意,同时注册与正刊网址相近的域名,并制作一个高仿假网站。当有医生投稿后,造假者会寄出盖有假公章的所谓稿件录用函,并要求受骗医生汇款。如果投稿者索要发票,造假者会在寄送假刊的同时附上仅凭外观难以识别的假发票。
 
类似的,丁香园论坛上还有对冒牌“《北京医学》”、冒牌“《中国临床医生》”等假刊的声讨。
 
而像“wujinzhu”这样详细写出受骗及维权经历的医生也只是少数,多数受骗医生对发帖曝光、向公安机关报案等维权途径的前景并不看好。多名受骗医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知道该怎么去追究造假者的责任,也没想过能追回自己被骗的钱财,至多是“吃一堑长一智”,之后在投稿时更加谨慎。
 
前后向假刊投去3篇论文的高星洁(化名)共被骗走“版面费”5000元。她告诉记者:“编辑部让我去报警,可是派出所根本不给立案,只是备案登记。去年6月知道受骗后我就去备案了,但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回复。说实话,我不觉得受骗的钱能追回。”
 
“对一名医生来说,为这几千元较真的维权成本会很高,所以很多受骗医生不愿意去报案。”邵隽一分析说,“对我们编辑部来说,虽然没有金钱上的损失,但名称被冒用了,名誉也可能受到损害。如果有关部门不介入,光靠我们自己打假维权是很困难的。”
 
她不知道,编辑部的“严正声明”还要再刊登多少期,“但我们会尽力为那些受骗的医生提供帮助,期待能和相关部门一起打击欺诈,净化学术环境。”

1 2 3 下一页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3-7-9 3:02:50 taodaiqin
无语呀!
2013-7-8 22:52:47 trizzt
中国的违法成本太低了。再者,很多时候法律条文在权力、关系面前只是摆设,不起任何作用。
2013-7-8 22:35:01 huoqiang
咱这里对假货容忍度特高。
2013-7-8 13:52:52 panlilong
谁让你们收费啊,你如果象国外期刊一样,免费发表,保证不会有冒充的了,哈哈!
2013-7-8 13:35:06 happysky2007
其实都是鬼,一个拿了执照在骗人,一个是摆地摊的走鬼在骗人!
目前已有8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嫦娥四号完成人类首次月面生物实验 印度科学家抗议不科学言论
哥伦比亚成立首个科学部 中国火星探测任务将于2020年前后实施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