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章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6-10 10:46:01
选择字号:
学者担忧化石黑市阻碍学科发展

 
Aurornis标本。图片来源:THIERRY HUBIN/IRSNB
 
日前,古生物学家公开了一个化石,指出这是已知的最早鸟类,媒体迅速报道了这一消息。大多数新闻转载了该研究小组刊登在《自然》杂志上的观点,即这块拥有1.6亿年历史的名为Aurornis的化石“解决了”鸟类早期进化历史方面存在的长期争论,现在几乎所有研究人员都相信鸟类是由有羽恐龙进化而来的。
 
但是《科学》杂志日前在一篇文章中指出,情况可能要复杂得多。很少有新闻报道提出,Aurornis,或称“黎明鸟”并非是该研究小组在挖掘过程中发现的,而是从一个化石商人那里获得的。这一重要信息并未出现在《自然》杂志论文的主体部分中,只是在附加的在线辅助信息(SI)中有所提及。《科学》杂志称,论文作者也承认,该标本的实际年代也可能比报告的晚3500万年,他们正在进行补充实验以证明它的起源。
 
化石黑市
 
一直有学者质疑中国辽宁省发现的其他令人难以置信的化石,在过去的15年里,这里发现了Aurornis以及十几种其他有羽恐龙和早期鸟类新物种的化石。一些中国著名古生物学家也坦言,出自辽宁和中国其他化石富集地区的伪造标本和复合标本的数量在不断增加。
 
据《科学》杂志报道,“这是个大问题。”中科院院士、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IVPP)所长周忠和说,“非法和不科学的收集和商业贸易”使得假化石涌入市场,并导致真正化石来自哪里、实际年代如何等重要信息出现“不能弥补的损失”。
 
西方国家的一些科学家也开始慢慢表达出对中国化石起源的关注。“当我们想到黑市时,常会想起枪支和毒品,但是化石也有黑市。”英国爱丁堡大学古生物学家Stephen Brusatte说,“其中一些赝品技艺精湛。”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古生物学家Kevin Padian表示,研究人员应该作好通过额外研究区分无出处化石的准备,例如利用计算机断层扫描(CT)技术证明标本是真实的。“当自己的标本诚信问题遭到质疑时,科学家会表示抗议,但有时这些质疑被证明是正确的。”他说。
 
著名的案例就是“古盗鸟”事件,1999年发表在《国家地理》期刊上的文章将其称为恐龙和鸟类中间“缺失的一环”。“古盗鸟是一个笨拙的赝品。”得克萨斯州古生物学家Timothy Rowe指出,其领导的研究小组发现了古盗鸟研究的破绽。高分辨率X射线CT揭示,起初它似乎是一个完整的骨架,但实际是88块碎片被镶嵌在了页岩板上。
 
愚弄大众
 
“鉴定工作并不容易。”俄亥俄大学古生物学家Lawrence Witmer说,“高质量的化石伪造品能够愚弄古生物学家,正如某些艺术伪造品难以被识别一样。”洛杉矶自然历史博物馆早期鸟类研究专家Luis Chiappe指出,他将“永远对那些整洁排列、很好保存在单一平板上的几乎没有骨骼缺失的标本表示怀疑”。
 
Aurornis完美地保存应当受到怀疑,Chiappe断言,尽管他也强调自己并没有证据证明化石的不真实性。这个化石在中国的交易“并非是一个白与黑的故事”,他补充道,因为“这种方式获得的标本让我们受益匪浅”,即使有关化石出自哪里的重要信息已经缺失。
 
中国和西方科学家还指出,辽宁省的经济也同样受益,因为当地农民越来越善于寻找化石,甚至与中间商和化石商人合伙制作化石,以便卖出更高的价钱。“我们不能为此责备农民。”Padian说。
 
据《科学》杂志报道,IVPP古生物学家邓涛表示,确实,在中国化石富集地区,制作合成化石已经小规模产业化。在甘肃省的几个县,“我亲眼见过合成化石在作坊或小工厂里被制作出来。”邓涛说。
 
博物馆和其他机构经常被那些好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化石所蒙骗。“在中国,情况尤为严重。”芝加哥大学古生物学家Paul Sereno提到,“在5000万年的时间和6个省份里,有如此多的地层形成化石。可以说有20个命名分类单元的著名标本,科学家仍不清楚它们属于哪个时期。”
 
例如皇家比利时自然科学院古生物学家Pascal Godefroit领衔的Aurornis研究小组,并不能完全确定这块化石是否就像化石贩卖者所说的那样,来自于辽宁省有1.6亿年历史的髫髻山组,还是来自该省份1.25亿年历史的义县组。研究人员表示,其他收购自化石商的大部分化石,也同样存在年代不确定问题。
 
确定来源
 
Godefroit及其合作者承认,存在Aurornis可能来自义县组的可能性。他说,其研究小组正在试图利用植物学和矿物学实验确定该标本的起源,实验结果将稍后发表。另外,Godefroit补充道,X射线和CT扫描显示,没有证据表明该化石是伪造的,虽然这些数据并没有包含在《自然》杂志文章的SI中。
 
而期刊对化石起源则采取了不同的态度。近期,《自然》杂志对于有羽恐龙和早期鸟类的报道包含了最低限度的起源信息,但是《科学》杂志上的一些论文并未包含相关信息。
 
《科学》杂志生物学副主编Andrew Sugden提到,该期刊并没有要求作者提供化石来源信息。他说,“我们可能需要检查”这些政策,并发展“一个内部备忘录或诸如此类的东西”。
 
IVPP研究员徐星表示,研究人员并非仅仅依靠化石销售商和收藏者提供的信息。例如,2009年,在于《自然》杂志出版保存完好的近鸟龙骨架研究结果之前,徐星研究小组组织了一次实地考察,到农民声称发现该化石的地点进行研究。近鸟龙是一种被认为生活在恐龙—鸟类过渡时期的有羽恐龙。在考察中,该研究小组发现了近鸟龙的其他标本,尽管没有一个像最初的标本那样完整。
 
接下来该如何做?由于缺乏共识,一些研究人员已经开发出创新方法去解决问题。Chiappe的同事、哺乳类古生物学家王晓鸣表示,他的研究小组与化石商人制定了一个协议,“专门训练他们辨识自己购买的每个标本,并正确记录它来自哪里”。该研究小组还要求商人仅“传递”化石,甚至碎片,而非改变它们以提高价值。
 
一些研究人员认为更激烈的步骤是必需的。Rowe坚持,在出版之前,“每个经由商业运作的标本都应当进行CT扫描”,并且扫描结果应包括在SI或公共信息库中。也有古生物学家同意,这样一个步骤十分必要,尤其是检查备受瞩目的重要化石。“在类似Aurornis的情况中,CT扫描非常必要。离开它,将有挥之不去的对标本真实性的怀疑。”Brusatte认为。
 
但也有人认为,这样做“太过火”,Sereno提到,在许多案例中它是不切实际的。“很多作者没有使用CT扫描的适当口径,大部分机构也将反对制造对所有人都开放其标本的3D数据。”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古生物学家Ryosuke Motani说。
 
直到研究人员想出解决方案,类似Aurornis的争论可能会更频繁。(张章)
 
《中国科学报》 (2013-06-10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完成太阳风迄今最佳研究 觐见“黑洞之王”
这只小兽耳朵有大“玄机” 新型头盔 更好防护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