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黄永明 来源:南方周末 发布时间:2012-3-2 15:34:05
选择字号:
H5N1大争论:危险的论文,还是危险的先例
 
事情的僵持点
 
去年11月30日,美国国家生物技术安全顾问委员会口头通知《科学》杂志,要求他们在发表费奇等人的论文前,将涉及实验方法的内容删除。第二天,书面的建议就送到了。
 
《科学》随后表示,他们强烈支持国家生物技术安全顾问委员会的工作,以及他们推进科学、服务社会的重要性,然而,《科学》对于拒绝向责任重大的流感研究者提供重要信息抱有顾虑。
 
艾伯茨在温哥华再次表达了同样的意见,他说《科学》杂志的“默认态度”是全文发表那篇论文。这篇文章对于那些开发禽流感疫苗的研究者来说可能是重要的,而研制疫苗来应对野外可能出现的变异病毒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一些科学家非常直接地指责美国国家生物技术安全顾问委员会的建议。“这个决定是错误的,不仅因为它建立在很弱的科学基础之上,而且因为它设置先例来限制对人类有益而非有害的研究,这会威胁到生物学研究的情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病毒学家文森特·拉卡涅洛(Vincent Racaniello)表示,“恐惧蒙蔽了顾问委员会的视野。我们不能允许恐惧限制住我们设法解决医学问题的能力。”
 
顾问委员会在形成建议时使用了WHO的数据,自1997年的香港爆发(不计入在内)之后,全球共有584人确诊感染禽流感,其中345人死亡。这就是死亡率59%的来历,而根据国家不同,死亡率分布在30%—80%的范围内。但一些研究人员质疑,这个数据本身就值得怀疑。一些症状温和的患者可能并没有被计算在内。
 
在一项最新发表的研究中,来自美国纽约西奈山医学院的几名研究者就指出,禽流感病毒可能比之前认为的更温和,死亡率并没有那么高。研究者王泰雅(Taia Wang)及其同事指出,WHO的诊断标准对于确认患病总人数缺乏敏感性。许多患者可能生活在资源欠缺的地区,无法得到足够的医疗资源,也没有正式的H5N1检测,这些患者就可能被遗漏。
 
他们分析了20个早先的研究,这些研究共采样了超过14000人的血清。他们发现,这些人中大约有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二的人有被H5N1病毒感染过的迹象。“如果我们假设暴露人群的感染率是1%—2%,那么这就意味着全球范围内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已经被感染。”王等人写道。
 
实际上,顾问委员会的专家并非不知道这个情况。委员会成员之一、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传染病专家迈克尔·奥斯特霍姆(Michael Osterholma)就指出,根据流感病毒变异的规律,当H5N1病毒变得能够在人间传播时,其毒力可能会下降到现在十分之一或二十分之一,“这依然可以造成比1918年更严重的大流感”。“以现在的全球人口和人们全球活动的情况,即便是有一个相对低的死亡率,H5N1的流行仍然会是一个真正灾难性的事件。”奥斯特霍姆认为。
 
在拉卡涅洛看来,缺乏科学依据是那份建议的问题之一方面,而更重要的是,它为限制科研信息的自由流动开了一个先例。“科学总是在信息最流畅的时候运行得最好。”他这样表述,“从不同领域来的人常常会解决很困难的问题。”一组科学家发表实验细节后,其他的研究人员能够重复、验证和拓展,这是过去数十年来传染病学发展的方式。现在要求文章发表时不包含方法上的细节,“就是抛弃了把我们带入现代医学时代的一套体系”。
 
亦有人指出,假如按照美国国家生物技术安全顾问委员会的建议,以“按需提供”的方法来传播实验细节,那么事情的僵持点就在于,政府和科学家在“让谁看”以及“谁来判断让谁看”的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

经过适当的基因改造,H5N1病毒就可以在哺乳动物之间传播。

暂停研究60天
 
艾伯茨在温哥华的记者会上发表观点的同一天,世界卫生组织在瑞士日内瓦开了一个闭门会议。包括两名处于争议中心的科学家在内的22名来自科学界和出版界的专家参加了这一讨论。
 
费奇和河冈在会上把打印出来的论文全文发给了在座的人,供他们参阅。每一份都做了编号,拿到的人要在接收和返还时两次签名确认。研究者最后把收回的纸张当着所有人的面悉数销毁。他们同时也散发了按照美国国家生物技术安全顾问委员会的建议删减后的版本,供与会人员对照。
 
最后,世卫组织的这次会议得到的结论是,两篇论文应该全文发表。“延迟的全文发表给公共健康带来的益处大过急切的部分发表。”会议这样认为。会议同时达成的共识是,对于H5N1病毒需要持续的监测和继续的研究。
 
此前,在论文争议出现之后,一些人曾指责费奇和河冈等人不应该从事具有如此潜在危险的研究。费奇的团组后来表示,他们的研究完全是公开进行的,自1997年以来他们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就在讨论这项研究。而且实验室具有很高的安全级别,只有获得授权并接受过专门培训的人才能进入实验室,实验室拥有尖端的安全系统。
 
“我们认识到,我们和科学共同体的其他人需要清楚地解释这项重要研究的益处,以及最小化其风险的措施。我们建议科学共同体召开国际性的论坛来一起讨论和辩论这些问题。我们知道世界上的组织和政府需要时间来找到最佳方案,解决这项研究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费奇的团组在1月底表示他们会暂停研究60天,以等待世界研究和辩论他们带来的问题。
 
不过,河冈似乎没有这么大的耐心。“在科学共同体争论这种研究的风险和发表问题的时候,我主张我们应该继续迫切地进行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的传染研究。”他在《自然》杂志的一篇评论中写道。
 
河冈提到,在过去一个世纪里,由鸟类病毒演化而来的“西班牙流感”已经杀死了2000万到5000万人,由于禽流感在自然界存在变异成人传人的病毒的可能,如果不对其机制进行研究,那就是不负责任的。他认为他们的研究为防备流感大流行提供了启示,其益处大于风险。
 
他明确表示不同意美国国家生物技术安全顾问委员会的决定。“删减我们草稿的做法,是想要控制风险,但这会让真正的科学家更难获得信息,也不会真的阻止想要做坏事的人。”他写道,“要找到解决双刃剑担忧的方法,国际社会应该集合起来讨论如何在让风险最小化的同时支持科学发现。”
 
“由于当前的争议,流感研究者(包括我)已经同意暂停禽流感传染研究60天。但是我们的工作仍然很迫切——我们不能放弃。”河冈表示。
 
前面提到的禽流感专家、美国圣尤达儿童研究医院的罗伯特·韦伯斯特,最近亦发表文章认为,当前的状况是一个进退两难的困境(dilemma)。“生物恐怖主义是一个现实的担忧,而大自然则有能力实施大得多的破坏。”他在mBio上写道。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上一页 1 2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自家阳台能种“黄玫瑰”白菜了 捷龙一号火箭首飞送最大民营卫星入轨
SKA望远镜区域数据中心建设 中科院昆明植物所培育3个报春花新品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