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洪蔚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1-11-15 8:29:42
选择字号:
《科学第一人》解密达·奇:科学艺术同归于美

军事机械工程——十字弓和投石器的草图(达·芬奇绘于15世纪70年代)

维特鲁威之人(在这幅图以及相关的笔记中,达·芬奇试图诠释人体结构与建筑比例的相关性。达·芬奇绘于1487年)
 
1994年微软总裁比尔·盖茨以308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一份达·芬奇的科学手稿,一时举世轰动,比尔·盖茨成为达·芬奇手稿最大的私人收藏者。
 
不久后,美国科学传记作家麦克·怀特,专程拜访了“科学狂人”比尔·盖茨,然而,他不是为比尔·盖茨立传,他的传主是他心目中的另一位伟大科学家——达·芬奇。
 
本报记者 洪蔚
 
麦克·怀特的达·芬奇传——《达·芬奇:科学第一人》,将达·芬奇“正名”在一个连怀特自己都清楚将会饱受争议的高度,他称之为“第一位科学家”。
 
失落的科学
 
1516年,达·芬奇在法国国王法兰西斯一世的行宫去世。几个月后,他的好友梅尔兹,带着达·芬奇留给世界的珍贵思想遗产,离开了法王的行宫。这份遗产,就是达·芬奇笔记、绘图手稿,共有13000页。
 
作为这笔遗产的监护人,到1570年去世前,梅尔兹一直试图整理这些手稿,然而,从实际情况看,面对这份艰巨的工作,显然梅尔兹力不从心。
 
梅尔兹去世后,他的独子对达·芬奇的手稿毫无兴趣。消息慢慢传开,一拨又一拨猎宝人找上门来,离去时,往往带着几页撕下来的手稿。
 
据估计,达·芬奇留下来的13000页手稿,目前知道下落的只有7000多页,多收藏在公共博物馆和图书馆中,比尔·盖茨是最大的私人收藏者。
 
根据这7000多页手稿,怀特将达·芬奇称为“第一位科学家”。
 
这些被遗忘了几个世纪的手稿,揭示的是达·芬奇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发明的天赋与科学的先知。从残缺的手稿中,可以看见各式各样的科学研究主题,建筑、工程设计、鸟类的飞行原理、肾脏的结构功能、月面火山口的观察,人类飞行的探索……
 
他制造出了一种塑料;发明了具备照相机功能的复杂暗箱;预言了隐形眼镜和蒸汽机的应用;他绘制的人体解剖图,可以与当今计算机扫描图相比拟……
 
这些笔记显示达·芬奇在光学、机械、天文、地质与解剖学等方面的惊人研究与预测,远远超过他那个时代的知识程度。
 
于是,不禁要问:倘若这些珍贵的遗物没有被遗忘了两百年,我们的知识会有怎样的发展?
 
第一位科学家?
 
在各种设计草图、科学论述的证据面前,怀特依然担心在写这本书时,会犯下大忌。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对达·芬奇残存手稿的研究、整理,早在19世纪就已经开始进行,到了20世纪,已经有人提出了“科学家达·芬奇”的说法,却受到当时很多科学家的批评。
 
其中最有权威的批评者,当属爱因斯坦。在1972年发表的《对话爱因斯坦》中,爱因斯坦批评那些试图抬高达·芬奇科学地位的人,说他们是在“误导”,他们在进行一种“类似于先民时代的神话创作”。
 
怀特认为,爱因斯坦的观点一方面是保护科学家的“名誉”,另一方面是他并不了解达·芬奇。
 
记者在拿到《达·芬奇:科学第一人》一书时,曾带去向一位国内科学史学家征询意见。这位史学家说,近二三十年来,随着达·芬奇手稿的不断被研究被认识,“重新认识达·芬奇”是国际科学史学界的热门话题。
 
以这几十年来陆续被解读的手稿看,达·芬奇的确在科学上有着非凡的建树。“如果说文艺复兴时期,是西方现代科学的起点,那么把这位热衷探索科学的文艺复兴先驱,称为第一位科学家,似乎并不为过。”
 
怀特说:“达·芬奇可以被视为我们了解文艺复兴的缩影。”“他如饥似渴地吸收他那个时代的学问,将他发现的许多事物推向前人所不及的境地。”
 
同归于美
 
《达·芬奇:科学第一人》一书的英文版问世于21世纪之交,从这些年的读者评论看,怀特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比大陆读者更早阅读了本书的台湾读者和评论者中,也出现了这种意见的分野。
 
大多数读者追随着怀特,称达·芬奇为“第一位科学家”,而另一些读者则表示了疑问。
 
“达·芬奇在某种程度上算得上是科学家和工程师。说是‘某种程度上’,因为,从他所留下来的手稿看来,他确实是做出了大量的观察,也有不少有趣的发明,但是以科学的角度来看的话,其实没有归纳和演绎过程的话,好像也只能视之为经验法则之类的东西。”
 
“达·芬奇有些发明超前时代太多,当年根本无法验证,近年来有人根据他画的示意图生产出一些成果,说这个是达·芬奇的发明,我觉得也是太过了一点——他明明只画个草图,你居然生出直升机和坦克,中间的落差到底是你的发明还是达·芬奇的发明?”
 
的确,由于数学基础平平,达·芬奇的很多设计存在计算错误,根本无法按原设计制作。怀特自己也评价达·芬奇说:“他在解释呼吸系统功能时,则不怎么高明。”
 
尽管如此,怀特依然坚称“达·芬奇是伟大的科学家”——关键看我们怎么诠释“科学”。
 
“在科学的最前线,数学、艺术与想象的分野已渐趋模糊。当代物理学家开始谈论次原子的对称之‘美’,描述波与粒子互动的‘优雅’方程式。”因此,达·芬奇这个将科学与艺术融合得臻于完美的人,“带给我们的是真正的艺术与真正的科学”。
 
在被比尔·盖茨收藏的《汉谟手稿》中,达·芬奇写下了这样的话:“了解一件事是爱的关键。”“知识越确定就会爱得越热烈,这种确定性来自整个知识构造。”
 
或许正如一位哲人所说:人不是因为智力与科学而独特,也不是因从事艺术而独特,是因为科学与艺术同样是心智惊人的表现。
 
《达·芬奇:科学第一人》,[美]麦克·怀特著,许琳英、王晶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7月出版
 
《科学时报》 (2011-11-15 B4 读书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人类白细胞用分子“桨”游泳 数十亿年来,地球氧气在腐蚀月球吗
遥感地球脉动 基因是如何被调节的?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