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何姣 张婧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09-8-4 9:38:08
选择字号:
网络虚拟学术会议:告别“空中飞人”开始“网络旅行”

第十届四面体大会虚拟会议会场入口处

虚拟会议代表可随意选择参加哪个会场

  与其他虚拟会议代表在线讨论,或者与演讲者约定时间讨论

今年3月以来,甲型H1N1流感疫情迅速波及全球,原定于今年6月举办的2009华侨华人创业发展洽谈会,由于参会的1000名海外代表中,有一半来自疫情比较严重的美国和加拿大地区,被迫延期至10月举行。
 
同样在6月,全球最大的科学、技术和医学信息产品与服务出版商爱思唯尔在法国巴黎举办了第十届四面体大会,与往届会议不同的是,此次真实会议的同时举办了网络虚拟会议,参会者不必亲临会场,只需一台可以上网的电脑,便可收看研讨会演讲的实时视频直播,并与实际参会者进行交流。
 
真实VS虚拟
 
第十届四面体大会同时庆祝爱思唯尔旗下的《四面体快报》创办50周年,据会议主办方称,共有1150多位代表报名参加了在巴黎举行的真实会议。会议主题涉及有机化学的方方面面,包括合成方法的新发展、全合成的目标、生物系统的功能和机理研究,以及新材料的研究进展等。与此同时,大会主办方通过各种方式力推其虚拟会议平台。
 
“这是了解领域内最突出研究成果和最优秀科学家的绝好机会。”《四面体快报》编委会主席、德国多特蒙德马普分子生理学研究所主任Herbert Waldmann评论道,“很高兴来自全球有机化学界的专业人士有机会云集于此,并分享各自的研究成果。虚拟平台让世界各地的同行能参与其中,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国际互动。”
 
从6月24日大会启动开始,虚拟会议代表可以实时收看视频直播,聆听领域内大牌教授的演讲,此外还可浏览大会学术海报、访问虚拟展位。在互动方面,虚拟会议代表可参与各类研讨,并和其他在线代表进行交流。比真实会议更加吸引人的是,在真实会议结束后6个月内,虚拟会议代表还可以随时重复播放视频,并下载各类会议资料。
 
利用大会组委会提供的账号,本报记者亲身体验了四面体虚拟会议平台。高清晰度的视频画面,几乎无法察觉的延迟以及特殊的现场环境设计,给人以身临其境的奇妙感觉。
 
“在四面体会议中,我们鼓励虚拟参会者向演讲者提问并与其他参会者交流,与传统会议相比,虚拟会议不注重表面形式,打破一般正式提问与回答的定式,博士后也可以直接向诺贝尔奖得主提问。”爱思唯尔创新产品发展部事业发展经理玛丽艾勒·博登女士在接受采访时称。
 
节能高效:从长途跋涉到足不出户
 
美国阿肯色大学研究教授、《纳米研究快讯》主编王志明,算得上网络虚拟会议的衷心拥护者和热心实践者,他经常在其科学网博客中探讨最新技术的发展和应用,并与网友交流参会心得。“参加一个真实的国际会议,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行程上了,大部分资金也浪费在交通和住宿上了。哪怕就参加一天,作一个15分钟的报告,参会者就需要提前1个月开始订机票、订旅馆,甚至还要提前3个月办签证,还很有可能被拒。特别是从中国到欧美参加会议,还没到会场,参会者的精力都已经耗尽了。”王志明在博客中抱怨。
 
众所周知,信息的迅速广泛交流对促进科学研究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参加高水平的国际会议是了解学术前沿的绝佳机会,然而时间和经费对于科研人员来说都是稀缺资源,一个具有强大数据功能的网络虚拟会议系统,正好满足了科研人员的实际需求。
 
“我只参加过两次虚拟会议,不过我认为如果组织得好,效果是不比真实会议差的,优点是免除了旅途的辛劳,节省了时间。我个人比较看好这种形式。”《自然科学进展》的责任编辑任胜利对《科学时报》记者说。
 
仅仅在几年前,网络虚拟会议在中国还是一个比较陌生的概念。2003年突发的非典给了这个行业一个特别的起飞点。据CCID(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IT经济研究所的研究,在非典时期,网络会议和电视电话会议比以往有显著增加,行业收入大大增加。
 
经过几年的发展,网络视频会议已经深入到政府、金融、能源、通信、交通、医疗、教育等重点行业中去,使用视频会议的用户比例达到了66.3%,视频会议系统已经成为我国行业信息交流和传递的重要手段。
 
与传统会议相比,虚拟会议在面对自然灾害、突发事件等方面,表现出极大的优越性:能够带来逼真的视觉听觉体验的虚拟会议具有方便快捷、成本低廉等优势使用灵活,同时应用广泛、部署简单、功能丰富,成为传统会议的最佳替代选择,对环境而言,也是减少碳足迹、减缓地球变暖的善举。
 
经济危机中逆市而动
 
中国权威ICT研究咨询机构计世资讯数据显示,2008年中国视频会议系统市场包含服务费及工程费,行业用户视频会议建设投资总额为37.4亿元,比2007年增长16.5%,2008年视频会议系统厂商产品经营收入24.3亿元,比2007年同期增长16.3%。计世资讯预测,2009年视频会议系统市场规模为43.6亿,同比增长16.6%,将呈现逆市上涨的局面。
 
在国外,视频会议市场发展已十分成熟,已经成为政府和企业各类型会议的首选之一,市场相对稳定。反观国内,视频会议市场正处于生命周期中的高速成长期,前景一片光明。
 
2008年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不但没有影响到该行业的飞速发展,反倒成为一个新的契合点。
 
发源于硅谷、总部位于清华科技园的盛维新世纪网络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总裁魏松祥,在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称,盛维已经连续4年销售额增长超过200%,每天全球有数十万用户在使用其产品,并成功召开过5000人以上的大规模会议和培训,其用户中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技大学等。
 
另一家重要的网络视频会议服务商视高科技公司市场部范佳女士则对本报记者称,目前国内网络会议有30多个亿的市场规模,且保持年平均26%以上的增长速度,是IT行业成长最快的应用之一。她表示:“随着3G网络的推广,移动式视频会议服务必将会成为亮点和新的增长点,成为3G服务市场的蓝海,市场前景十分乐观。”
 
视高称其科教界的用户占有相当的比例,各省市的教育系统、高校都曾经使用过视高的服务,例如九江市电教局、香港大学、香港理工大学、上海科学院等。
 
今年暴发的甲型H1N1流感疫情为各行各业试水网络视频会议提供了一个新的理由,所有接受采访的服务商均表示,此次疫情与SARS疫情类似,为该行业带来了新的机遇。
 
“政府和企业对视频会议解决方案的需求明显增加,希望通过召开视频会议,有效阻断办公室、商场、教室、交易大厅、会议等人群密集的传染途径,防止疫情的进一步扩散,却还能照常面对面交流、办公、开会,既方便省时又高效快捷,保证了在甲型H1N1流感蔓延时期政府和企业的办公效率。”魏松祥说。
 
红杉树信息技术公司副总裁范正武认为,视频会议系统这种工具既满足了人们开会的需求,又减少了传染病流行期间人口的流动,交互的系统正好满足了当前社会的重要需求,“所以我认为流感对这个行业会有正面的影响”。红杉树的科教界用户包括浙江大学、同济大学、武汉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和继教网等。
 
投资未来
 
王志明本人曾经组织过多次网络虚拟学术会议,参与者来自20多个国家,规模达上百人。然而他也承认,在实际推行过程中仍面临了很多阻力。王志明回忆说,他2007年第一次组织虚拟会议,只是屏幕共享,声音通过电话线传播,到了2008年,二者就有效地结合到了一起,而且花费更少。他希望很快就会出现屏幕共享和视频传播技术密切结合的低成本技术,因为目前这种技术虽然存在,但是或者过于昂贵或者规模太小,不适合常规的学术会议组织。
 
在从传统学术出版业向信息解决方案提供商的嬗变中,针对学界需求,开发出能够大大提高其研究效率和信息有效传播效率的各类工具就显得极其重要。“作为科学社区的一部分,我们需要与研究学者们密切结合,来不断了解他们面临的各种挑战……通过倾听和理解他们的需求,我们致力投资于一些能够在未来更好地服务于科学界的创新工具。”博登说。
 
事实上,近些年爱思唯尔推出的一系列数字产品均基于网络。从最早期人们耳熟能详的Scopus、ScienceDirect、Scrius,到最近的帮助科学家建立网络学术圈以扩大合作对象的2Collab,到用于科研评估、制定科研发展和人才战略的可视化工具SciVal Spotlight,再到帮助科学家们迅速找到合适的资助来源的SciVal Funding,甚至还有新近推出的提醒科学家“您的文章被引用”的CiteAlert,对网络会议的大力投资和推广,显然是其未来布局中的重要一步。
 
曾几何时,网络条件制约着虚拟会议的普及,不过随着全球网络宽带的飞速建设,已经基本可以满足视频会议的需要,视频会议技术通过不断发展革新,功能也得到极大的丰富。
 
目前视频会议已不仅仅局限于语音视频功能,还能够进行电子白板、文件共享、协同浏览、桌面共享、文字交流、文件传输、电子投票、计时电子举手、问卷调查、会议笔记、会议录制等功能,并支持多人同时操作,使参会用户的交流更加方便。
 
在前沿体验着、探索着
 
现实生活中人们接受新事物的速度显然慢于技术的发展速度。仅就学术界而言,虚拟学术会议在国际以及中国国内的科技界,还未得到广泛接受。
 
博登坦承:“尽管科学家们或多或少对虚拟环境都有一定的认识,这仍然是一种新的会议形式。就像所有新鲜事物一样,人们需要一段时间来接受这种东西,习惯这种做法。我们希望继续在这个方面培养人们的兴趣,尽管目前很多人还是更愿意参加真实会议。不过对于那些无法参加真实会议的人来说,这不失为一种极好的替代办法,非常值得一试。”
 
“如果单纯从学术交流的角度看,现在的虚拟会议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满足要求的。但是人与人的交流不是简单的学术问题,很多时候,只有真实地面对面,才能建立了解互信的基础。这些学术交流以外的东西,也可以变相地促进学术交流。这些都是现在的虚拟学术会议无法和现实会议竞争的地方。”王志明说。
 
美国的材料研究学会(MRS)曾经观摩过王志明组织的虚拟会议,但是后来并未采取切实的行动。美国著名学术期刊《科学》也曾经就虚拟会议发表过较负面的报道。
 
“我认为虚拟会议会在几年内发展到和现实会议一样重要的地步。我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但我认为应该在10年内。其实我想说是5年,因为5年内虚拟学术会议需要的技术会非常成熟,只是科研工作者本身可能跟不上,需要更多几年去适应。”王志明说。
 
“无论如何,我们正在这种新的交流方式的前沿体验着、探索着,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时代。”博登说。
 
《科学时报》 (2009-8-4 A2 国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查看所有评论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我国第一块“细胞培养肉”诞生 子午工程二期标志性设备启动建设
NASA公布土星最大卫星泰坦地质图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