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温才妃,聂一丹 来源:中国科学报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4/4/20 22:16:42
选择字号:
这方面我们已超过欧美许多国家,他们为何还要“走出去”?

 

文 | 《中国科学报》 记者 温才妃 实习生 聂一丹

如果从一万头长相几乎相同的黑白花奶牛中找到特定的一头,你会怎么做? 
第一次在德国看到奶牛佩戴耳标。工作人员通过耳标定位每头牛的位置,并跟踪它们的健康状况时,中国农业大学牛精英计划第十二届学生负责人李尚汝忍不住发出“哇塞”声。
但回国后她发现:“原来我国也有,而且规模化和智能化水平超过了美国、德国等国家。为什么我们还要出国实习?”这是李尚汝在牛精英计划全球性游学项目——“牛人牛途”中产生的疑问。
近日,“牛人牛途”准备启动2024年的海外实习,还有更多“准牛精英们”带着这种疑问等待求解。

一次“放手”意外成就学生

2011年,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学技术学院教授曹志军创建了牛精英计划,为的是培养我国畜牧业的拔尖创新人才。他们将课堂延伸至牛场、企业,迅速在奶业圈创立了育人品牌。“科教-校企-国际-竞技”成为“牛精英”的育人特色。
3年后,他们迎来了心心念念的首次出国实习。“首批14名学生自行组织乘机、会合、联络,所有人先飞到美国芝加哥机场,再转飞明尼苏达州,最后与接机的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雷河分校教师碰头。”10年后,回忆起第一次出国经历,牛精英计划第四届学生负责人马佳莹忍不住嘴角上扬。
在威斯康星大学雷河分校的一个月里,14名学生插班到不同班级,还参观了多家牧场、乳品厂。校方为他们专设了牧场安全管理课程。他们还参加了世界奶业博览会,威斯康星州副州长、州农业部部长等亲自为大家颁发了结课证书。
曹志军的一次大胆“放手”,意外“成就”了学生的独立自主。“等‘牛人牛途’第二次出国时,学生都不带我‘玩’了,他们自己就能安排好行程。”于是,他干脆把与国外高校、企业沟通的任务完全交给了“牛精英”学生团队。
曹志军则化身品牌“推销员”,腾出大量时间拜访奶业企业。在国外实习的企业名单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雀巢、嘉吉这样的知名头部企业。“我只是一名普通高校教师,开始时哪里认识这么多名企?不过是先从‘杀熟’开始,靠跟校友企业打情怀牌、给企业作讲座等,一步步推销‘牛精英’计划,争取赞助,再像‘滚雪球’一样一步步做大。”
这么执着要走通出国实习之路,究竟为了什么?

“了解世界才能平视世界”

去往奥地利牧场的路旁都是红顶小房子、巧克力卷似的草捆,远处城堡时隐时现。两小时车程后,马佳莹来到一座高棚结构的家庭牧场,围栏的木头斑驳,“第一印象极其老旧”。一会儿,牧场主出来告知,“这是我爷爷传下来的牧场”。
这样的印象还未停留很久,位于德国的下一站又带给他们巨大反差——在一个家庭牧场里,牧场女主人只需要在操作间摁几下按键,就可以实现奶牛的自动采食、挤奶。“牧场主每天的工作就是看奶牛今天有没有好好吃饭。”马佳莹说。
“我们常说要培养学生的国际视野,如何培养?首先就要让他了解世界。无论是奥地利、荷兰等国的小单位家庭养殖,还是美国、中国等的集约化养殖,在世界奶业发展过程中,各种饲养体系都是并存的、绝不唯一,都可以取得成功。”曹志军说。
“以前总觉得小农户养奶牛是落后产能,为什么不赶紧淘汰?”当时还是中国农业大学本科生的裴迪参加完“牛人牛途”后,选择了间隔年(Gap Year)。其间,他听到当地官员也在吐槽小农户把奶牛当固定资产养,光养牛不卖牛。
这一悖论怎么解释?“后来在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留学,老师告诉我们,对于经济落后地区的小农户而言,养牛具有金融保险功能。”他解释说,他们不但能通过售奶获利,还可以在急需用钱时,通过出售奶牛获取现金。因此,评估该地区奶牛生产的经济作用时,应将金融和保险功能考虑其中。
这些有趣的实践、思索和求证,让裴迪理解了小农户的选择,也爱上了奶牛养殖,并立志成为行业中的一员。
当一位外国人与你畅谈牧场科技时,“不必‘哇塞’,你可以从容告诉他,自动化饲喂、机械化挤奶、信息化管理等在我国已普遍应用”。李尚汝说。
事实上,“中国奶牛养殖的现代化、智能化程度已经超过欧美许多国家,但只有了解世界才能平视世界”。曹志军说。
2016年1月,美国康奈尔大学组织一支53人的队伍来访中国农业大学,曹志军把他们带到了现代牧业的总部。那里拥有亚洲单体最大的牧场,存栏4万头牛,叫声此起彼伏,场面蔚为壮观。一位美国大学生很诧异,“之前,我对中国的认知还是人人梳着大辫子,一人放一头牛”。巨大的“信息差”让“牛精英”们感到震惊之余,也更坚定了双向交流的决心。

实训试验基地在哪儿

10多年的“牛人牛途”游学经历,让曹志军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国外高校校长、院长每次造访国内,对大同小异的实验室兴趣不大,而是经常向他打听,贵校学生的实训试验基地在哪儿。
“说是在合作企业,充其量就是实习基地,并不能与全员参与的实训试验基地画等号。”曹志军说,“实训试验基地投入的不足,恰恰是中国与欧美等国高校的最大差距所在。它在国外高校很普遍,但在中国的农业高校却很稀缺。”
如果要建实训试验基地,该建成什么样子?他在心中一遍遍构想。
“现在的农业是‘大农业’‘新农业’。我国奶肉牛养殖越来越具有工业生产的特征,用一个词概括就是‘农科工科化’。”曹志军说,在此背景下,农科人才培养模式亟须转变。
“农科与工科有许多共同点,更关注如何解决问题。”曹志军说,单一的动物科学知识已无法解决复杂的农业养殖问题,需要交叉融合的培养理念,做一些“动科+”,如“动科+人工智能”“动科+工学”等将是有益的探索。
今年1月,牛精英总部基地落地中国农大涿州教学实验场。在被问到实训试验基地时,他终于不用再含糊其词了。
这里更像一座“工厂”。牧场内安装了“犊牛厨房”、奶牛采食监测系统、全景式个体识别设备、并列式挤奶厅,牛儿们吃着营养全面的“汉堡包”,而管理者坐在牧场二层的咖啡厅,一边喝咖啡,一边在电脑上操作,就可以实现智能化管理。
“一直以来,牛精英团队都有一个观点,学生来后,我们要把最优秀的平台给他们,让他们走出去看一看、闯一闯。”10多年过去,马佳莹已成为中农动科的企业负责人,还总被人“马精英”地叫着。
“很多人问我们,牛精英到底是养牛,还是培养人?”曹志军笑着回应,“其实这两个都是我们想做的事。养牛,我们要养出精英牛;育人,我们要培养出精英人才。”
《中国科学报》 (2024-04-02 第4版 高教聚焦)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数百个包含种族歧视的植物名称将被改变 平均每棵树干中都有超过1万亿个微生物
野外回归的墨脱百合在原生地首次开花 科学家创有机小分子催化新纪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