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楠,李子锋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4/3/28 20:08:25
选择字号:
那些熬过的夜再也回不来

 

昨天,你又熬夜了吗?


“熬夜党”也都知道熬夜伤身,也很想知道,那些熬夜的“伤”还能不能靠“补觉”的方式减轻一些,对此,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副院长孙洪强在接受《中国科学报》专访时指出,偶尔熬夜后的补觉不太会影响第二天工作,但补觉不能完全代替正常的自然睡眠,“所以能不熬就不要熬”。


对于时下流行的“新玩法”,所谓“控梦”,孙洪强表示,目前的临床实践中基本没有进入多层梦境的案例,但有可能在医生指导下进行清醒梦的训练,以干预一些心理障碍。


“盗梦空间”不建议尝试


睡觉离不开做梦。“控梦”是近年在社交平台上越来越被关注的一个关键词,不少网友讨论控制梦境的技巧乃至工具,彼此分享练习的成效。


甚至有人称自己能像电影《盗梦空间》描述的那样,从清醒进入多层梦境。


由于“梦”的神秘属性,不断有网友对“控梦”跃跃欲试。


事实上,这个概念并非新鲜出炉。


心理学上将能意识到是在做梦甚至主导梦境的情形称为“清醒梦”(lucid dream),由哲学家Celia Green在1968年首次提出。后有科学家在20世纪80年代用科学研究的方法,揭示了清醒梦和快速眼动睡眠(REM)之间的关系。


至今已经有很多关于清醒梦的研究,它甚至可能成为一些心理障碍的辅助治疗手段,例如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在治疗中,医生通过标记某种不好的感受,帮助病患在梦境中减轻痛苦,并让他们以更积极的情绪醒来。”孙洪强解释。


但像电影中那样,清醒地进入多层梦境,孙洪强表示“很难激发”。他从医多年,偶有病人“可能”进入了梦中梦的场景。


清醒梦当然也有风险,比如让人质疑现实、产生一些睡眠心理问题。孙洪强建议,如有需要,可以咨询相关医生或专业人员。


补觉不能代替自然睡眠


年轻人是玩“控梦”的主要群体,熬夜亦如此。


根据中国睡眠研究会日前公布的《2024中国居民睡眠健康白皮书》,我国居民整体睡眠质量欠佳,同时“00后”已成熬夜主力军。


偶尔熬夜以后,第二天的补觉最好能在中午前完成,以免影响当晚睡眠,但孙洪强强调,补觉不能完全代替正常的自然睡眠。


长期熬夜睡不好觉,可能产生睡眠障碍,更会导致嗜睡、精神不振、产生焦虑抑郁情绪,以及内分泌紊乱、血压血脂异常、免疫力下降、脱发、衰老加速,并有可能促进包括肿瘤在内的疾病的发生发展。


“睡不着、睡不够、睡得多,都是睡眠障碍。比如有种疾病叫‘发作性睡病’,就是‘睡得多’的。”每年高考后,孙洪强都会接诊一批控制不了自己,在考场上突然睡着的考生。


还有种主观性失眠,也称矛盾性失眠,病人感觉自己几十年都没睡着,实际上多导睡眠监测的结果提示睡眠质量良好,也没有出现呼吸暂停障碍或者周期性肢体运动障碍等症状,就是发生了睡眠感知异常,这是“睡不着”的。


面纱何时揭


迄今为止,睡觉和做梦对科学家来说也是很神秘的事情——我们是怎么睡着的,又是怎么醒来的?我们为什么会做梦?睡眠障碍的机制又是什么?


这些基本问题都还对人类蒙着面纱。目前,学界关于睡眠与记忆、认知功能、精神心理健康的相关研究进展较多。


对于睡眠障碍,除了传统的心理治疗、药物治疗、物理治疗以外,目前还有数字认知行为疗法,以及通过肠道菌群进行干预的治疗手段。


如今,睡眠问题不仅是个医学问题,而且已经成为影响人民健康、工作效率、家庭幸福、社会和谐的社会问题。为了从源头上解决问题,今晚,争取早点儿睡!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史上最亮伽马射线暴来自一颗坍缩的恒星 中国天眼揭秘宇宙“随机烟花”
导师:年年审毕业论文,总有这些问题! 科学家发现第一颗拥有永久黑暗面的行星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