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田瑞颖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号 发布时间:2023/1/7 20:18:55
选择字号:
中国博士生在美自杀3年后,导师再遭顶级学会开除!

 

文|田瑞颖

陈慧祥生前照片。图片来源于WUFT

一篇被拒绝撤回的问题论文,或许是压死陈慧祥最后的稻草。在他自杀3年后,其博士生导师李涛再遭严厉惩罚。

近日,国际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发布公告,宣布开除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前终身教授李涛IEEE Fellow资格。

公告指出,李涛违反了《IEEE道德准则》第二节第7条和第8条的规定:

7. 公平对待和尊重所有人,不参与基于种族、宗教、性别、残疾、年龄、国籍、性取向、性别认同或性别表达等特征的歧视。

8. 不从事任何形式的骚扰,包括性骚扰或欺凌行为。

这并不是陈慧祥去世后,李涛首次受到惩罚。2021年8月,李涛被美国计算机协会(ACM)开除会员资格,并断绝一切联系。

此前李涛在佛罗里达大学实验室的个人主页,现已无法访问。

一篇“夺命”的论文

2019年6月13日,佛罗里达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中国博士生陈慧祥失踪。次日早晨,美国警方发现他在工作的实验室自缢身亡。

陈慧祥的遗书内容。图片来源于medium

陈慧祥所述的涉事论文。目前已撤稿

这是陈慧祥在美国读博的第6年,30岁的他在遗书中重点提到了一篇“夺命”论文。

2018年12月,他向计算机体系结构国际研讨会(ISCA)投了这篇论文。ISCA是计算机体系结构领域的顶级学术会议,由ACM SIGARCH(计算机系统结构特殊兴趣组) 和IEEE TCCA(计算机架构技术委员会)联合举办。

被顶会选中的论文,却成了他走不出的“死局”。陈慧祥在遗书中透露,这篇短时间内完成的论文之所以能被选中,靠的是导师李涛的关系,6个评审人中有4个是李涛的朋友。

据ISCA显示,2019年3月会议正式公布选中的论文,5月下旬论文定稿。陈慧祥在遗书中写道,论文被选中后,他开始疯狂地修改论文,但发现很多实验设计和现象与提交的论文结论都不一样,“完全说不通”。如果要修改的话则需要全部推倒再来,他认为截稿前根本无法完成。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陈慧祥曾向同学透露过当时的困惑,当他做到一半发现论文的假设不成立时,李涛却要他一定要发这篇论文才能毕业。

随着截稿日期的逼近,陈慧祥的思想压力越来越大。他在与好友的聊天中提及,在导师不同意撤稿的情况下,自己只能靠编造数据勉强完成论文,他“骨子里感到恶心”,但又因为“不发(论文)对老板影响很大”,必须艰难地完成。

《中国新闻周刊》报道还称,5月下旬,陈慧祥就产生了轻生念头,在与李涛多次沟通要求撤稿时,均被拒绝,最后一次甚至激烈到“差点叫警察”,但李涛仍不同意撤稿。

陈慧祥在遗书中流露了自己的担忧。他认为这种有明显问题的论文很容易被同行看出问题,一旦发表,自己的学术声誉和学术生涯都会受到影响,“我的生活会生不如死,完全进退两难。”

“我反复考虑了所有情况,觉得真的无路可走。所以我选择用自杀的方式来弥补我的过失。”在ISCA举行的十几天前,陈慧祥在实验室自缢。

如期举办的ISCA会议上,李涛照常参加了会议,并对这项以陈慧祥为第一作者的研究进行了演讲,但并未提及陈慧祥。

一场“两败俱伤”的悲剧

然而,对这篇“夺命”论文的调查,波折且漫长。

陈慧祥自杀后,ACM第一时间启动了第一轮调查,因证据有限,并未发现该论文存在学术不端行为。2019年12月,ACM与IEEE联合调查委员会公布调查结果称,“没有证据表明论文评审过程中存在学术不端。”

2020年1月,medium社交媒体账号“Huixiang Voice”(慧祥之声)在网上披露了论文审稿过程中的一些证据,并称陈慧祥的电脑中有上百篇关于2019 ISCA会议上发表的论文草稿、审稿人和他们的联系方式。

对此,ACM与IEEE再次展开联合调查。2021年1月,ACM终于撤回陈慧祥生前想那篇不想发表的论文。ACM表示,事实证明,其中一个或多个作者违反了ACM关于剽窃、歪曲和伪造的政策,并违反了ACM出版中的角色和责任政策。

次月,联合调查团正式发布公告称,有明确证据表明涉事成员故意违反同行评审程序。同时,还有证据表明,尽管一位作者已经意识到论文存在严重问题,多次对论文正确性表示担忧,但另外一位作者仍强迫他继续发表。

ACM还对涉事人员采取了不同等级的惩罚,其中一人遭到该组织最严厉的处罚,15年内禁止在ACM期刊上发表文章,并且在此期间不得参与审稿、编辑或项目委员会的工作。

2021年3月,李涛被佛罗里达大学停职,接受校方调查,并于4月10日正式提交辞职信。

在这期间,李涛在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否定了陈慧祥想撤回问题论文,自己坚决不同意,并威胁不让他毕业的说法。

李涛表示,如果陈慧祥认为论文有问题需要撤稿,只需要向大会发送撤稿声明即可,如果导师威胁不能撤稿,他完全可以向系、院、学校任何一级机构举报。此外,系里和学院对于导师与学生意见不和甚至换导师都有应对机制,满足毕业条件下,如果导师胁迫学生不让毕业,系里和学院有权让学生毕业。

李涛还指出,陈慧祥至少在2018年11月中旬就完成了论文设计,并花了很长时间准备论文,投稿前对论文还是很满意的,“由此可见,陈慧祥在提交论文时的信心爆棚,到论文后期修改的全面自我否定,根本自相矛盾。”

2021年8月,ACM官网发布声明,开除李涛ACM会员资格。图片来源于ACM官网

5月15日之后,李涛彻底离开佛罗里达大学。同年8月,ACM关于此事再发声明,宣布开除李涛ACM会员资格,断绝与他的一切联系,声称李涛策划了一场对ACM道德准则和大多数科研准则所表达的道德价值观的攻击。

近一年半后,IEEE也宣布了开除李涛IEEE Fellow资格的决定。

2022年12月29日,IEEE宣布了开除李涛IEEE Fellow资格。图片来源于IEEE官网

一个走不出的困境

去美国留学,一直是陈慧祥的梦想。

陈慧祥的父母是山东临沂一个镇上的普通中学老师,家境并不算太富裕。因为本科毕业留美无法申请全额奖学金,他便在2011年从吉林大学毕业后,放弃了保送直博浙江大学的机会,先去哈尔滨工业大学读研究生。

他生前的好友曾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身高180厘米的陈慧祥是一位优秀又善良的人,爱做饭,爱打篮球和去健身房。

据这位同学介绍,读博期间的陈慧祥压力非常大,每天都在晚上12点以后才休息,也从未有过周末。除了学业的高压,他还经常被李涛使唤去做很多私事,比如去李涛家中帮着锄草,像专职司机一样接送频繁出行的李涛及其家人。

虽然此前陈慧祥已经发过一篇顶会论文,但李涛仍然给他很多负面评价。他的好友称,“滚”“垃圾”这些话,像毒药一样,一直困扰着陈慧祥。

陈慧祥的好友迈克尔•朱塞佩•乔•卡利西在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也提到,陈慧祥是一个诚实友善的人,工作也很认真努力。迈克尔认为,他不敢反抗的原因,可能是导师掌握着他是否能如期毕业的权力

对于毕业的焦虑,他的哥哥陈慧明也向媒体透露说,弟弟本打算五年左右拿到博士学位,但六年过去了,其他同学的陆续毕业离校让他压力越来越大。

陈慧明还提到,弟弟很在意诚信,他与李涛之间的矛盾还是那篇想要撤回的问题论文。

但对于陈慧祥最终的悲剧,李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由其原生家庭成长环境,以及来美国留学后个人感情关系,学业(不适合学术研究),以及未来前途(毕业在即、工作无着落)等多种和长期因素综合而导致的。

李涛还曾向媒体透露,陈慧祥身边的几位密切联系人在5月份就知道他的自杀意图,但一直没有告诉告诉老师和校方,以及校方处理学生心理健康问题的专业人士,致使最后悲剧酿成。

实际上,对于很多读博的年轻人而言,拥有怎样的导学关系,能否顺利毕业,犹如悬在头上的剑。

北京心安亦心理资深咨询师田斌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曾提到,中国传统文化下形成的师徒关系,也是一种伦理关系,这造成了师生之间的边界模糊。

田斌还指出,一路以来刻苦读书的学生,尤其是男性,往往更看重自己的聪明才智,如果不能顺利毕业,可能会对自己的智力、能力产生怀疑,动摇自己存在的人生价值,甚至感到人生失去意义。而在学校待得较久的学生,缺乏人情世故的经验,不善于求助,也没有更多资源来摆脱困境。

虽然国内外很多高校都有更换导师的机制,但现实或许没有那么简单。

北京某双一流高校青年教授张阳(化名)在向《中国科学报》讲述留学期间遭受导师不公正待遇时坦言,“在国外换导师的成本很高,如果找不到‘下家’,可能就要‘打包’回国了。”

为此,张阳也曾想先拿到毕业证再说,但因长期巨大的精神和情绪困扰患上了抑郁症。直到第三年,张阳决定破釜沉舟,即使找不到“下家”,也要离开。幸运的是,他顺利更换了导师,也改变了研究方向。

对此,张阳建议受困于导学关系的学生,如果有可替换的资源,也可以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与学校相关部门沟通,尝试申请换导师。此外,还要时常“跳出来”,尤其不能把学位当作唯一出路,要相信自己的潜力和无限可能。

参考材料:

1.https://mp.weixin.qq.com/s/qkNELL7dvan1qHqUvuSznw

2.https://www.thecover.cn/news/7186589

3.https://www.sohu.com/a/325095115_318740

4.https://cacm.acm.org/magazines/2021/8/254301-upholding-acms-principles/fulltext

5.https://spectrum.ieee.org/ieee-code-of-ethics-violation

6.https://finance.sina.cn/tech/2021-08-03/detail-ikqciyzk9279964.d.html

7.https://www.nature.com/nature-index/news-blog/probe-into-leaked-papers-submitted-to-leading-engineering-conference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读论文查基金,助你2024申基成功! 粉色饭来了,它是肉还是米?
土卫一存在地下海洋 迄今最小恒星,半径仅约地球7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