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倪思洁 温才妃 辛雨 胡珉琦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3/23 11:18:01
选择字号:
《自然》调查:超2/3科学家同意开会来点小酒

 

最近,《自然》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2/3的科学家认为,不应该禁止在科学会议上饮酒。

该调查始于2021年12月20日,邀请受访者匿名提交评论,近1500名科学家参与了这项在线调查。当被问及是否应该禁止在科学会议上饮酒时,68%的人表示不应该,26%的人表示应该,6%的人表示不确定。

科学会议到底该不该有酒?

《自然》调查的受访者提到了想在会议中保留酒精的几个原因。其中最突出的一个原因是,酒精令人愉快和放松,它创造了一种更有利于对话和社交的氛围。

“这是一种很好的互动方式,打破了资深科学家和学生之间的障碍。一些最好的科学对话和合作往往来自于招待会上或酒吧里,这种经历是无可替代的。”一位科学家接受《自然》采访时表示。

中科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研究员吴季告诉《中国科学报》,通常国际学术会议开会注册当晚,会有一个招待会,叫“破冰会”(Ice Breaking),会上会提供酒水,“因为来了很多人,大家相互都不认识,喝点酒容易放松下来,结交新朋友”。

“此外,最后的结束宴会前也会提供开胃酒,大家到了宴会厅之后不是直接坐下,而是先站着喝点开胃酒,吃点小吃,这么做也是为了活跃气氛,稍微喝一点酒会聊得更开心。”吴季说。

会议期间一般不提供酒,不过也有例外。

比如吴季在德国开会时就曾发现,张贴论文(poster)交流阶段,组织方为了吸引别人去交流,有时候也会提供一些啤酒,也有些会议会给每个人发一两张酒水票,这就避免了参会者喝醉的情况。

“喝酒对于激发大家交流和‘破冰’还是很有用的。不过这些酒都不是咱们中国的白酒,是红酒、白葡萄酒或香槟之类的低度酒。如果国际会议不提供酒,我觉得通常不是因为怕有人喝醉了胡闹,而是因为组织者没有这方面的预算。”吴季说。

《自然》调查的很多受访者表示,喝酒应该是个人的选择,个人对喝酒的看法不应该影响他人的决定。

一些受访者描述了禁令是如何将那些喜欢喝酒的人排除在会议之外的。

一位受访者说:“在我看来,包容性应该意味着提供各种各样的活动,包括酒精活动和无酒精活动,能让每个人都参与。”

《自然》的受访者也提到,禁止在科学会议上饮酒并不能解决过量饮酒、与会者行为不端以及来自同伴的饮酒压力等根本问题。

“开会就是工作,工作的时候肯定是不能喝酒的。”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双南说。

但是,他认为,开会期间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处在工作状态,“会议晚餐不提供酒,我会和老朋友们相约去外面小酌一杯。这都是自愿的,没有谁强迫谁喝酒的情况”。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郭英剑认为,我国当然不可能在学术会议召开时提供酒水,会议期间的餐饮也都不提供酒水。至于个人外出餐饮饮酒,这更多的是个人选择。无论是学者还是其他人,像日常一样,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即可。

一位熟悉西方科研圈交流文化的中国学者认为,某种程度上,学术会议是否饮酒,是个因地制宜的问题。

“国内一些高校尝试引入国外盛行的happy hour,也会提供啤酒和软饮料,但通常青年学者、学生更多考虑的是如何在这种场合不失分寸,因此选择果汁等软饮料者居多,这更有利于他们后续的交流。”他表示,国际学术会议结束后,中国学者很多会缺席happy hour,这也是中国学者较难完全融入欧美主流科研交流圈的原因之一。

《自然》调查中,超1/5的受访者表示在会议上见到过与其他与会者饮酒的负面经历。具体来说,认为应该禁止在科学会议上饮酒的人中,有51%的人有过这种经历。认为不应禁止饮酒的受访者中,只有9%的人有过这样的经历。

在那些认为应该禁止在科学会议上饮酒的人当中,许多人认为酒精是不健康的,而且会损害科学家进行富有成效的讨论的能力。

美国南伊利诺伊大学医学院药理学研究员Randolph Elble表示:“一个醉酒的资深科学家对下一代来说不是一个好榜样,这并不支持准确的信息共享。我们需要的首先是科学,然后是闲谈。”

然而,会议上禁止饮酒的主要原因是为了防止骚扰、同伴饮酒压力、不良行为和消极互动。

美国堪萨斯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暨生物多样性研究所荣休教授苗德岁告诉《中国科学报》,他曾经目睹过,在学术社交场合里有酒后失控行为,对一些异性同伴造成骚扰,严重的甚至有导师因此受到处分。

所以,他原则上不支持在这样的场合饮酒。

“我认为科学中的饮酒文化延续了‘男孩俱乐部’的心态,即如果你不能放松下来和其他人一起喝酒,你就无法与你的同龄人建立网络和社交,这将隔离并迫使其他人喝酒。”接受《自然》采访的学者说。

《自然》调查也提到,不管这些被调查者是否认为应该在科学会议上禁止饮酒,许多人都认为工作时间饮酒是不合适的。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人造太阳”逐日梦 “聚变合肥”加速度 “奋斗者”号到达克马德克海沟最深点
时隔21年,大果五味子野外回归 海上风电与海洋牧场融合发展项目并网发电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