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晴丹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2/2/13 20:44:20
选择字号:
哈佛被告上法庭:3名女学生指控学校无视教授性骚扰

 

当地时间2月8日,哈佛大学三名女研究生向波士顿联邦法院提起诉讼,将矛头直指哈佛大学。

在这份65页的诉讼文件中,她们指控学校无视人类学教授约翰·科马罗夫(John Comaroff)多年来对学生的性骚扰,而且校方只是“看着”科马罗夫对她们进行报复,而无所作为。

颇有戏剧性的是,在诉讼前的几天里,哈佛和全球其他大学的90多名学者签署了公开信,为科马罗夫辩护,并赞扬他的声誉和导师地位。

而在诉讼提起的第二天,大多数最初支持科马罗夫的人改变了立场,并发表了一封题为“我们撤回”的新信件。

“我们惊恐地阅读了学生们经历的更多细节,我们彼此交谈后,希望撤回支持。”非裔音乐教授英格丽德·蒙森说。

求学生涯的噩梦

在哈佛大学读研究生的第一天,莉莉娅·基尔本对未来的学校生活充满期待,但她怎么也没料到,她的指导教授科马罗夫会成为其求学生涯的一个噩梦。

2017年冬天,当她在哈佛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之间做选择时,科马罗夫带她去吃午餐,当她说再见时,科马罗夫贴在她身上,吻了她的嘴,并低声说:“去哥伦比亚访学,然后回来。”

“我绝望地认为这是一场意外,但他随后的行为表明,这不是。”基尔本说。根据诉状内容,后来有次在科马罗夫家吃午餐时,他跟着她去拿包,然后又一次吻她。基尔本把他推开,擦了擦嘴,结果发现科马罗夫在对她微笑。

从此,基尔本开始避开科马罗夫,避开每周例会,并且穿得更加保守。科马罗夫则切断了她与其他指导教授的联系,让她无法与其他指导教授合作。

约翰·科马罗夫。图片来源:哈佛大学官网

玛格丽特·切尔温斯基和阿穆利亚·曼达瓦是本案中另外两名女研究生。诉讼指出,当她们举报科马罗夫骚扰学生,并警告其他女同学时,她们受到了科马罗夫的威胁和恐吓。

“与此案相关的压力使我几乎无法完成毕业论文。”切尔温斯基说。

基尔本还提到了科马罗夫的一个强奸言论。科马罗夫有一次在校园中亲吻了基尔本的嘴,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基尔本提到了夏天和伴侣去旅行的事,并强调伴侣是女性。但科马罗夫却告诉她,如果她在非洲某些地区出现女同性恋关系,会遭受“纠正性强奸”,甚至被杀害。

后来,他还“生动地描述”了基尔本会因同性恋身份,在南非地区被强奸或杀害的方式。基尔本表示,科马罗夫所说的“纠正性强奸”言论是诉讼的核心内容。

诉讼指控科马罗夫违背学生的意愿亲吻和猥亵他们,包括歧视、性骚扰和威胁、恐吓、报复。“基尔本受到性骚扰和攻击,从2017年持续到2019年4月。”

科马罗夫的律师反驳了指控。“科马罗夫教授坚决否认曾对任何学生进行过骚扰或报复。”

针对科马罗夫的指控已历时一年多,这起诉讼是最新的进展。有许多指控最初在哈佛大学校报、《高等教育纪事报》等有过报道。此次诉讼还增加了许多匿名指控,可以追溯到科马罗夫来哈佛之前在芝加哥大学担任教授的日子。

争议导致学界产生分歧

目前,围绕科马罗夫的争议已经使学界产生了分歧。

在诉讼前的几天里,哈佛和全球其他大学的90多名学者签署了公开信,为科马罗夫辩护。

来自哈佛的签名者都是一些著名学者,甚至是领军人物。比如非裔美国人研究教授、评论家和电影制作人小亨利·路易斯·盖茨(Henry LouisGates Jr.)、历史学家和《纽约客》作家吉尔·莱波雷(JillLepore)。还有保罗·法默(Paul Farmer),他是一位医生和人类学家,因2010年地震后在海地的救援工作而闻名。

这份公开信中认为,科马罗夫关于强奸的言论是为提醒基尔本,当她和同性伴侣在喀麦隆旅行时要注意安全。这封信已经成为三名女研究生诉讼哈佛大学的一部分。

而在提起诉讼的前一天晚上,有约50名哈佛学者站出来,在一封公开信中批评那些力挺的学者太快接受了科马罗夫的辩解。“从那些支持他的信中可以明显看出,科马罗夫拥有强大的朋友和同事圈子,这会阻碍其他学生站出来说出事实。”

当诉讼曝光后,65页的诉讼内容描述了许多细节,令人咋舌。许多支持者都改变了立场,并发表了第二封公开信,表示当初他们签署第一封公开信时“缺乏关于案件的完整信息”,“我们没有意识到这对我们的学生产生的影响”。

在哈佛大学校报的报道中,一名教授称在第一次公开信签名是一个“可怕的错误”,另外一位教授则为“严重的判断失误”道歉。

前哈佛学院院长伊芙琳·哈蒙德(Evelynn M. Hammonds)在2月10日的一次活动中表示,她很后悔签署了质疑对科马罗夫性骚扰调查结果的那封公开信。

“这是一个艰难的反省时刻。”她说。“在了解更多信息后,我从声明中撤回了我的名字。我想说,在这种情况下,我绝对支持学生。我为她们提出指控的巨大勇气表示赞赏。”

在人类学系,这不是个例

根据以往报道,哈佛大学人类学系有多个教授被指控存在不当性行为。

哈佛大学校报在2020年5月发表了一篇调查报道,三名人类学教授被指控性骚扰,他们分别是前系主任西奥多·贝斯特(Theodore C. Bestor)、加里·乌顿(Gary Urton),以及此次诉讼中的科马罗夫。他们均为该系著名学者,享有终身教职。

“对该系教师感到不舒服的女学生表示,她们面临着持续的困境。”当她们在人类学领域继续自己的职业报负时,面临着比男性同行更大的障碍。

Tozzer大楼,哈佛大学人类学系所在地。图片来源:哈佛大学校报

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2020年《高等教育纪事报》的一则报道写道,“如果基尔本没有科马罗夫的推荐信,要找到一份工作非常困难。”

哈佛大学人类学系主任阿扬莎·萨布拉曼尼亚(Ajantha Subramanian)在接受采访时描述了一种“互惠体系”(system of patronage)。“这严重限制了学生批评和公开谈论问题的能力,”她说,那些从帮助中受益的学生会维护“恩人”的声誉。

诉讼还表示,学校忽视了明星教师的不当行为。哈佛未对科马罗夫的性骚扰投诉采取行动,表明了一种“漠不关心的制度政策”,它旨在保护大学和教师的声誉,甚至不惜以牺牲学生为代价。

诉讼称,正是因为学校的不作为,让基尔本陷入了一场持续的噩梦,包括更多的强迫亲吻、抚摸、持续邀请在校外进行社交活动,以及强制控制。

这三人都表示,她们的学习轨迹和职业前景已经深受影响,哈佛违反了美国《1972年教育法修正案》的第九条,该修正案保护学生免受基于性别的歧视,以及马萨诸塞州的多种法律。

这起诉讼是迄今为止对科马罗夫性骚扰投诉最详细的公开记录。目前,科马罗夫已被学校要求无薪休假,并被禁止在下一学年教授必修课程。

参考资料:

https://edition.cnn.com/2022/02/10/us/harvard-title-ix-lawsuit/index.html

https://www.thecrimson.com/article/2022/2/9/comaroff-lawsuit/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金”色茉莉花结出“绿”色增塑剂 全球首条稀土磁浮列车如何“悬挂飞驰”
超过每周饮酒建议量让染色体变短 合肥科学岛稳态强磁场刷新世界纪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