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丁佳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5/12/28 9:00:35
选择字号:
科技扶贫:唯精准才能“祛穷根”

 

创新,让梦想启程 (回眸“十二五”展望“十三五”系列报道)⑦

■本报记者 丁佳

足寒伤心,民寒伤国。

建设一个没有贫穷、共同富裕的中国,从来都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上,推进精准扶贫被写入到了“十三五”规划当中,成为下一个五年里中国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中国的扶贫工作已开展了30余年,然而目前,全国仍有贫困村12.8万个,贫困人口7000多万人。要在2020年实现全面脱贫的目标,思路与机制上的转变是必要的。

其实,在探索精准扶贫的新路径上,科学家已经开始尝试。

绿与富,何以两全?

最壮美的自然风景,常常伴随着最深重的贫穷。

脆弱的生态环境与渴望脱贫的原住民,就像一对亲兄弟,相爱相杀。是不是必须牺牲掉其中一方,另一方才有活下去的可能?为什么一方水土难养一方人?

这是中科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党委书记、中科院环江喀斯特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站长王克林想要回答的问题。

坐落在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喀斯特峰丛洼地中的环江站,长期致力于利用科技的力量,让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上世纪90年代,环江县接到上级下达的政治任务,接纳了8万名生态移民。这让环江成为当时全国最大的生态移民安置县,但为此,它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人口密度增加,人类活动干扰对生态环境破坏严重,石漠化不断加剧,移民面临着再次陷入贫穷的危险。

这让王克林和他的同事开始考虑喀斯特农民的生存问题,继而在这里推广“种草养牛”的脱贫之路。

下南乡下塘村谭桂仁老人家里有4头牛、6头山羊,他不敢相信自己还能活着看到这样的日子。“以前,富裕人家能有一头牛就不错了,现在家家都能养好几头;以前我们种玉米,只够吃两三个月,剩下时间都得出去借粮,现在我每年收入1万多,生活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如今的环江,凡是环境适宜的乡镇,“种草养牛”模式都已推广开来。“环江菜牛”也香飘全国,成为特产。

从“十二五”初期开始,中国石漠化面积开始逆转,其中尤以广西的减少速度最快。而环江站的石漠化治理工作,也从最初的扶贫与绿化,进入到全面提升生态服务功能的新阶段。

2014年,科学家迎来了另一个施展拳脚的好时机。环江喀斯特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农民除了在农牧业上创收之外,观光休闲产业也将进一步铺就他们的致富之路。

与此同时,2015年1月,“广西喀斯特区生态服务提升与民生改善研究示范”纳入到了中科院科技服务网络计划项目。中科院结合地方实际需求,对在广西环江开展实施的“广西喀斯特区生态服务提升与民生改善研究示范”项目给予了充分的支持。

在贫穷中挣扎了几十年的喀斯特人终于有理由相信,科技扶贫与生态保护,都将为他们带去幸福的生活。

扶贫,不是“一锤子”买卖

“增收项目的一大问题是,项目撤走了,增收也跟着停止了。中科院在这里做工作,如果不能建立一个可持续的机制,那就没有什么意义。”

在中科院科技促进发展局副局长冯仁国看来,这是西藏地区农牧民增收项目的最大难题之一。

许多熟悉扶贫工作的人都知道,西藏农牧民增收是一个巨大的硬骨头。近10年来,西藏农牧民人均纯收入与全国平均水平的差距一直在拉大,在2012年已达2200元。按照这个速度,将无法达到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提出的“到2020年,西藏农牧民人均纯收入接近全国平均水平”的要求。

2013年初,中科院“促进农牧民增收的西藏农牧结合技术体系构建与示范”项目正式启动实施。科学家们背起行囊,踏上高原,开始了他们的科技扶贫之路。

对科学家的到来,西藏贡嘎县吉纳村第一书记多吉次仁一开始是怀疑的。“科学家说,不用百姓出钱,就能把畜牧业搞起来。虽然我也在挨家挨户地做工作,但说实话,我自己心里是没底的。”

这位年轻的书记没想到,科学家在村里办起了合作社。

他们将全村200多户的土地集中起来统一经营,建成集中养殖场1个,科学养殖奶牛和藏羊,培养合作社经营管理人员1名,骨干技术人才5名。到2013年底,合作社第一次分红现场会就发放现金近25万元。

多吉次仁终于心服口服。“我们一开始什么都指望科学家,现在村民也开始自己计划做些事。我们还去了趟藏北,想把那里优质的羊引过来,再多挣点钱。”

思想上作出转变,才能彻底摘掉贫穷的帽子。“大多数类似的农业推广项目都比较注重科技本身,但忽略了用科技的人。”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工程师孙维说,“中科院在这里工作,不但要留下一个能产生效益的科技平台,还要培养起一批会用这个平台的人,这样长效的增收机制才会有保障。”

科学:第三只眼

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智库,是国家对中科院的要求与期待。“十二五”期间,这支科技国家队不仅奋战在科技扶贫的第一线,更起到了不可或缺的智囊作用。

就在今年,一支75人的科学家队伍,兵分七路,分赴华北、东北、西南、西北、大别山区、罗霄—武陵山区、西藏自治区,开展了一场不同寻常的调研。

2015年,国务院对重大政策措施落实情况首次采取了公开竞标方式进行第三方评估。6月底,中科院委托地理所农业地理与乡村发展研究团队牵头,制定投标书并通过中科院发展规划局上报国务院办公厅。

次月,中科院通过竞标成为“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重大政策措施落实情况的第三方评估机构。

接到委任后,中科院第一时间成立了由院长白春礼担任组长的评估领导小组,石玉林、陆大道、傅伯杰等院士组成了咨询专家组。

随后,调研团奔赴一线。13个省、18个地市、23个贫困县、124个贫困村,扶贫相关企业64家,干部群众访谈2680余人,有效调查问卷2139份……

边调查,边研讨,边总结,边交流,科学家团队走访了国家扶贫办、财政部、科技部等15个相关部委,获得了宝贵的一手资料和调查数据。

“这次第三方评估任务,是对地理工作者面向国家重大战略需求的又一次大检阅。” 项目评估专家组组长、中科院地理所研究员刘彦随感慨。

从评估方案到最后的评估报告,在为期2个月时间内,科学家的汗水换来了一系列成果。

“很扎实、很出色、很有显示度。”白春礼评价本次评估工作称。团队综合应用了遥感与GIS、计量模型、调查问卷、案例剖析、类比分析的科学方法,突出了综合性思维、差异性阐释、机理性解析、空间性表达、战略性谋划的特点和长期专业研究积累的特色。

在8月末举行的国务院第103次常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听取汇报后,对评估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指出:“第三方机构在评估中做了大量工作,既展现了宏观整体情况,又作了典型案例剖析,对评估成果应给予充分肯定,对评估问题建议要高度重视。”

李克强要求各部门负责人主动作为、对号入座,针对问题认真研究,并向国务院反馈解决方案。决不能让第三方评估报告“束之高阁”。

在刘彦随看来,有些地方扶贫投入不少,但实际效果不佳,主要原因在于扶贫对象的精准性、因贫施策的科学性不够。实施精准扶贫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要不断探索和完善科学的战略体系、政策体系、管理体系、制度体系。“精准扶贫不是强行脱贫,而是要拔除贫根。我们要用科学的态度营造起扶贫扶志扶智的制度环境,引导民众主动参与乡村建设。”

“说到底,扶贫,最终是要让贫穷的人们自己站立起来。”

这是像刘彦随一样扑在农村一线的科学家的心愿,也是这个发展中的东方大国最大的心愿。

《中国科学报》 (2015-12-28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40亿年前生命如何产生?室温水中找答案 国之重器“神农设施”启动建设
另辟蹊径开发“水稻癌症”新型杀菌剂 高稳定太赫兹半导体双光梳研究获新突破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