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魏铭言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13-1-16 8:21:04
选择字号:
多名院士再次呼吁撤销“烟草院士”资格

 
拖延14个月未果的“烟草院士”一事,终于激怒科学界。昨日(1月15日),在中国“‘减害降焦’,科学还是骗局”研讨会上,谢剑平赖以获得院士提名的“降焦减害”研究成果,被多名工程院院士、专家,直斥为“伪科学”和烟草业骗局。
 
与会近百位院士、专家达成共识:谢剑平作为烟草业的研究人员,其所谓“降焦减害”研究成果为烟草业利益服务,刻意隐瞒低焦卷烟对公众的健康危害,其所言所行,违背了科学伦理和科学道德,强烈呼吁中国工程院尽快撤销谢剑平院士资格;敦请科技部再审查谢剑平既往所获的3个国家科技进步奖,是否存在方向、伦理、学术造假问题。
 
中国工程院院士秦伯益和陈君石先后表示,谢剑平所谓的“降焦减害”研究成果是欺骗,已触犯科学界的道德底线,不能容忍。若工程院仍迟迟不做决断,科学界将考虑通过建言国务院、提请公益诉讼等方式,请国务院要求工程院撤销谢剑平院士资格。
 
昨日,中国控烟协会宣传主管所超介绍,2011年底至今,中国控烟协会已连续六次致函工程院,建议尽快撤销谢剑平院士资格。然而,这些致函多数石沉大海,在几十次向工程院的致电询问中,得到的结果只有三种,“领导出差”,“领导开会”,电话无人接听。去年8月,中国工程院回复中华预防医学会等7家社会组织称“对谢剑平研究员当选院士引发的质疑,将继续进行调查。”截至目前,中国工程院尚未公布调查结果。
 
■ 焦点
 
卷烟能否“降焦减害”?
 
毒理学家郑玉新:没做人体试验,误导公众
 
中国毒理学会副理事长、毒理学家郑玉新公开阐述,从毒理学的研究常识来看,谢剑平的卷烟“降焦减害”研究,没做人体试验,仅以体外毒理学评价和最初级的致死性急性毒性评价指标,来评价导致多种慢性疾病(癌症、心血管系统疾病和呼吸系统疾病等)的健康危害。“这些研究,不能得出低焦油卷烟、中药卷烟增加人体安全性的结论,误导公众”。
 
然而,谢剑平凭借这些初级的(卷烟)毒性评价指标,获得了两次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并在2011年获中国工程院院士提名。同时,谢剑平的“降焦减害”研究,直接应用于“黄鹤楼”、“芙蓉王”、“红塔山”等卷烟生产,并在短短几年间,数十倍提升了低焦卷烟的产销量和利润。
 
工程院院士秦伯益:“降焦减害骗局”三大证据
 
中国工程院院士秦伯益说,谢剑平的学术成就,非常容易被否定。他的“降焦减害”研究,违背了三个基本原则。
 
一是违背了科学的道德。卷烟的毒害是针对人体的,如果想证明对人体的毒害减轻了,必须做临床人体实验,做跟踪研究。但谢剑平拿来申报国家科技进步奖和院士的研究成果,所谓“降焦减害”,却看不到任何减害实验。“科学道德、科学精神最根本的就是实事求是,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阴性就是阴性,阳性就是阳性,没有做减害实验就说减害这就是欺骗!”
 
二是违背了国家法规。神农萃取液是一个中药,中药加入到任何食品、化妆品、饮料或者香烟等等,要进入人体的产品,都要按照中药,至少是药品新剂型的第四类进行申报。然而,加入了“神农萃取液”的中式卷烟,已经产销多年,根本没有做过一项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报批的工作,国家也没有给神农萃取液可以加到香烟里面去的批准文号。按国家法规,没有批准文号的药上市就是假药。“即使是在香烟里面,没有药品批准文号而宣传药用,无疑也是假药”。
 
三是违背了科学伦理。科研工作的基本伦理是不能危害人身健康。但谢剑平的“降焦减害”研究,非但没有证据证明对人体减害;相反,所谓的研究成果,成为烟草业促销的广告,大大提高了低焦油卷烟的销售量。但从翻番的烟草销售量来看,明显违背国家承诺履行的控烟公约;烟草是依赖性物质,吸食越多,对公众健康损害越大,谢剑平和烟草业不顾这个,反而以低焦卷烟的高销量作为他们的科研成就。 (原标题:多名院士吁撤烟草院士资格)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固态体系实现保真度99.92%量子受控非门 最大跨度独塔空间缆地锚式悬索桥建设正酣
月亮之上几点了? 对抗土传病害:来杯噬菌体“鸡尾酒”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