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黄栀梓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2-9-7 10:03:58
选择字号:
评论: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烟草院士”
 
去年12月8日,中国工程院公布2011年当选院士名单中,“烟草院士”谢剑平名列其中并引发高度关注。9月5日,中国控烟协会表示,协会第五次发函要求中国工程院撤销其资格。(9月6日《新京报》)
 
中国作为一个“烟草大国”,并不是不需要“烟草院士”,而是很需要“烟草院士”。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烟草院士”?中国控烟协会之所以五次发函要求中国工程院撤销谢剑平的院士资格,是由于他研究的“低焦油低危害”严重低估了“低焦油卷烟”的烟气成分释放量,却被国内各烟草品牌广泛应用,也在公众中产生误导作用,对我国履行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实行控烟禁烟,产生了很大的负效应。这样的“烟草院士”应该不是我们所需要的。
 
“烟草院士”应该研究什么?我觉得其研究的方向首先是政府如何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优化产业结构中逐渐弱化对“烟草经济”的依赖性,以有利于环境生态保护、人类健康的新型产业替代烟草产业,早日将烟草产业扔进历史的垃圾堆;其次是如何科学戒烟,提高戒烟效果,让“瘾君子”戒掉烟瘾;其三如何加强控烟禁烟宣传、加大控烟禁烟力度,让烟草广告或变相烟草广告,乃至影视作品中的吸烟镜头销声匿迹,从而使烟草不再对人们特别是青少年产生视觉感官诱惑,以防止戒烟者“旧病复发”、“后续烟民”产生;其四是如何在公共场所控烟禁烟,增强相关法规的遵从度和执行刚性,使人们免受“二手烟”危害。
 
令人费解的是,在烟草的危害已被当代科学研究反复验证,也成为越来越多人共识的现实情况下,竟然还有烟草研究者仍在致力于将早已被国际废弃的“低焦油低危害”这样的“科研项目”传承下去,并且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还有些地方利用烟草博物馆继续弹唱半个多世纪以前国外“烟草治病论”、“烟草缓解精神紧张论”等陈词滥调,并且刻意渲染“烟草经济”、“烟草文化”、“烟草慈善”,甚至利用“名人效应”推介烟草、美化烟草,掩盖烟草业是“健康危害型产业”的真相。这些无疑也是某些烟草研究者的“成果”展示。
 
“是酒都会醉人,是烟就会害人。”这句民间俗语道出了烟酒的本质,因而我们不要幻想烟草“减害研究”取得什么实质性的“成果”,改变烟草害人的本质,也没必要投入巨额研究费用作此类徒劳无益的“研究”,还不如将有限的科研资金用于戒烟、控烟、禁烟的研究及其相关法律法规的实施到位。如此看来,只有研究如何戒烟、控烟、禁烟的“烟草院士”,才是当今社会所需要的,才不会引起公众的质疑。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人造太阳”逐日梦 “聚变合肥”加速度 “奋斗者”号到达克马德克海沟最深点
时隔21年,大果五味子野外回归 海上风电与海洋牧场融合发展项目并网发电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