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胡珉琦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4-21
选择字号:
被忽略的“衡中”真相


 

■本报记者 胡珉琦

“可如果有学校违法治教,却被一味纵容,不及时整顿,相反还得到鼓励和扩张,那么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学校效仿、学习这样的模式,极端应试教育学校的数量和规模就会野蛮生长,到那时,国内整个教育生态将受到严重的破坏。”

近日,衡水第一中学(简称衡中)进入浙江平湖市办分校,尤其是,浙江省教育厅叫停其提前招生,引起了舆论对“衡水模式”的广泛关注。公众争论的焦点还是在于“以追求高分为目的的应试教育”,有人认为张扬“中国名校加工厂”是一种悲剧。可这真是衡水模式值得关注的全部真相吗?

复杂的衡中体验

河北的衡水中学、安徽的毛坦厂中学,以及湖北的黄冈中学,并称为中国三大高考工厂学校,是极端应试教育的典范,所以,浙江不欢迎衡水中学。

这些年,过来人以及热心的网友早已将衡水中学值得被“批判”的证据统统进行了曝光,在知乎上,“在衡水中学就读是怎样一种体验”的讨论持续至今。

简单说,衡中的生活就是“做题多”“占坑难”,前者说的是近乎“变态”的课业量,后者说的是“有悖人性”的管理方式。所以,衡中的教学楼都装有防止学生被迫害跳楼的铁窗,有网友留言,离开衡水之后,依旧噩梦不断。

有意思的是,这些在外人看来“人间地狱”般的环境对许多衡中毕业生而言,情绪却是非常复杂的。

的确,在衡中,成绩就是身份证,差生完全没有存在感。这种单一的评价和价值导向,让学生丧失了一切其他的生活兴趣,生理、心理受到双重摧残,甚至影响到一个未成年人的性格塑造。

可即便如此,很多人坚信,衡中对“成绩很重要”这点的灌输并没有错,因为它“就像这个世界看脸一样残酷没商量”。衡中确实做到了把一些普通孩子送到更高的平台,见识到了更大的世界,那可能是他们能到达的最远的地方。更有乐观主义的毕业生说:“在衡中学会了做计划;学会了自己鼓励自己;学会了认真执行自己的计划;学会了思考问题;学会了刨根知底;学会了在很多厉害的人中间让自己栖身,并且不卑不亢;学会了在自己落后的时候不放弃……”

这也意味着,大众对衡水中学教育理念的批判事实上并非完全客观,利弊分析也没有人们认为的那样想当然。

既然如此,针对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激烈辩论到底意义何在?

应试教育VS素质教育

近来,科学网博友发表了一篇名为《我会把孩子送到衡水中学去吗?》的热门文章,作者给出的选择是肯定的。家长被裹挟着与孩子一起在争取优质教育资源的竞争中疲于奔命,干着一件件违心的事情,在作者看来是教育的无奈。

这篇文章至少反映了两个重要现实,首先,极端应试教育的学校符合大量家长的心理需求,此外,也是最根本的——应试教育是考试制度的果,并非是因。

“衡水模式的核心本就不在应试教育的问题上,只要中国整体的升学评价体系不改变,衡水模式就永远不会消失。”21世纪教育研究院研究员熊丙奇说,在衡水问题上,大多数舆论导向都走偏了。

他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事实上,衡水模式也并不仅仅是中国应试教育特有的产物,在国外,一些私立学校甚至公立学校选择的是跟衡水相类似的办学理念。他们的精英教育并不比国内应试教育轻松,管理之严格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在美国,至今仍有19个州在法律层面允许学校体罚学生。

不同之处在于,考试、升学制度的差异,且国外教育理念、学校办学模式是多元的,学生和家长可以选则符合自己价值判断的学校。熊丙奇表示,保证在合理合法的前提条件下,办学风格是学校的自由,选择何种教育理念是学生和家长的自由,这样的教育生态是健康的。

“中国的问题是,价值判断太单一。”熊丙奇说,绝大多数学校坚持的始终是应试导向,衡中不过是其中一个极端的案例。不从根本上改变制度,仅仅评价一所学校,力挺或是反对,都是毫无效果的。

核心问题是“违法治教”

不过,衡中的确需要被广泛关注,熊丙奇强调,尤其需要关注的是衡中“违法治教”的问题。

在许多家长看来,衡中规模不断扩大,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是给了更多孩子机会。“但事实上,衡中的升学神话很大程度是得益于这些违规办学的做法。”

根据教育部、人社部发布提出的要求,严禁公办普通高中“超计划、违反规定跨区域、以民办学校名义招生”。但熊丙奇指出,作为公办学校的衡水中学,此前的办学规模达到6000多人,属于严重超规模办学,而这种做法得到了当地的公开支持。

此外,衡中还享有全省跨地区招生的特权,以及用高额奖励的方法聚集了全省各地优秀尖子生,而这才是衡水奇迹的关键所在。熊丙奇统计发现,被舆论热炒的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上榜清华、北大139人,其中只有23人是真正来自衡水中学本部的。

“把全省优质生源集中在一起,这算什么?任何地方政府都可以快速打造出这样的超级学校,只要这所学校提前招生、全省招生,把中考前几千名学生都集中在一所学校。”

让人更为担忧的是,自2013年起,衡中开始了扩张的步伐,先是与当地企业合作举办了第一所民办中学——河北衡水第一中学,此后又在云南、江西、四川、安徽等地用同样的方式合作办学。

理论上,国家要求民办学校必须独立法人、独立校园、独立师资、独立财务、独立证书,但所有衡水的合作办学都打着衡中的旗号,使用同一套教学系统,并不符合民办学校办学的规定。

“公办民办理不清,那就是假民办。”熊丙奇直言,由于民办学校拥有更大的办学自主权,衡水中学实际是用移花接木的办法继续跨区抢夺生源,扩大规模,同时也打压了真正的民办学校。

“应试教育的不利影响在学校依法治教的框架下是可以有所约束和管控的,至少整体的教育生态不会恶化。可如果有学校违法治教,却被一味纵容,不及时整顿,相反还得到鼓励和扩张,那么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学校效仿、学习这样的模式,极端应试教育学校的数量和规模就会得到野蛮生长,到那时,国内整个教育生态将受到严重的破坏。”

熊丙奇也因此呼吁,社会舆论能够回归衡水问题的核心,监督、推动依法治教的实施。

《中国科学报》 (2017-04-21 第5版 文化)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敦煌月牙泉暂别“消亡危机” 8月18日:一周最受关注论文排行榜
维C助基因杀掉癌细胞 威士忌兑水更好喝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