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何青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20
选择字号:
还记得儿时老面包的味道吗

 

■何青

最近看日剧《深夜食堂》,唤起了很多记忆深处的食物。

排在第一位的是老面包。那时还没上小学,第一次吃到松软可口的面包,是父亲从外地带回来的,当第一口吃下去,我就断定这是生平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若干年后,我也多次买过这种老面包,甚至还经常把它作为早餐,但是再也没有童年那种味道。除了老面包的味道,我还记得父亲穿了一件从没见过的衣料做的衣服,像绸缎一样滑,还有花纹,他甚至还带回来一瓶香水,喷一下那味道经久不息,还记得小叔经常到我们家拿起那瓶香水往自己身上喷,母亲总是十分生气。

第二位是凉面。这个倒不是什么稀罕物,夏天比较热,农村人经常吃。那时已经有压面条的机器,所以面条也并不是现做,每家几乎都会存着很多晒干的面条,忙的时候就下面条吃,这样既方便又容易填饱肚子。人口多的家庭,就用一口大锅下面条,孩子们帮着剥蒜,面条煮熟以后放在刚打上来的井水里,井水非常凉,面条变得非常凉而且筋道,讲究一点的家庭切黄瓜丝,还要放芝麻酱、花生米和西红柿,不太讲究的就把蒜泥倒上去,把黄瓜拍碎了放进去,倒点醋就开吃了。

奶奶做的凉面比较特殊,她喜欢放炒熟的蔬菜,把豆芽炒熟了,然后放点水烧开了,里面放上酱油等调料,看上去黑乎乎的,吃面的时候,可以放一勺这种汤,味道至今难以忘记。

第三是饼干。味道还有形状什么的都已经模糊了,只记得是在跟着妈妈开会的时候,晚上,昏黄的灯光下一屋子的人,不少人打哈欠,还有人抽烟,我的眼睛被熏得睁不开,手里紧紧攥着一个小袋子,里面是饼干。物资匮乏的年代,我却能够一次吃个够,这是年少时期少有的奢侈。有时候大人的会没开完,饼干也没有吃完,我就睡着了,睡梦中还能感觉到母亲一脚深一脚浅地背着我在黑夜里走路。

此外,还有二婶做的绿豆糕。与现在市面上的各种绿豆糕点完全不同,二婶做的是许多绿豆挤在一起,粒粒可见,组成一个长方体或者正方体,吃一口很甜很香,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把这些豆子黏在一起的?除了绿豆糕,二婶家还有各种杂面、窝头以及各种野菜饼、土豆熬的粥、地瓜丸子,味道总觉得比我们家的白面做出来的东西好吃。

时光流逝,一晃已经是奔四的人了,总算经历过一些事情,明白人生有笑,也有眼泪,这些就是生活。

(http://blog.sciencenet.cn/u/nitzschia)

《中国科学报》 (2017-01-20 第2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40年后埃博拉幸存者仍有抗体 全球变暖导致北半球中纬度风能资源减少
诱导细胞自毁或能对抗致命纤维症 苏门答腊犀牛从未恢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