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益超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4-19
选择字号:
张轩中:别问我的宇宙如何继续
吴益超摄

 
将科学与普罗大众之间的“台阶”磨得更光滑一些就是他的科普理想——
 
■本报见习记者 吴益超
 
如果你对相对论早已仰慕已久,但读罢市面上的众多相对论科普读物后又感到有如隔靴搔痒,但只要把你的问题拿去问张轩中,他会不无调侃地告诉你:“哦,相对论?超好懂的。”
 
在他的《相对论通俗演义》中,你会惊诧于如“人生不相见,动若参商,然其宇宙洪荒之回音,余音绕梁”这般诗性空灵的语言,能够被用于描写理性坚实的相对论。张轩中用生动的文笔介绍了广义相对论建立、发展的历史及其物理思想,还介绍了现代微分几何在相对论中的应用,以及若干研究前沿。
 
张轩中,“80后”科普作家,本名张华,自称“在朝圣路上踽踽独行”的北京师范大学相对论专业硕士,却又喜欢舞文弄墨写科普,偶尔还会拍一些科普讲演视频。在他眼中,“相对论的美,引得无数英雄竞折腰”。
 
“我无知到只懂得相对论”
 
打开张轩中的博客,你会发现在他的个人简介里有这样一句话:“我无知到只懂得相对论。”——或许这会让你觉得他有一些自恋,还有一点傲气。但当记者问他这句“名言”的由来时,他却无奈地耸了耸肩说:“我确实只懂得相对论。”
 
1996年在一所乡村中学念初中,张轩中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借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本科普书——《宇宙发展史概论》,由此他知道了康德和拉普拉斯的星云说:“人与一切,都来自星云。”
 
从这一天开始,张轩中便喜欢上了物理学,并于若干年后沉迷于弯曲时空中游荡的相对论世界里不可自拔。
 
2000年张轩中考上北京师范大学物理系,并在随后加入了有着“中国最活跃的相对论研究团队之一”称号的北京师范大学广义相对论小组。
 
13年后回忆这个过程,张轩中说自己从未觉得学物理有何枯燥之处,尽管家人不时抱怨他的基础研究工作没法像一些同龄人那样挣大钱,而他连“iPad有几种型号都不了解”。
 
朦朦胧胧中,他感觉到人性如沙,规律复杂,而物理学的规律和方程却有着他未曾触碰过的美。用他的话说:“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和谐的世界。”
 
科学传播?不只有松鼠会
 
2004年,张轩中开始在博客和论坛上陆续贴一些自己关于相对论通俗历史的连载文章,没想到却受到一帮物理学子的热捧。2008年,《相对论通俗演义》问世,一些科学圈中人亦成为此书的粉丝。
 
同样在一年,在张轩中的老乡、果壳网CEO姬十三成立了科学松鼠会,曾被称为“北师大相对论才子”的张轩中也曾想过加入这一组织,但在随后几年同“松鼠”们的交往中,他却逐渐产生了自立门户的念头。
 
“写科普未必就只有松鼠会一种模式,而我自认为是一个像爱因斯坦那样的独行侠,希望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实现科学传播梦想。”
 
2011年,张轩中同一些科学爱好者成立了“爱因斯坦网络学校”,对于它的定位,张轩中揶揄称“希望它是一个类似于毕达哥拉斯学派那样的组织”。
 
成立一年多至今,尽管它不像松鼠会那样有名,但却让张轩中逐渐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科普路——做科学传播演讲视频、采访许良英等科学前辈、到学校讲相对论,张轩中甚至还会在家兼职“家教”,为初高中学生提供免费的相对论学习课程。
 
将科学与普罗大众之间的“台阶”磨得更光滑一些就是他的科普理想,“这个工程很宏大,也许以我的能力来说做不到,但只要努力,总有一天所有人都会思考自己在宇宙中的定位”。
 
永远的“叛逆”
 
学物理,作研究,讲科普,但张轩中的生活中并非只有这些。
 
“无知到只懂得相对论”算是在北师大出了名,但一位熟悉张轩中的人在博客上说:“张轩中无知到还可以写小说,他早些时候写的一些小说十分纯净凝练,动人无比;他还可以写散文,思维飘忽,有趣得很。”
 
张轩中自小性格有些内向,在他成长的浙江小乡村中,少年的生活无非就是打打乒乓球,以及到镇上租借金庸的武侠小说,还有“聆听”来自父母不时的小争吵,但他却因此愈发地将内心封闭起来,十三岁那年,他开始用英文写日记,以记录自己的心路历程。
 
又是在朦朦胧胧中,张轩中发现自己身上有着某种“文人气息”——他总是渴望表达,期盼特立独行,而这又不拘泥于对科学的追求,而是一种文学思维与理性思考的结合,正如他的博客名:“张轩中的宇宙:我会如何继续你别问。”
 
这或许是某种浪漫,抑或某种“叛逆”。
 
读大学的时候写小说,上班了又开始写科普,“我好像永远在其位而不在其政,也许我不希望只是一颗螺丝钉,而是希望能在科学传播和文学写作上发挥更多的能量,这些便是我‘叛逆’的来源”。成立爱因斯坦网络学校,似乎也源于这种“叛逆”。
 
张轩中目前在北京一家仪器公司从事离子阱与质谱仪器研究,但周围同事只知道那个搞离子研究的张华,并不知道他还写科普,也不在乎他的笔名叫张轩中,这一点倒是像极了因《三体》而走红的科幻作家刘慈欣。
 
在《相对论通俗演义》出版之后,张轩中说自己还会发表另一本有关相对论的科普书,“如果效果好,我还想出一本关于仪器分析的,然后再出一本有关数学的”。
 
张轩中的宇宙会如何继续?记者忽然有了一份期待。
 
《中国科学报》 (2013-04-19 第7版 学人)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印度法律阻碍科学家与世界分享新微生物 天问一号完成第三次轨道中途修正
3个国家级杜鹃花新品种获授权 应对全球自然衰退亟需“安全网”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