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关燕清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1-8-16 6:25:51
选择字号:
河岸之光

 
……框架和逻辑似已煎熬成型和梳理得当,只是不知还要经历多少淘洗,经历多少迭代浮沉,合着生命中不可化解的某种情结,才能淙淙低唱,潺潺流淌,如这烂漫的河岸之光。
 
□关燕清
 
所有奇异的光都令我折服。见过的最美的几次,虽然季节不同,都是在旷野或是江河海边,而每一次与光的邂逅都带给我坦然的快乐和潜藏的安宁。
 
记忆中难忘的一回是在暴雨后的黄昏,是辞别画家和诗人的那段旅程。忆及当时,正千辛万苦折腾一篇积攒三年有余的工作,烦躁之下,打算远足喘息。或许那一方山水可以给予我灵感和力量,或许画家和诗人可以给我跃动和畅想。记得那时节如孩童一般赤足嬉戏水边,时而捡起几枚薄石片漂砸水面,荡起童年那时的水漂,一任午后太阳的余辉在水上闪烁,细细的浪花折射着赤色的、橙色的、黄色的迷幻般的微光,那情形美得无以尽绘。
 
而现在想来,那些微光和色泽必定是从上帝的梦中,而不是从那个城市最有才气的油画画家的调色板中所遗落,也不是从他正爱恋着的灵性女人口中吟唱而出的诗歌一节。即便那是上帝的梦,梦醒后,你也再找不回这绝美的画面。恣意涂染的有晶莹剔透的云朵,有浅红的、栗红的、柠黄一体的犬马交错,光影流淌,是一首动人心魄的交响乐奏鸣。若干个声部,或黯然或守望,或悠扬或激荡,逼近主题,至高潮时,山崩,地裂,云起,雾散。徒留终点的喜悦和怅惘。
 
也是一个悠然的傍晚。慢慢沿着小路走去,竟然发现阳光在某城市的楼宇间逡巡,融解了所有阴影,沿河岸的灰白的建筑群顶陡然有了金色的活力。晴好的天空下,绵延的远山像是着了绿色的新衣,迎着面扑向胸怀。
 
这之后,唐诗宋词里一幅“长河落日圆”的画图也隐约起来,接着落日静静烧出一片火红,那瑰色满满地袭上这座城市将眠的天空,继以无比绚丽金色的纱衣搅乱正驻足观望的人们内心的平静,浑圆抒情的黄昏世界因此开始。引我们痴心相候的,是一片妩媚、温润和清澈的光。透明,不知道从哪里来,有着天堂的舒适,轻轻地抚上潮红的面颊,漫过疲怠的身躯,疼痛伤害的心灵也从此痊愈如新。
 
躲在裹在微光里的小茶屋中,抛开华丽的辞藻和一切形式,和着一杯散发着温暖和古朴气息的普洱茶,在悠悠燃着的青灯红烛的映照下,无语相视,有桃花容颜。于是,心甘情愿地被这个夏夜的浑厚和安宁所蛊惑,这是最快乐的时光。
 
在阳光河岸朝花夕拾的场景里,一篇重要的开拓自己新研究领域的工作一直在我的头脑里折腾翻滚,如蚕化蛹,等的是破茧而出。框架和逻辑似已煎熬成型和梳理得当,只是不知还要经历多少淘洗,经历多少迭代浮沉,合着生命中不可化解的某种情结,才能淙淙低唱,潺潺流淌,如这烂漫的河岸之光。
 
如今,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台边,金色的光仍然在指尖跳跃,肌肤上舞动,脑海里畅游。嚼着疲惫,嚼着Lionel Richie的Hello,嚼出生命的甜蜜。
 
夏梦依依了无痕……有风轻漾,送来憩于寥廓江天的宁静圆满之光的气息。
 
(http://blog.sciencenet.cn/u/关燕清)
 
《科学时报》 (2011-08-16 A3 博客@科学网)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数据赋能农业智慧大脑 找到了!胡椒那么辣的原因
科学家解析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精细三维结构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