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Universe 发布时间:2021/3/25 19:57:46
选择字号:
对话Universe期刊编委,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郭奉坤研究员 | MDPI 人物专访

期刊链接:https://www.mdpi.com/journal/universe

微信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MzEzNjgxMQ==&mid=2649973386&idx=2&sn=

213ca959780e4b7ce9de3da4cf3a209f&chksm=f1ded84ec6a9515870fbad1a1849cac5f7

b1fd7f85b6eb1337cf0472d9cf2c59aa87f6a84fc7&token=374076495&lang=zh_CN#rd

适逢Universe期刊建刊五周年,期刊编辑部工作人员前往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拜访了期刊编委郭奉坤研究员。郭奉坤研究员热情接待了来访编辑,探讨了他的研究方向、研究领域、当前物理领域的热点问题以及期刊的发展等内容。

期刊编委介绍

郭奉坤研究员

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

郭奉坤研究员毕业于山东大学,在科院高能物理所获得博士学位, 并先后在德国Jülich研究中心和波恩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现为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郭老师长期从事基本粒子物理研究,主要研究方向涉及强子谱学,与格点QCD计算相关的有效场论,强CP破坏与theta真空,以及电弱对称破坏的有效场论等,并取得了许多重要进展,研究成果发表在众多国际顶级刊物上,其Google Scholar高引45,文章总引用数超6000次。郭老师由于在核科学教育领域的突出贡献,于2019年获评“胡济民教育科学奖”。

1. 请问您的课题组目前在做哪方面的研究?

我的研究领域为强子物理学,与实验密切相关。具体来说,当北京谱仪和欧洲核子中心(LHC)等机构观测到新的强子态时,人们往往会不太了解其结构和性质,我们便会根据实验结果对其进行分析并作出理论解释。自2003年以来,如日本Belle实验、美国已经停止的BaBar实验、北京谱仪BES III实验、美国Fermi实验室和LHC的一些实验,均观测到了大量超出以前预期的新的强子态或者类共振态的结构。这些新结构目前还无法用统一的物理图像来理解。对于这些新的强子态,物理学家希望弄清楚它们的内部结构,是像原子核那样由两种强子组成的强子分子态,还是由于其他因素导致了观测到的实验现象。此外,我的研究还涉及格点QCD,以及强子理论模型和相关计算等。

近几年,我的工作主要是围绕强子结构展开的,也就是刚才提到的新强子态,其中大部分是在重夸克偶素的质量区间发现的。重夸克偶素是由一个重夸克和一个反重夸克组成的介子。最有名的夸克偶素当数1974年由丁肇中和Burton Richter先后独立发现的J/ψ介子,这也是当年发现的第一个粲夸克粒子。J/ψ介子被发现后,许多粒子物理理论家迅速跟进研究,并给出了许多理论解释。虽然现在我们已经知道这是由强相互作用造成的,但当时对此知之甚少,其中有的解释现在看来非常奇怪,比如有人提出可能是W玻色子、Higgs玻色子或者特别重的胶子等。一些非常有名的物理学家,如杨振宁先生,也做过这方面的研究。

2. 众所周知,标准模型是非常成功的,但是自身也存在一些缺陷。目前,很多科学家致力于寻找所谓的“Physics beyond the Standard Model”,除了有关标准模型的研究,您觉得粒子物理领域还有哪些研究热点?

其实目前绝大部分实验数据和标准模型偏差不大,少部分偏差可能和实验误差有关,也或许是实验做得不够好。标准模型是非常成功的,尽管仍有一些问题尚不清楚,像“Muon g-2”问题,很多学者都在研究,希望有更新的实验结果出来。在Higgs粒子被发现之后,标准模型当前亟待解决的是非微扰的强相互作用问题,这对于理解夸克禁闭至关重要,遗憾的是,这个问题至今仍未解决。

就强子物理而言,寻找奇特强子态是一个热点话题。在粒子物理的其他领域中,现在特别热门的话题是轴子。提出它的初衷是为了解决强CP问题,后期发现它有可能是暗物质的候选者。因其涉及到的能量非常低,即使是从事凝聚态物理研究的科学家,也可以设计实验寻找它。此外,中微子双β衰变也是个热门话题,它跟“beyond the Standard Model”物理学密切相关,如果有任何新迹象出现的话,肯定也是科学界的大新闻。

3. 在国际上,关于建设超级对撞机的呼声很高,尤其是欧洲和日本等国,您是怎样看待这件事的?

探测物质的结构,建造对撞机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不管是高能量前沿还是高亮度前沿,均需此类机器来给出数据,这样才能实现理论和实验的比较,从而了解物质内部机制。国际和国内均有很多关于建造对撞机的讨论,其中高能所也在推动建设CEPC (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不过目前暂未有确切消息。关于建造对撞机,支持和反对的声音都比较大。反对的人可能认为它耗资巨大,而支持的人则认为这个机器既有助于我们做研究,又能吸引大批科研、技术人员,这种辐射效应更为重要。数千个优秀的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在同一个机构工作,在我看来,定能取得一些科技突破,且这样的环境极其有利于对青年科研人员的培养。

4. 您为什么选择粒子物理作为您的研究领域? 对于刚进入这个领域的青年学者,您有什么建议吗?

我在高中时期,就立志做粒子物理与核物理方面的研究。课本中提及过的对我国核武器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他们的研究领域就是粒子物理,而其中一部分人更是理论物理所的前辈,所以我一直怀揣这个梦想。不过我的研究无关于国防,属于纯粹的物质结构研究。我建议青年学者还是要紧跟实验前沿, 学会在阅读文献的过程中用批判性思维思考。

5. 作为MDPI的作者,您能简单介绍下您在MDPI期刊的发表体验吗?

作为作者,我认为期刊审稿速度快、报告质量高、编辑处理流程高效。比较意外地是,我们收到了三份很专业的审稿报告。与我的研究领域相关的期刊一般只会邀请一个审稿人 (有时也会邀两个)。当时我投的稿子,处理速度很快,被接收不久便进入了校对阶段,校对完成后当天就在线发表了。我认为MDPI期刊还是非常严谨且高效的。

6. 我们通过您的Publons审稿记录了解到,您近几年为不同期刊审稿200余篇。您能否从审稿人的角度分享下关于审稿周期的建议以及一篇可发表文章应具备的特性?

我每个月通常选择周末来审稿。审稿周期需要看当时的工作忙碌程度,如果快的话,几天就可以审完,慢的话则需要二十多天。我觉得审稿时间把控在1-3周最佳,但若是综述类文章或许需要1-2个月。

我在审稿时,首先看文章的合理性和物理意义是否可以清楚理解。其次,要看文章的结果是否可靠,是否有新的物理研究结果。如果研究结果比较可靠,我一般会在给出修改意见的前提下,推荐发表。

7. Universe致力于为学者们搭建良好的国际交流平台,对于更好的为中国学者提供服务及参与国际交流方面您有什么建议?

建议期刊可以考虑参加一些在国内举办的国际型会议。比如去年8月份,我作为会议主席,组织了在广西桂林召开的第18届强子谱和强子结构国际会议 (HADRON2019),这是强子物理领域最重要的会议之一,参会300余人,会议内容涵盖强子物理的各个领域。原计划下一届会议于明年在墨西哥召开,由于受疫情冲击,会议是否如期举行尚不明确。

强子物理方面的其他比较有影响的国际会议包括:粲物理会议、重夸克偶素会议、Confinement、重子会议及介子会议等,通常两年或三年一届,参会人员从100余人到300余人不等;另外,还有每年一届的格点QCD的国际大会,这是从事非微扰QCD的第一性原理格点计算的最大规模的会议,2009年以及2019年在我国举办过。

8. 您对于Universe期刊进一步推动相关领域的发展有何愿景?

我认为Universe可以考虑组织与学科领域热点研究主题相关的国际研讨会,优质的大会报告可在期刊免费发表。我不建议组织涵盖方向众多的研讨会,主题清晰、集中的会议上,与会者之间领域相差不大,讨论会更加深入热烈。

Universe期刊编辑与郭奉坤研究员合影。

Universe期刊编辑部非常感谢郭奉坤研究员能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访问,在这里我们祝郭奉坤研究员生活及科研路上一切顺利。

Universe (ISSN 2218-1997, IF: 1.752) 是一个与天文空间物理学科相关的国际开放获取期刊。期刊发表范围涵盖宇宙学、引力、场论、量子力学基础、核物理与粒子物理、天体物理与天文学以及空间科学等研究领域。自2015年创刊以来,Universe被SCIE、ADS、Scopus等多个权威数据库收录。Universe采取单盲同行评审,一审周期约为18.4天,文章从接收到发表仅需3.8天。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围绕白矮星的新气态巨行星 “羲和号”成功发射
全球首个!高放废物地质处置协作中心成立 绘制精确的银河系旋臂结构图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