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唐一尘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7/17 10:30:29
选择字号:
围攻之下的动物实验
科学家希望更高透明度能让公众支持相关研究

美国俄勒冈国家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等机构希望增加与公众的互动,以赢得他们对动物研究的支持。图片来源:ROGER WERTH

当一辆大型黄色校车驶进美国俄勒冈国家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ONPRC)停车场时,车上的许多高中生显然都不知道他们参加的是什么活动。他们只知道,这个树木繁茂、占地70公顷的园区正在发生着一些与科学相关的事情,他们可能会看到猴子,但其他一切都是谜。“我们要去某个巨大的地下洞穴吗?”一个学生问道。 【《科学》相关文章

作为美国最大的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的教育和拓展协调员,Diana Gordon每天都在这里为学生、扶轮社甚至是婚礼派对提供向导。在这里,游客能看到猴子,并见到科学家,Gordon希望人们能了解这些动物得到了善待,而且相关研究对人类健康至关重要。她说:“如果我们不积极发声,就只能听到一方的声音。”

反对者最近不断取得胜利。在过去6个月,动物活动团体在国会赢得了两党支持,迫使美国顶尖研究机构停止对猴子和狗的研究。他们还帮助通过了两项州法案,迫使研究人员在实验结束时将实验动物领养出去。

公众似乎开始反对动物研究:去年公布的一项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只有51%的美国成年人认为此类研究在道德上可以接受,低于2001年的65%。

批评人士则指责研究团体被动物权益运动吓到了,躲进了暗处。“我们在向公众传达科学进步方面已经失败得一塌糊涂。”非营利组织“美国医疗进步”董事会主席Cindy Buckmaster说,这一连串的失败“应该是一个灾难性的警钟”。

为了反击,Buckmaster和其他人呼吁一个透明的新时代:研究机构能公开谈论动物研究,动物研究人员积极接触公众和政客,并组织类似的参观。而这样的透明度已让英国公众对动物研究的支持数年来首次上升。

但走回到聚光灯下能赢得支持吗? 动物权利组织“白大褂浪费项目”副主席Justin Goodman说,实验室可以操纵他们向公众展示的东西,“透明只是噱头”。

此外,目前也不清楚科学家和大学是否在准备开放其动物实验。“每个人都在等待别人迈出第一步。”西北生物医学研究协会执行主任Ken Gordon说。

一连串的失败

Ken Gordon喜欢给全国各地的管理员和动物护理人员展示一张特别的幻灯片,即盖洛普民意调查得出的一个线图,它追踪了过去17年美国对动物研究的态度。随着时间的流逝,蓝色的“道德上可接受”人群在走下坡路,而橙色的“道德错误”爬得更高。他推断,这些线将在2023年相交。

“当同性恋婚姻和大麻合法化发生时,法律改变了。”他告诉观众,“如果我们继续对动物研究保密,我们的法律也会改变,资金将枯竭,工作将变得更困难。”

他的谈话触动了学界的神经,他们曾对最近的失败无动于衷。今年1月,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督管理局不顾数十名科学家的反对,关闭了一项关于猴子尼古丁成瘾的研究。3月,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签署法令,禁止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开展犬类实验,尽管40家科学和医疗机构发表公开信称这项工作有助于开发人类疗法。

加州的“救援+自由”项目经常在推特网发布犬类大而悲伤的眼睛的照片,说它们必须从“残忍的动物实验”中被“拯救”出来。2014年,明尼苏达州通过了“小猎犬自由法案”,要求实验室让他们的动物(通常是狗和猫)在实验后可以被领养,而不是被实施安乐死。另外7个州也紧随其后。不过,议员们并没有被动物研究组织的积极游说吓倒,他们认为这些法案诽谤了实验室,使科学研究变得更加繁琐。

Buckmaster说,动物权益组织的策略对公众和政治家都有作用,因为一般人不了解基础研究的重要性,或者失败是科学的正常组成部分。“这些群体……让动物研究看起来像是地球上最浪费钱的事,同时把科学家描绘成邪恶的科幻小说人物。”

因此,“当事情出错时,你要坦白、纠正它,并告诉全世界。”Ken Gordon 说。他还提出了直播动物设施的想法。另一些人则建议在动物手术过程中进行录像检查和现场视频。Gordon称这种努力是“彻底的透明”。但科学家是否会接受还有待观察。

透明还是隐藏?

2007年,善待动物组织的一名成员进入ONPRC,拍摄下了狭窄沉闷的笼子里的猴子视频,称猴子遭到了虐待。尽管美国农业部的调查没有发现ONPRC存在违反动物福利的行为,但该视频的影响依然存在。

但ONPRC并没有退却。相反,它安排了更多的参观活动,并鼓励科学家与公众接触。“人们普遍认识到,我们需要做更多工作帮助人们理解我们正在做的事情。”Gordon说。

ONPRC的做法得到了呼应。今年2月,约100名美国科学家、兽医和大学管理人员聚集在旧金山,呼吁动物实验室提高透明度,并建议草拟美国动物研究开放协议。

但其作用并不明显。动物权益组织曾听到风声,密西西比大学医学中心的一个实验室用活狗手术教育学生。激进的反对迫使该校采用猪,但很快又遭到攻击。“院长收到了成千上万的电话和电子邮件。”该中心心血管研究员Thomas Lohmeier说,“所以我们也关闭了猪实验室。”

因为害怕成为攻击目标,Lohmeier低调地进行了30年研究。“我关心自己和家人,我也担心他们会把我的研究也关了。”他说。

他认为透明度不会阻止动物权益保护者,更不用说让公众回归了。“你可以解释为什么你的研究很重要,但是动物权益者不会在意。”

动物权益活动家、SAEN联合创始人Michael Budkie说,Lohmeier是对的。“更多的透明度不会阻止我们做正在做的事情。你不能在动物受重伤或死亡的情况下给出一张好脸。”他说。

Goodman补充说,像ONPRC这样的推广活动只是一种粉饰。“ONPRC的参观旅行跳过了猴子研究,这类似于在动物园的一天。”他说,事实上,研究界一直在抵制透明度。美国政府问责局近日发布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美国许多研究机构都不希望发布更多关于动物实验的数据。“他们处处都在与透明度作斗争。”

即使科研机构变得更加开放,也不能保证它会影响公众。英国的民意调查显示,随着开放计划的实施,对动物研究的支持越来越多,但这并不能证明这两者是有关联的。

下一个战场

目前,动物研究和动物保护人士之争仍在继续。“救援+自由”项目正在推动另外3个州的小猎犬法案。“白大褂浪费项目”开始了一项针对美国农业部的新运动,据称其每年因寄生虫研究而杀死数十只猫。该组织称其为“由纳税人资助的小猫屠杀”。

与此同时,支持使用实验室动物的一个国际组织启动了一个快速反应网络,它发出提示邮件对抗动物权益运动。他们的目标是促使科学家通过写信或签署请愿书支持动物研究。近日,该组织表示600多位科学家支持透明研究。

“数字是有力量的,不需要每个人都参与进来,只需要到达临界点。”华盛顿大学心理学家Allyson Bennett说。

回到ONPRC,Diana Gordon继续着活动。学生们在一个礼堂里结束了一天的访问,3位科学家坐在前排的一张桌子旁。生殖生理学家Carrie Hanna告诉这些参观者,她曾经想成为一名兽医。但在ONPRC,她通过狒狒开发了一种可以阻断输卵管的化合物,这可能会让女性永久避孕。

Hanna解释说,她的工作受到严格的监管,她关心灵长类动物。“我们非常重视动物福利,我们是动物权益提倡者。”她说。(唐一尘编译)

《中国科学报》 (2018-07-17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8/7/17 14:31:55 nhchen
美国和欧洲的动物保护组织和特朗普一样地愚昧!中世纪的愚昧开始了!
目前已有1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喜马拉雅水电“梦断”滑坡? 科学家揭示自由意志的生物学本质
俄罗斯太空机构调查“联盟号”火箭坠毁事故 货币贬值和通货膨胀严重影响阿根廷科学家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