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唐一尘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8/3/6 16:44:28
选择字号:
什么阻止我们进入国会
美科学家的中期选举之路

生物化学家和国会候选人Randy Wadkins在密西西比州的哥伦布市与选民见面。图片来源:TENOLA PLAXICO

上个月,Randy Wadkins在为美国密西西比大学春季学期做准备,他回顾了自己多年来教授的高级化学课程的笔记。后来,这位生物化学教授强迫自己走出舒适的家:他飞到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并向陌生人要钱。

Wadkins正在竞选美国国会议员,他的筹款活动将在2019年1月鸣锣开市。Wadkins的童年时光几乎全部在祖父母的农场里度过,“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就像你”,他在密西西比第一个国会选区给民主党人传达了这样的信息。

这位候选人还表达了他对美国政界的愤怒,很多专业人士对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政策和国会中的共和党多数派表示厌恶。Wadkins告诉他们,在一个功能失调的、超党派的众议院里,如果435个成员中有更多像他这样的科学家,可能会更好。然后他的演讲开始了:“我来这里是为了帮助实现这一目标,第一步是拿你的钱。”

替科学发声

Wadkins致力于生物分子结构研究,他也是一些评论人士所说的具有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背景的候选人。据统计,在联邦层面上,至少有60个科学界候选人在角逐国会席位。

这些候选人还包括著名国家实验室的物理学家、顶级癌症中心的临床肿瘤学家、州立大学的化学教授、地质学家和生物工程博士后。大约有200名具有STEM背景的人也在竞选州议会席位,与此同时,有同样数量的人在争夺学校董事会和其他地方及县级职位。

“恐怕我们正进入一个黑暗的时代,科学、理性和教育受到攻击,”Wadkins对他的支持者说。“我认为有科学背景的国会成员可以帮助预防这种情况。”

但是首先,科学候选人必须要赢得他们的“比赛”。选民可能会对候选人的科学资历印象深刻,但他们去投票时,这样的背景很少是决定性因素。此外,今年大多数的STEM候选人都是政治新手,在开展职业竞选时,他们便远远落后于对手。

而且,选区的人口结构也可能成为一个巨大的障碍。即使是一个资金充足、运转良好的竞选活动,也不足以让民主党候选人在传统的共和党选区获胜。

实际上,大多数科学界候选人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筹集资金。专家表示,那些竞选众议院席位的人预计在大选中至少要花费400万美元,而在媒体市场昂贵的城市地区,这一数字可能会高得多。

但通常的规则今年可能不适用。民主党领导人希望举行一场波选举,这样他们可以抛掉足够多的共和党席位控制众议院,如果事情进展顺利的话,参议院也会如此。“科学知识可能比以往更重要。”Sabatos Crystal Ball执行主编Kyle Kondik道。

“选民经常会寻找一些他们没有的东西。”Kondik说,“从某种程度上说,特朗普政府被视为反知识分子,这样一个拥有科学或医学背景的候选人似乎是一个有吸引力的选择。”

对这群科学界候选人的第一次重大考验是在3月6日,当时得克萨斯州举行了全国第一次初选。其他州的初选将一直持续到9月,然后距11月6日全国大选只有两个月。

筹款艺术

Wadkins在密西西比州的初选中获胜,但他知道即使赢得党内提名,也将面临极大挑战。然而,就目前而言,Wadkins专注于传达他的信息:选民需要一个为自己的利益而战的人。这样做需要钱——这是他所在地区的一种珍贵的商品。他说:“我是一个民主党人,在这个国家最贫穷的州的一个最贫困的地区竞选。”因此,Wadkins去年秋天在硅谷举办了一场筹款活动,由一位在斯坦福大学工作的同事组织,并在今年1月在美国首都也举办了一场活动。

虽然,Wadkins筹到了一些钱,但与其他人相比数量还是很少。很多候选人通常有捐赠者关系网,这些捐赠者为他们的竞选活动提供了动力。但科学家通常缺乏这样的网络。一旦接触到自己的自然选民,他们很快会发现,科学家一般并不富裕,不习惯为候选人做贡献,而且在政治上也不活跃。

“大多数学者赚不了多少钱。”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工程博士后研究员Molly Sheehan说,“科学家会认为100美元是一件大事。”她在该州第七国会选区的民主党人竞选。

Phil Janowicz是加州州立大学化学教授,他正在争取南加州第39个国会选区民主党提名。他通常会和政治活动人士一起,希望能赢得他们的支持。在晚上和周末,他会挨家敲门,参加小型集会,在一个倾向共和党的选区向选民介绍自己。但他余下的时间都致力于筹款。“我每天要花8个小时,一周6天,筹集资金。”他说。

到2017年12月底,这些努力已经产生了16万美元的收入,而Janowicz也为他的竞选活动借了同样数额的贷款,以便雇佣一个全职的竞选经理,甚至还可以开一个小办公室——对于一些候选人来说,这是一种奢侈品。

一个似乎已经掌握了筹款艺术的科学界候选人是Joseph Kopser,他曾在纽约西点军校获得工程学学位,也是得克萨斯州第21国会选区民主党人候选人。到2017年12月底,科佩尔已经积累了67.8万美元,远远超过了他的主要对手。

准确定位

除了钱,候选人需要传达的信息是,在理想的情况下,他们会对自己进行定位,以便与主要对手区分开来。对于那些有科学背景的人来说,他们通常会突出自己在分析大量数据时的训练、在权衡问题上的证据以及科学技术对国家未来至关重要的信念。

“我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一位癌症医生,一位来自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获奖研究员,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处理事实。”这是候选人Jason Westin介绍自己的方式。Westin直到最近还在为淋巴瘤做临床试验。

这样的话肯定会引起研究界的共鸣。但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候选人对科学的看法影响了人们的投票方式。美国企业研究所政治学家Norm Ornstein说,精明的候选人必须找到一个能运用科学知识的主要关注点,例如经济、医疗保健、移民、国家安全、堕胎和同性婚姻等选民关心的社会问题。

例如,Kopser似乎接受了这样的建议。在讲话和竞选宣传材料中,他强调了自己的军事和商业经验,重点关注医疗保健和就业等顶级问题。他也称自己为“清洁能源斗士”,并强调了应对气候变化的必要性。不过,Kopser的竞选经理Ian Rivera说,竞选团队小心翼翼地谈论气候,希望能在不同的选民群体中产生共鸣。

金钱确实能让候选人使用付费广告来放大关键的谈话要点。然而,资源更少的候选人正在寻求更便宜的方式传达信息。他们的努力包括敲门和社区活动,以及大量使用Facebook和Twitter等社交媒体。

但无论社交媒体在吸引选民方面有多么有效,它也无法取代候选人必须投入的血液、汗水、眼泪和时间。对于许多科学界候选人来说,这意味着放弃或大幅减少他们的专业活动以便从事政治活动。例如,去年夏天,物理学家Elaine DiMasi放弃了在美国能源部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的终身职位,以便在纽约长岛的第一个国会选区内竞选。

而Westin并没有完全放弃国家资助的工作。相反,他把临床实验交给了同事,并将他的临床实验时间缩短为每周1天。他这样做是为了确保没有人会说“得州要付钱让我竞选公职”。

不管Westin和其他人是否成功,那些希望科学团体在政治上变得更加活跃的人将今年的竞选活动视为一个绝佳的机会。“我们是一项意义深远的实验的一部分,”DiMasi说,“我很喜欢。”(唐一尘编译)

更多阅读

《科学》相关报道(英文)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南极东部海冰迅速消失 雌雄蜜蜂食性不同
美禁止科学家获取胎儿组织 科学家担忧英国退欧能否软着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