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解放军报 发布时间:2017/1/9 15:54:17
选择字号:
解放军师政委当旅政委 一年破4项全旅训练纪录

 

一问:师政委当旅政委,心理落差有多大?

“这事搁谁身上谁没点想法,可是归根结底,想法要服从党性原则”

灯光下,看着旅政委马宝川胸前显眼的正师职资历章,回想起白天他在冰天雪地里带头冲锋的情景,记者单刀直入:从师政委变旅政委,心理落差肯定很大吧?

马宝川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望着窗外陷入了沉思。此刻,窗外雪花飞舞,寒风刮着树木呼呼作响,一如3年前的那个晚上。

那天,某摩步师撤编改旅,集团军党委宣布命令:师政委马宝川高职低配任特战旅政委……“尽管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可当命令真的宣布时,我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马宝川坦言:那天晚上,他吃完晚饭没有回宿舍,一个人顶着雪在营区里转了一圈又一圈。

看着熟悉的一草一木,他想到了很多:年初走马上任,他意气风发走进营区,浑身充满了干劲。那些天,家人、老师、同学纷纷打电话道贺。可如今,刚过半年自己又“干回去”了,亲朋好友知道了咋想?

人嘛,就怕比较!在战友里面,他是为数不多当上师政委的几个人之一;在亲戚当中,他是最大的“官”,可以说是众人瞩目。

“你刚才问我心理落差有多大,说实话,这事搁谁身上谁没点想法,可是归根结底,想法要服从党性原则!”马宝川至今忘不了,他转了10多圈后推开家门,看到来队探亲的妻子宋玲玲正在厨房忙着给自己做夜宵,他心里不是滋味:咋跟她开口呢?

妻子听见动静,回头看见他靠在门框上,走过来问:“宣布了?”

“宣布了!明天报到。”妻子看着他,什么也没说,转身把锅里翻滚的饺子盛出来,端到马宝川跟前:“前两天看一部八路军的电视剧,你这样的事多了去了。”

那天晚上,马宝川失眠了。妻子无意中说的一句话,反复在头脑里回响。“父亲当了一辈子兵,把日本鬼子打跑了,回来还是个兵。战争年代,为了革命需要,军长可以去当团长;建设信息化军队的今天,为了强军兴军,师政委当旅政委又算得了什么!”

东方泛起鱼肚白时,马宝川心里平静了!新组建的特战旅,作为集团军唯一的特种作战部队,是未来信息化战场上的刀尖子。组织把他放到这个旅当政委,既是考验更是重托!

他和衣起床,在日记本上郑重写下:“忠诚如金!2013年12月5日。”

早上醒来,妻子在床头发现了丈夫写好的字条:“履新,勿念。”

二问:和曾经的部属搭班子,心态咋调整?

“归根到底就一句话,得把师政委的优越感从内心深处彻底抹掉”

很多人都没想到,马宝川和曾经的部属搭班子,竟搭成了“黄金搭档”。

但一开始,并没那么简单。

第一次到高山滑雪训练场,副旅长竟向他报告:“首长同志,特战一营正在组织高山滑雪训练……”

不仅副旅长这样,就连旅长有时也习惯性地叫他“首长”。刚开始,每次和常委们走在一起,大家总是不经意地把他围在中间,然后比他慢半步;每次吃工作餐,他不动筷大家都等着……

对这些细节,马宝川既理解又很警惕:旅长以前是他的“副手”,副旅长是他以前“手下”的团长,班子里甚至还有他当师政委时的科长,以前进他办公室都要报告敬礼的……

“大家不适应情有可原,可我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马宝川很清楚:大家对他这么客气,是因为还是拿他当师政委看待。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不少常委对他说:您堂堂师政委,跟我们可不一样,有啥事您指导就行,具体的活我们来干。

一句话,让马宝川连日来平静的心又泛起了涟漪——问题看似出在常委身上,但根子却在自己心里。虽然总告诫自己现在是旅政委了,可潜意识里还是把自己当成师政委。你都没转变心态,还咋指望别人改变态度。

要改变他们的态度,自己得先要做出好样子。于是,马宝川把身先士卒作为转变身份的第一课。

“可很快我又发现了问题。”马宝川说,你不管不行,可管多了也不行。一次研究政治工作,一名常委谈的课题恰好与他在师里重点抓建的工作有交叉,马宝川随口附议了两句。没承想,看他“拍了板”,其他常委竟全都异口同声“一边倒”。

“这让我很快意识到,自己还有一个心态要转变:我这个党委书记必须‘下放权力’,不能‘一手遮天’。”马宝川和班子成员“约法三章”:重大问题面前谁也不当“老大”,集体决议谁也不能搞变通,日常生活谁也不能搞特殊。遇事必须经过集体讨论,先民主后集中!

副旅长蒋景会回忆说,那次党委会一片静悄悄,虽然没有插言,没有掌声,但几名常委都听出了弦外之音:政委这是让大伙放开手脚干。

旅里有一块训练用地被一个厂子长期占用,属于历史遗留问题,处理起来相当棘手。旅党委安排一名副职领导前去做工作,有人通过地方领导找到旅主官想“通融通融”,结果找遍了班子成员,都是一个口径:党委的决定,个人无法变通,结果硬是把训练用地收了回来。

训练用地收回来那天,班子成员和基层官兵脸上都乐开了花。马宝川说:“我知道,这时候我才拿到了工作‘入场券’,成为了官兵心目中名副其实的旅政委。”

三问:快50岁还PK年轻人,为啥这么拼?

“一个吐沫一个坑,话说出去了事就得做到,而且改革当前人心思动,我更得给大家带好头”

晚上,记者敲开马宝川办公室的门,一股“腥味”扑面而来。马宝川两个颧骨冻得通红,头发已经湿透了,打成了缕……

边招呼记者,他边将暖气上烘烤的面罩、手套翻了个面,记者这才知道这股“腥味”来自哪儿。

“这3年,我身上几乎天天都有这味!”见记者表情,刚刚从滑雪训练场回来的马宝川有些不好意思。

为啥要这么拼命?夜深人静,马宝川打开心扉:“确实,很多人都说我没必要这么拼命。我是这样看的:在首次旅党委会上,我公开表态,凡事先看我的。话说出去了,事就得做到。”

咋做?就得盯着最难的事干。

特战旅由11个部队的官兵组成,开展特战训练无疑最难,不少人都有畏难情绪。“大家都不会,这个时候领导不带头谁带头!”训练动员上,马宝川的话至今让人热血澎湃:“我是全旅职务最高的,你们看我的!”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马宝川坦言,“我一个快50岁的人了,和十八九岁的年轻小伙拼体能,累是真累啊,最关键的还有危险!”

“说出来不怕你笑话,第一次高空跳伞前夜,我连遗书都写好了。”马宝川说,当兵30多年,这是他第一次写遗书。旅里首次高空伞降训练,旅长、副旅长觉得太危险,轮流做工作让他别跳了,他没干。

“我有危险,战士们就没危险?我不跳,咋好意思让人家跳?”马宝川急眼了。

“急眼是急眼,可真上了直升机往下一看,心里是真突突啊!”直升机舱门打开那一刻,马宝川走到门前,往下看一眼,腿不自觉就有些发抖。可想起身后还有一大群新战士,他马上回过头说:“是不太稳当哈!”

“大家不要怕啊,按照动作要领跳,我给大家打个样!”说完,他一个纵身跳出了舱门。

四问:面对别人的不理解,你怎么理解?

“我叫马宝川,可一马平川的人生不会精彩。我们赶上了改革强军的时代,这段经历是一辈子的宝藏”

前几天,马宝川终于放下手头的工作,休假回到阔别的沈阳家中。

刚到家没几天,一个老同学就把他和妻子接到家里吃饭。马宝川和老同学相对而坐,互诉衷肠。

听了他的经历,老同学替他打抱不平:“宝川,你堂堂一个师政委,‘降职’去当旅政委咋还干得这么欢?不行回来咱们一起干,少说一年也能挣个百八十万!”马宝川笑笑,没接话。

这些年,还有地方领导相中他,许以重要的岗位职务,劝他脱军装回地方发展。可他总是笑笑,不接茬。

“好日子谁不想过,好生活谁不想要。”每次面对不理解,马宝川都说,当兵30多年,部队一步步把我从一个农村娃培养成正师职领导干部,可以说,这身军装已经融进了我的身体,脱不下来了。

马宝川对部队的感情,妻子宋玲玲最清楚。他身体板正,穿西服特别帅气,妻子特意给他买了好几套。可马宝川无论下班还是休假,他要么一身军装常服,要么一身迷彩服,以至于几套西服买了好几年了,到现在还一次没上身。

马宝川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目标,老同学搏击商海,他觉得挣钱多是人生价值所在;可我一直认为,这个社会总得有一些人,默默守卫着这个国家。“我命里注定要当这样的人!”他说。

“我叫马宝川,可一马平川的人生不会精彩!换个角度看问题,我们赶上了改革强军的时代。”马宝川说:我个人认为我这事不算什么新闻,“师政委当旅政委”可能过不了多久就是平常事了——“脖子以下”的改革已经展开,也许将会有更多的师长、师政委去当旅长、旅政委……

“这段经历是一辈子的宝藏,让我咬着牙干成那么多别人认为‘不可能’的事。”马宝川拿起铅笔在纸上画了一个圆:“一个整天以个人为圆心、以利益为半径的人,是无法看到远处的风景的。”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8月18日:一周最受关注论文排行榜 维C助基因杀掉癌细胞
威士忌兑水更好喝 味觉与声音也会影响购买行为?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