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宗华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8/9 9:31:39
选择字号:
鸟类学家在美华盛顿广场支网捕鸟引关注

 

Pete Marra在展示一只用网捕获的哀鸠。图片来源:John Gibbons/Smithsonian Institution

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国家广场每年吸引了数以百万计的游客。他们被一览无余的国会大厦、华盛顿纪念碑等景点以及两侧布满广阔草地的世界级史密森尼博物馆吸引。不过,这个不同寻常的景点最近迎来了一些特殊访客:一小群科学家。他们在此支起网,以捕捉广场上会飞的“居住者”。

他们的猎物——包括灰色猫鹊、北美歌雀和哀鸠——很快便会被释放。这个罕见的弹出式实地观测站还旨在吸引人们关注鸟类保护领域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周年纪念日以及一场即将举行的鸟类科学会议。

此次会议是将于8月16日在华盛顿举行的北美鸟类学会议。同一天,鸟类爱好者将庆祝《候鸟协定法案》诞生100周年。这是一项于1916年在美国和加拿大之间达成的协议,被认为是鸟类保护国际努力中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

史密森尼候鸟研究中心负责人Pete Marra介绍说,该条约在一定程度上源自鸟类学家的警告,即不受管控的捕猎正在大量毁灭诸多北美鸟类种群。它在推动20世纪早期的鸟类保护努力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墨西哥最终加入这一协定,同时美国和俄罗斯、日本达成类似协议,就保护在边界处“漫步”的鸟类开展合作。

Marra表示,如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此类国际合作。“一些鸟类的数量已经下降了90%。当前亟待多个国家采取措施恢复鸟类种群。”在一个典型的年份期间,一些候鸟会飞落在6个或者更多国家。这意味着没有一个国家能充分地保护它们。

不过,Marra介绍说,确切地弄清楚候鸟在哪些地方面临最大威胁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对于一些鸟类来说,这或许是夏季繁殖区里栖息地的丧失。其他鸟类则可能受到越冬区域内各种变化的威胁。因此,Marra认为,将保护努力聚焦在错误的地方是对时间和财力的浪费。

为防止这一问题出现,Marra和众多科学家一直试图更好地绘制鸟类迁徙地图并且理解栖息地利用模式。将在下周鸟类学会议上探讨的一个亮点是微电子学的快速发展。这使得建造小型、轻便的追踪设备成为可能。这些设备能被绑在很小的鸟类身上,从而准确地揭示它们如何穿越如此遥远的距离。(宗华)

《中国科学报》 (2016-08-09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有刺植物在中海拔比例最高 性别规范影响农业整体绩效
首枚虾类琥珀在“石探记博物科学馆”展出 科学家首次实现活细胞RNA标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