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熙熙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6/29 9:31:50
选择字号:
科学家抨击犀牛迁徙计划
认为此举转移了保护野生动物的资金及公众视线

南非白犀牛  图片来源:Richard Du Toit/Minden Pictures
 

本报讯 一些保护研究人员日前指出,一项将犀牛从南非重新安置到澳大利亚的雄心勃勃的计划纯粹是在浪费钱。

总部设在悉尼的慈善机构“澳大利亚犀牛工程”已经因为一项计划——将80头犀牛迁移至澳大利亚“以建立一个保险种群并确保该物种的存活”——而吸引了大量的眼球。该机构到2015年9月便在1年的时间里筹得了80万澳币(约合60万美元)的资金,并希望在2016年晚些时候能够首先将6头犀牛运至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犀牛工程”表示,最终,当正在非洲摧毁犀牛种群的偷猎不再成为一种严重威胁时,来自澳大利亚种群的犀牛将能够重返非洲,并在那里重建野生种群。

然而在上周《自然》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中,4位研究人员警告称,这项计划“正在转移保护野生动物的必要行动所需的资金及公众注意力”。研究人员指出,迁徙80头犀牛所需的数百万美元资金其实可以用来更好地预防偷猎行为的发生。

这项研究的首席作者、英国班戈大学保护研究人员Matt Hayward表示:“任何与非洲的动物保护工作相关的人都会知道,巨大的偷猎危机正在上演。”但他指出,将犀牛迁徙至澳大利亚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Hayward说:“我不认为这项计划会产生什么害处,但碗里的钱是有限的。我们最好把重点放在原地。”

然而这项犀牛计划的创始人Ray Dearlove则全力支持该计划。他说,“已经有大量的金钱”被投入到反偷猎的行动中,然而依然有很多动物因偷猎而死亡,将犀牛迁徙至澳大利亚是“拯救犀牛的复杂网络中的一个可行策略”。Dearlove同时还批评这项研究将重新安置犀牛的花销说成是350万美元,而实际上其开支至今尚未有精确数字。

Dearlove补充说,他反对这项研究的作者暗示犀牛迁徙计划“代表了殖民时代(当时非洲的资源被大量剥夺)的回声”。“事实上在开发方面,情况是完全相反的。”他说,“这是一个力图拯救物种的尝试。”

而Hayward则表示,他并不反对以保护为目的的动物迁徙。他自己的工作项目正在将欧洲野牛(Bison bonasus)引入波兰,以及将红松鼠(Sciurus vulgaris)带到威尔士的部分地区。并且随着气候变化以及因伐木或偷猎而破坏栖息地等行为的发生,环保人士正越来越多地尝试把动物转移至新建立的或更安全的种群中。

但Hayward坚持认为犀牛不应该远离非洲。他说,一头犀牛的价值不仅在于动物本身,也在于它与当地生态系统的景观和环境的关系当中。

Hayward与其他研究人员同时批评该项目重新安置白犀牛(Ceratotherium simum,全球数量20170头)而不是更为濒危的黑犀牛(Diceros bicornis,所剩不足4880头)的做法。

英国牛津大学野生动物保护研究中心再引入专家Mark Stanley Price强调,尽管黑犀牛面临的威胁更为严重,但尚不清楚这种动物能否在澳大利亚保持野生的状态。黑犀牛是啃草的能手——以树叶、树枝和果实为食,这也使得它们与更为多面的白犀牛相比,或许更难适应澳大利亚当地的植被情况。Stanley Price说:“这也使得在当地的条件下管理黑犀牛变得更为困难。它们是一群需要帮助的家伙。”

Stanley Price补充说:“这是一个有趣的计划。它会有一些特别的困难。但这真的是正确答案吗?”

然而这些辩论可能仅仅是限于学者之间的——Dearlove表示,尽管重新安置所需要的许可并没有全部到位,但他依然打算在今年就转移第一批犀牛。

犀牛是哺乳类犀科的总称,目前分布于非洲中南部和东南亚、南亚,是现存最大的奇蹄目动物,也是现存体型仅次于大象的陆地动物。所有的现存犀类基本上是腿短、体粗壮,体肥笨拙,体长2.2~4.3米,肩高1.1~2.15米,现存不同种类体重500千克到3600千克不等,身体呈黄褐、褐、黑或灰色。(赵熙熙)

《中国科学报》 (2016-06-29 第2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