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晋楠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8/3 8:46:59
选择字号:
向左走?向右走?
美总统候选人气候、能源和干细胞研究立场对立

 

希拉里·克林顿和唐纳德·特朗普在白宫展开“唇枪舌战”。图片来源:(左) Win McNamee、(右)Win McNamee

科学正在徐徐成为美国总统选举活动的焦点。无论是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还是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此前均未强调其核心科研问题,现在两位候选人及其政党正在具体化其在气候变化、教育、生物医学研究以及其他涉及科学界话题方面的立场。

特朗普在7月15日选择印第安纳州州长迈克·彭斯(Mike Pence)作为竞选搭档,暗示其向共和党保守基础做出的一个急转弯。彭斯自认为是一名基督教保守派人士,他曾质疑气候变化是否存在、胡扯生物进化并批评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支持胚胎干细胞研究。他的新角色与7月19日正式确定特朗普为该党候选人的共和党大会上对气候问题采取的强硬政策纲领相一致。

如果特朗普赢得大选,那么彭斯的晋升将会让保守的共和党人变得更加大胆,对胚胎干细胞研究的联邦资助做出新的限制。但预测特朗普会如何执政是个危险的室内游戏,华盛顿特区倡议组织再生医学联盟执行主任Michael Werner说:“我们的确不敢说特朗普—彭斯搭档会做出什么。”

这是最常见的说法。考虑到特朗普随心所欲的民粹主义运动风格,解密其对核心科学问题的观点一直存在困难。他似乎经常在嘲笑政治建设,而没有对政治岗位作出示范。与此相对,克林顿的竞选活动却咨询了数十名卫生、教育以及环境领域的科学家。

“特朗普并没有一个卓越的政策系统,也没有一批卓越的政策顾问。”在2008年总统竞选中曾担任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麦肯恩经济政策顾问的Douglas Holtz-Eakin说,“而克林顿拥有一个更大的官僚机构,对如何吃这顿午餐有着10分的计划,所以这个问题对他们的难度更低。”

两名候选人的竞选工作人员均谢绝了大量的采访,但他们对于科学的角色似乎持有完全不同的观点。克林顿曾形容科学和创新是未来的基础,但对于特朗普来说,科学基金似乎是后来添加的想法,华盛顿特区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技术创新中心协调官员John Karsten说。与民主党相反,共和党主要聚焦国家安全、移民以及支离破碎的基础设施等方面。

气候变化是成为竞选焦点的寥寥无几的科学话题之一,其一部分原因是共和党人对奥巴马限制发电厂、车辆以及油气开发领域的温室气体排放政策感到愤怒。克林顿的气候和能源提议将在很大程度上维持现有状况;与此相反,在5月26日的一次主要政策演讲中,特朗普承诺将会让奥巴马的“极权主义”政策降到最低水平,并使美国撤出巴黎气候协定。特朗普一直否认主流气候变化科学,他还表示自己的政府将会聚焦“真正的环境挑战,而不是那些欺骗性的挑战”。

在今年7月共和党和民主党提名大会之前,这一巨大的哲学分歧在两党党纲中就已经明显存在。环境学家批评共和党党纲将煤炭标定为“清洁”能源,即便它比其他任何化石能源会产生更多的二氧化碳。与此同时,民主党在近日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则泰然自若地根据其党纲呼吁,利用“任何可获得的手段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这轮竞选活动中会谈到气候,因为候选人对此具有完全不同的立场。”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大学气候学家、克林顿团队的顾问Michael Oppenheimer说。尽管在竞选高峰期他的工作量比较少,但Oppenheimer 依然预测了竞选中的一些相关问题,比如全球变暖可能如何影响某一特定区域,或者某一次极端天气在多大程度上可能与全球变暖有关。

距离大选还有3个多月的时间,特朗普仍有机会组织其科学顾问团队,马萨诸塞州坎布里奇市忧思科学家联盟科学和民主中心主任Andrew Rosenberg说。这样做不仅会表明候选人的政治立场,还能够建立在大选后仍然有益的关系网,有助获胜的总统候选人组织政府。

“这样做会扩大关系网。”Rosenberg说,“我知道克林顿竞选活动正在这样做,在某种程度上,我期待特朗普竞选活动也能这样做。”(晋楠)

《中国科学报》 (2016-08-03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南极东部海冰迅速消失 雌雄蜜蜂食性不同
美禁止科学家获取胎儿组织 科学家担忧英国退欧能否软着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