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成舸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7/13 8:41:59
选择字号:
洪水过后的险情:“退水”如何不“溃堤”?

 

■本报记者 成舸

7月10日上午10点57分,经历前一轮暴涨后的洞庭湖水正开始一点点回落,湖南省华容县治河渡镇一处堤段突然发生溃决,河水将堤岸撕开了一道长达10米的缺口,长驱直入灌进有近3万人口的新华垸。溃口一度扩大到30米左右。这是今年入汛以来洞庭湖区的第一起溃垸报告。

溃堤发生时,湖南省从暴雨模式切换到暴晒模式才3天。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暴雨没能冲垮的堤防在雨过之后却被撕开?

在湖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指挥长、副省长戴道晋看来,退水期间溃堤属于历史基本教训,但没想到会来得这样快。

就在7月7日,湖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召开今年第一次洞庭湖区防汛抗灾视频会议。会议在传达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视察洞庭湖大堤的指示并作简要总结后,紧接着便发出了将防汛抗洪主战场从上游山区转移至洞庭湖区的动员令。

严防退水溃垸正是此次会议的重点之一。“洞庭湖区的堤防长时间浸泡在高水位中,险情隐患会明显增多,很有可能小隐患变成大隐患。”戴道晋表示,“即使在退水期间,也可能出现险情甚至是溃垸性大险。”

不料话音才落3天,“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在曾担任过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局长的聂芳容看来,退水易溃垸是湖区抗洪的一条基本规律,“水位最高的时候不一定溃,但稍微退下去一点,就溃了,这是为什么呢?”他形象地说,“这是因为涨水过程中,堤里的土被喂饱了、泡松了。”

不仅如此,据聂芳容观察,通常溃口时间比到达最高水位后要滞后几天,对此湖区人已摸索出了一整套规律和应对经验,

那么,此次新华垸大堤从哪儿开始溃起的?

据华容县政府官网消息,新华垸出险点的位置是在红旗闸。这是一道2011年新建的闸门,堤身管涌就发生在“闸身新老土结合部位”,从发现管涌到最终溃口仅一个多小时。

“新老土结合部位,肯定有问题!”得知管涌位置点后,湖南省地质研究院原总工程师童潜明道出了他的第一反应。

“工程做好了是不应该垮的。”聂芳容告诉记者,洞庭湖的涵闸翻修的很多。一个常用的做法是灌浆。但灌浆必须在入汛以前开展。否则等到汛期水位升高后再去灌浆反而会把堤坝破坏。“这是规矩,洞庭湖的人应该都懂。”

而在童潜明看来,新华垸溃口对洞庭湖区防汛抗旱是一个信号,他称其为“三峡松懈症”。

“很多人认为三峡建成后便什么问题都不会发生了,这种思想要不得。”童潜明提醒说。在他看来,新华垸退水溃垸一个很可能的原因还是当地重视不够,放松了警惕。他建议政府尽快组织专家认真研究,看类似事故到底有没有可能避免。“事情不能说过去就过去了,要举一反三,吸取教训。”

此外,近年没有发生特大暴雨洪水灾害以及堤防工程的不断加固,也是产生松懈的可能原因。

据记者了解,目前我国主要大江大河的干堤以及大型重要水库的大坝,多数都采用混凝土浇筑。此外,过去的土坝经过翻修加固的仍不在少数。

湖南一家最早研制管涌检测仪的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即使混凝土坝也并非万无一失,比如混凝土和普通泥土的接触部分,另外还可能有蚁穴或者老鼠洞。

截至记者发稿,新华垸溃口合龙已经完成,目前湖南省防指正在紧急研究如何将垸内积水尽快排出。还没有进一步的溃口调查报告公布。

《中国科学报》 (2016-07-13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汽车也“压不死”甲虫的秘密 华龙一号全球首堆首次达到临界状态
淋巴细胞祖先“浮出水面” 娃娃可能喝下大量塑料微粒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