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建松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5/11 8:55:54
选择字号:
打响赤潮监控战:“向阳红28”号启动应急监测

 

■新华社记者 张建松

5月9日,正在东海执行海洋生态环境监测任务的队员,乘坐“向阳红28”号从浙江嵊泗锚地起航,奔赴东北方向40多海里外的一个监测站位。

连日阴雨,天气终于转晴。海面静如湖水,微微泛蓝。疾驰的“向阳红28”号乘风破浪,在淡蓝色丝绸般平滑的海面上,撕开了一道深深的裂纹。

“快看,海水看上去怎么有些红褐色?”站在后甲板的监测队长李阳,指着船尾的航迹大声说。几乎在同时,在他身边的监测队员刘守海和安全监督员秦榜辉也都注意到了。

此时,船正航行在北纬30度50分、东经123度00分的浙江舟山花鸟山以东海域。三人赶紧来到船舷边仔细观察。果然,在船边撕开的白色浪花里,“红褐色幽灵”时隐时现,令人触目惊心。

赤潮,是一种世界性的海洋公害。是海洋中某一种或某几种浮游生物在一定环境条件下,暴发性繁殖或高度聚集,引起海水变色,影响和危害其他海洋生物正常生存的“生态异常”现象。

“发现赤潮,发现赤潮!请立即停船,全体队员进入赤潮应急监测状态。”拿起对讲机,李阳毫不犹豫地呼叫船长。他同时将现场情况报告给东海监测中心赤潮应急小组。

作为一名监测老兵,他对这片海域太熟悉了。这里是赤潮高发区,眼下又是赤潮高发季节。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今年赤潮来得这么早,情况来得这么突然,一名正在打瞌睡的队员还以为是在演习。

船很快停了下来。李阳拿起一个长柱形的多参数水质仪,从船舷边放进海水里。不到两分钟,仪器实时监测的海水数据就在电脑里显示:pH值8.5,正常值只有8.1;叶绿素9.1微克/升,正常值只有3~5微克/升,溶解氧高出正常值22%。

船上的CTD自动采水系统也很快采集到水样。负责生物监测的刘守海取出0.5毫升水样,放在一个长方形薄片般的计数框里,拿到显微镜下仔细观察,判断赤潮的藻种和密度。

记者好奇地看了一眼显微镜,一下子惊呆了。

天哪!那些小小的、链条般的赤潮生物清清楚楚、赫然在目,甚至还在不停地运动着;有的“链条”单独运动,有的“链条”连在一起运动,好像一列列小火车,在计数框里环游着。

“这种赤潮生物叫东海原甲藻,又称具齿原甲藻,是一种常见的无毒赤潮生物,在低温带至暖温带的海域都能生活,在世界范围内分布很广。”刘守海介绍说,“不过,东海原甲藻本身虽然无毒,但经常和其他有毒赤潮生物联合起来,形成复合型赤潮,需要密切关注。”

利用可见分光光度计,监测队员还在现场采集了水样里的三氮盐、磷酸盐、硅酸盐等一系列数据。这些第一手数据是深入研究赤潮的基础资料,长期积累,有珍贵的科研价值。

在首次发现赤潮的海域进行了应急监测后,“向阳红28”号继续前进,扩大赤潮监测范围。此后,又选择了4个站位进行监测。结果表明:海水里各项“身体指标”更加异常,赤潮生物浓度已经大大突破了基准阈值,完全可以断定这片海域暴发了赤潮,影响面积约470平方公里。

目前,东海监测中心已按照四级响应程序,将赤潮消息上报给东海分局。东海分局在第一时间上报给国家海洋局,并向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舟山市海洋与渔业局、东海监测预报中心等单位发出赤潮通报,提醒相关单位采取防范措施,减少赤潮危害。

在这片发现赤潮的海域,国家海洋局东海分局已建成面积约2500平方公里的赤潮监测海上示范区,在嵊泗海产品原产地和上海市海产品市场,也分别建立了赤潮毒素检测示范区,可在赤潮发现或赤潮毒素检出的3小时内向相关部门发送监测报告。

当天,“向阳红28”号上的监测队员共进行了14个站位的监测工作。整整一天,一站接着一站,没有片刻停歇。入夜时分,完成最后一项工作后,一些队员疲惫得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中国科学报》 (2016-05-11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6/5/11 12:15:04 qims
西方媒体中的钱学森之问
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49160-955161.html 此文
没有办法,环境的调节。
目前已有1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用高品质水稻满足多样化需求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