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红枫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2/23 8:49:38
选择字号:
孤岛生境亟待“诺亚方舟”
山火肆虐澳大利亚1.8亿年原始森林

塔斯马尼亚被烧焦的铅笔松   图片来源:Dan Broun

从今年1月中旬开始,由雷电引发的山火造成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西北地区大面积森林火灾。大火吞噬了超过10.5万公顷森林,其中包括该地区近2%纳入联合国世界遗产的原始森林。

塔斯马尼亚是澳大利亚唯一的岛州,主要包括主岛塔斯马尼亚岛以及布鲁尼岛、金岛、弗林德斯岛、麦夸里岛和许多沿海小岛,号称“天然之州”“假日之州”。

澳大利亚大规模山火非常普遍,因此发生火灾几乎算不上新闻,但是最近发生的火灾有所不同。此次火灾吞噬的并不是桉树或拔克西木属等火灾适存植群,而是对其十分脆弱的生态系统,这是距今1.8亿年前当塔斯马尼亚仍是冈瓦纳超级大陆的一部分时遗留下来的森林遗产。

当火舌吞噬铅笔松和比利王松等高海拔生态系统的主要植被时,其毁坏的不只是树木,而且包括树种,此外还会破坏生长森林的泥炭地。在火势最为凶猛的地方,原始森林根本不可能自然更新。

这些树木中很多超过了1000岁,它们之所以能够在塔斯马尼亚生存下来,是因为那里的气候比大洋洲更加寒冷、湿润。但是气候变化可能让环境变得不利于它们。

塔斯马尼亚西部引发此次火灾的“干”闪电(在大多数雨点到达地面之前就被蒸发干的来自暴风雨的雷电)通常极为罕见,但是气候变化使得近年来的类似暴风雨变得更加频繁。2015年是塔斯马尼亚史上最干旱的年份,而在这片高山森林周围进行的伐木和干燥也使其防火能力大打折扣。

“毫无疑问,铅笔松曾生长在大洋洲,但是火灾和气候变化使其很难存留。”堪培拉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森林生态学家David Lindenmayer说,“如果塔斯马尼亚的气候条件趋同于大陆,那将会给地球带来巨大损失。”

此次,塔斯马尼亚西北地区只有一小部分高山和高原中段的火灾敏感生态系统被大火吞没。但是如果火灾变得更加频繁,就可能会发展为终结的开端。“如果每10年或15年烧掉2%,要不了多久就会使其成为最严重的火灾防护区。”塔斯马尼亚大学地理学家和生态保护学家Jamie Kirkpatrick说。

让生态学家和徒步爱好者恼火的是,火灾威胁到当地若干标示性风景,其中包括耶路撒冷国家公园的园墙和安妮山脉(塔斯马尼亚西南部最高峰)。霍巴特地区摄影师Dan Broun和一名同事近日在火灾后到一个高山徒步。当他们到达山顶时,发现那里一片死寂。“我们极为震惊,入眼之处遍地狼藉。”Broun说。

当前,一些人已经在谈论如何重新在烧毁的地区播种,但是专家警告那样做可能不会起作用,因为当前尚不清楚这种策略是否能适用于火灾泛滥已成为一种“新常态”的地方。而且,小袋鼠和袋熊的啃食也会让很多树苗很难长到繁殖期。现有的松树之所以能够长大,可能是因为遇到了很难遇见的时间窗,如大雪让植食动物在相当长时间内不能啃食这些树木,从而使其生长到它们够不着的高度,这一过程可能需要50年。

随着对该地区标志性树木的威胁逐渐减少,塔斯马尼亚大学生态学家David Bowman 呼吁增加力量收集对火灾敏感的当地树种并将其保存到另外的地方,比如保存在亚南极地区的岛屿上,那里距离火灾更为遥远。

若如此,将需要大量种子。幸运的是,2015年是个丰收年,塔斯马尼亚高海拔地区的针叶树生长了超乎寻常多的球果和种子。去年3月和5月,生物学家收集了157万枚铅笔松、比利王松以及其他可繁殖的种子。

“我们知道,这样的火灾未来很可能还会发生,我们照料的这些植物种类对火灾非常脆弱。”塔斯马尼亚植物园种子保护中心主任James Wood说,“事实上,我们就像‘诺亚方舟’那样正在设法留住各个物种,使其不至于永远消失。”(红枫)

《中国科学报》 (2016-02-23 第3版 国际)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旋转方向揭开黑洞“配对”秘密 印度法律阻碍科学家与世界分享新微生物
天问一号完成第三次轨道中途修正 3个国家级杜鹃花新品种获授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