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贾世煜 来源:新京报新媒体 发布时间:2016/1/8 11:42:15
选择字号:
周恩来侄女周秉德谈“红色后代”:确实良莠不齐

 

专访周恩来侄女周秉德:靠关系干这干那,我看不起
 
79岁的周秉德看起来精神头儿不错,黑色马甲套在驼色针织衫外,花灰的短发烫着波浪卷。
 
退休前,她的身份是中新社副社长。而另一个广为人知的身份是,“与周恩来关系最密切的晚辈”。作为周恩来的侄女,她12岁住进中南海西花厅,在周恩来身边生活了十余年。
 
 
周秉德
 
1月8日是周恩来逝世40周年纪念日。和过去的39年一样,这段时间总会是她一年中颇为忙碌的日子。
 
近日,在北京复兴门一家咖啡馆,周秉德接受了“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独家专访。
 
谈纪念
 
“39年来未曾中断过”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1月8日是周恩来逝世40周年,这一天周家会有什么样的纪念活动?
 
周秉德:我们周家的人和周总理生前身边的工作人员,都会在这一天到天安门的周恩来纪念室进行纪念。我现在也在筹备一个音乐会,已经找了导演,不过还不能最终确定。
 
另外,今年江苏淮安(周恩来出生地)的周恩来纪念馆,把十里长街送总理的灵车请回去了。他们要请很多人在那里进行纪念活动,也邀请我去,但我只得请假不能去,因为在北京的纪念活动,我必须参加,39年从来没有断过。
 
政事儿:这些年来都是怎么纪念周恩来的?
 
周秉德:从1977年开始,每年的1月8日,亲人和他身边的工作人员都会聚集在一起纪念他。因为他的骨灰已经洒向祖国山川大地,没有墓碑,所以我们就到天安门的革命烈士纪念碑前去纪念。在那儿,有的人带着鲜花,有的人带着水果,把它们摆在烈士纪念碑前。
 
1月8号总是数九寒天,连带去的水仙花都冻冰了。毛主席纪念堂开辟了周恩来革命业绩纪念室之后,每年的活动就到纪念室里去进行。39年来,这个纪念活动从来没有断过。
 
政事儿:《周恩来答问录》选择在1月8日正式出版,这天还有其他的出版物吗?
 
周秉德:浙江省委有个炊事员叫邹建国,他几十年来特别崇拜周恩来,搜集资料办了很多展览,逢十的年份总会有出版物。今年他要出的是关于总理的一个剪纸出版物,他找当地人做了总理形象的剪纸,把这些剪纸印成画册。
 
山东有两个兄弟画家,热爱周总理,敬仰周总理,他们经过充分酝酿,画总理像。他们怀着深厚的感情,把总理几个重要时期的形象画了出来,很有神韵。去年做了很长的挂历,今年又做了台历,送给了很多街头的劳动者和机关单位。
 
谈周恩来去世
 
“四人帮层层布置不许开追悼会,不许戴黑纱”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能回忆一下周恩来去世时的情况吗?
 
周秉德:当时我正在上海出差。1月8号9点58分,总理停止呼吸了,伯母让秘书来通知我。秘书辗转电报到上海亲戚家,尚未通知到我。我已经听到早晨6点半钟的新闻了。昏天黑地的,整个人都蒙了,我赶紧买机票回北京。回到北京找我伯母的时候,我想她一定是躺在床上哭得不得了,结果她反而在客厅里站着等我。我就跟她抱在一起哭,她说不哭秉德,要化悲痛为力量,不要哭。后来在北京医院告别的时候,是在很小的一个告别室。没有安排在八宝山,也没有在大的告别室!
 
政事儿:当时为什么没在八宝山告别?
 
周秉德:那时是四人帮的时代,都是故意压制的。清明节前,不让去天安门,说是鬼节,都不让去。
 
政事儿:周总理1月8号逝世后几个月,四人帮有什么动作?
 
周秉德:十里长街送总理的时候,拍摄的新闻纪录片,不让在电视上播放。总理去世的时候,很多机关学校等单位要给总理布置灵堂,四人帮都不让。层层布置不许开追悼会,不许戴黑纱,不许戴白花。而且谁上天安门都得记录下来。
 
当时还没有毛主席纪念堂,天安门广场上有很多松柏树,人们在树上系了很多白花,还有很多诗词,例如“人民总理爱人民,人民总理人民爱”等等。
 
到了清明节,四人帮事先就层层布置,说清明节是鬼节,人们不可以去天安门,不可以去聚会,应该正常的抓革命促生产。但群情激昂,还是有很多人到了天安门。但人们送的花圈,四人帮就连夜把花圈撤走。
 
政事儿:花圈是放在天安门广场上?
 
周秉德:纪念碑上。那时纪念碑上和周围放了好多好多花圈,都是夜间就被撤走。有工人做了5吨重的花圈,天安门广场也没人把守,意思是看你(指四人帮)怎么搬。
 
听一位朋友说,那天到了广场后,看到有个工人在花圈旁边犯困,问他纪念总理怎么还这么无精打采?他说我担心军人把花圈抬走,我在这里已经守了两天两夜。这是老百姓的心情,一方面是对总理的热爱,另一方面是对江青四人帮的愤恨。
 
谈家风
 
“我们都是普通老百姓”
 
 
周秉德与周恩来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周家的家风是什么样的?
 
周秉德:家风很简单,就是我们都是普通老百姓。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我们都是普通学生,长大了是普通老百姓。
 
政事儿:但你12岁就住进了中南海。
 
周秉德:我们上学都是坐公交,吃饭是在大食堂。只不过就是跟他有这么一层关系,而这个关系只是家长里短,没有任何其他的。我们只是进了中南海,进了西花厅,其他的一概都是老百姓。
 
政事儿:你的意思是,你只是住的地方跟其他同学不一样?
 
周秉德:对,其他的都一样。而且一直都是普通人的心态。比如从小就告诉我们是普通人,将来你们的前途都要靠自己去奋斗,不能靠伯伯这层关系。
 
政事儿:总理对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周秉德:做老百姓。不要想有任何借他的光,不可能的。而且我们都很低调,大家知道我是因为我出了一本书《我的伯父周恩来》,以前谁都不知道我。我从小受的教育就是不要出头露面,不让大家知道我。
 
到现在为止,很多人照相的时候,我可能年龄也大了比较显眼,别人把我搁到前边儿。我的弟弟妹妹或者孩子们,都是在最后面或者边儿上才能找到他们。没人往前边儿争,都是很收敛的,都是“夹着尾巴做人”。
 
政事儿:你担任过级别最高的职务是中新社副社长。
 
周秉德:对,就是个正司级干部。有的人我看不起,现在很多靠疏通关系干这个干那个,不是共产党的作风,这样的人我是不承认他是共产党的。
 
谈“红色后代”
 
“这里边确实是良莠不齐”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你怎么看“红二代”这个称呼?
 
周秉德:我觉得这是一个客观的存在,也不能否认,但是这里边确实是良莠不齐,什么样的人都有,主要就看自己的态度和作为。自己的历史自己写嘛,做得好还是做得赖都是自己的。
 
政事儿:“红二代”会搞一些纪念活动,你经常参加吗?
 
周秉德:通知到我了,我就去。不通知我的,我也不追。有可能的时候还是尽量去。一般的找我的人,还是觉得能够谈到一起的,不是考虑自己东西特别多的人,有权有势的也不找我。(笑)
 
政事儿:大家平时各自忙自己的事情,聚起来的时候会有特殊的交流吗?
 
周秉德:老一辈都是比较亲近的,大家也就比较自然,互相都很理解,但是也没有太多深入地了解,或者说私底下的你来我往,我也都没有什么。
 
政事儿:“红二代”和其他人有不同吗?
 
周秉德:不一样。每个人的思想都不一样,有的左,有的右。我没有专门去分辨过哪些是左,哪些是右。没有考虑这问题,谈得来就谈,谈不来就不谈。有些人可能思想上谈不到一块儿,不谈就不谈,去批判也没必要。不可能要求大家思想上的一致。
 
政事儿:所以“红二代”还是一个很多元的群体。
 
周秉德:当然了,清一色是不可能的。
 
 
谈反腐
 
“习近平做这些事情做得太好了”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你怎么看待中国的反腐形势?
 
周秉德:我觉得反腐太必要了。再不下决心做下去的话,真是很危险了。习近平做这些事情做得太好了,做得非常有必要。
 
政事儿:关于周恩来养子养女的问题,你了解到的情况是怎样的?
 
周秉德:一些养子的传闻是没有的事。我七妈对我说过,他们只有三个义女,孙维世大家都知道,是烈士后代。抗日战争初期,跟她妈妈,哥哥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周恩来当时看到了他们,把他们收留下来。她没有父亲,就把她收为养女。1968年,她被江青迫害而死。
 
一个是叶挺的女儿叶扬眉,从小认了干女儿。后来,她在从重庆到延安的飞机上遇难。还有一个干女儿,是我伯伯一个南开同学的女儿谌曼里。她20多岁的时候在延安,因大雨冲刷导致她住的窑洞垮塌,意外身亡。除此以外,没别的了。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 贾世煜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沉迷游戏让大脑“很受伤” 猪笼草如何“吃”虫子
为了生存,动物开启了“熬夜”模式 眼睛也要防晒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