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晓枫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15/12/13 11:24:54
选择字号:
见证福岛重生:政府返乡运动遇到抵制

 

挖土驱核污 福岛盼重生
 
 
 
对核辐射土壤进行包装存放的黑塑料袋集中存放在海岸线一带。
 
 
福岛第二核电站无人机航拍图。
 
 
福岛第一核电站门口500米设检查岗,除救援车辆,外来车辆一律不能进入。
 
3·11地震海啸发生后,日本政府制订了为期五年的集中复兴期。在这期间,日本政府不仅要处理核污染带来的各种后遗症,更要安置灾民,复兴东日本地区的经济。
 
如今,离日本政府设立的集中复兴期已不足半年。日本政府究竟采取了哪些灾后重建工作?核辐射污染区恢复如何?还有多少灾民仍漂泊在外,无法返回故乡?为此,新京报记者亲赴3·11地震海啸灾区,见证福岛的重生过程。
 
灾区部分老人住宿仍未解决
 
3·11地震和大海啸发生后,十几米的巨浪把沿海的建筑摧毁殆尽,向岸上推进数公里,海水裹挟着破碎的建筑物、车辆、船只等垃圾覆盖在田地里,当地居民还竖立着当年海啸高度的标尺。
 
野口圣子的家坐落在仙台市郊,距离海边约两公里。作为3·11地震海啸重灾区,这栋普通的两层小楼在四年前那场灾难中经历了劫难。
 
如今,谈起那场灾难,野口和她的朋友们仍心有余悸。“万一我再遇到同样大的海啸,肯定不能重新振作了。我在网上看日本南方海边度假照片,虽然觉得很好,但我不会去那里住。”野口伤感地表示。
 
因为有房屋保险,且损毁不太严重,野口灾后顺利拿到理赔修复了家园,但她的朋友万城目美和子就没有这么幸运。美和子父母的房子彻底被毁,如今,能工作的灾民的住宿问题基本得到解决,没有解决的基本都是老人。美和子父母住在市政府提供的公租房里,这些房子的居住期限到今年年底就到期。
 
提及往事,美和子多次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因为心有余悸,她的父母至今不愿回到受灾的地方居住。美和子说,自己去海边,看到被毁的老房子依然矗立在那里,往日的家园已被荒凉覆盖。
 
驱车来到被海啸冲击过的海边,有些地方依然被隔离,能看到海啸留下的痕迹。3·11地震和大海啸发生后,十几米的巨浪把沿海的建筑摧毁殆尽,向岸上推进数公里,海水裹挟着破碎的建筑物、车辆、船只等垃圾覆盖在田地里,当地居民还竖立着当年海啸高度的标尺。
 
仙台是日本震后复兴计划的一部分,灾后成立的日本复兴厅助理参事官鲇泽良史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政府在重灾区岩手县、福岛县、宫城县(仙台所在地)设有复兴局,预算资金为25万亿日元,用于2011年至2016年集中复兴期。
 
复兴厅网站上每月都公布关于灾后重建进展的信息。“修复基础设施前,我们要做好瓦砾和废弃物清理工作。全面进行清理工作始于2012年,一年时间完成63%。之后,我们开始听取城市建设意见,2013年与当地居民达成基本协议,住房修复工作完成41%。另外,我们在一年内恢复了90%医疗设施,两年内完成92%教育设施恢复。”鲇泽良史介绍说。
 
目前,当地政府正在进行土地修复工程,对海水浸泡的土地进行深耕深翻,表面再覆盖新土。处理海啸垃圾的工作也在进行,宫城县第二大城市石卷市就有一处海啸废墟钢铁垃圾处理点,这个位于石卷市北山运河与太平洋之间的一处填海造就的开阔地上,汽车残骸、建筑金属构件、轮船残骸,堆积如山,面积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
 
由于中心城区多位于沿海地带,石卷市灾后废墟多达616万吨,占整个宫城县废墟的4成,相当于石卷市平常106年产生的垃圾总量。靠石卷市自身消耗显然不可能,唯有得到全国其他城市的协助,才能缩短海啸垃圾处理周期。
 
政府返乡运动遇到抵制
 
当地政府在福岛第一核电站方圆20公里之内,以及核辐射量比较高的地区为灾民归家设立了避难指示区域。复兴厅提供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还有19万名灾民未能重返家园;今年11月,福岛县避难者人数为10.5万,避难指示区域人数为7万。
 
由于受到海啸冲击,仙台的恢复重建工作依然缓慢。但对于受到严重核辐射影响的福岛县而言,那里的恢复重建更加艰难。
 
3·11地震海啸使日本东北部一大片地区受核辐射影响,为了消除影响,并让民众回家,日本政府已发起一场规模巨大、代价高昂的清理运动,但很多疏散居民反对这一进程,抱怨政府没有询问他们的意见便作出决定。
 
今年9月,日本政府邀请楢叶町居民重返家园。日本对受福岛核事故影响区域展开为期几年的去污工作后,楢叶町成为首个允许居民返回的城镇。尽管如此,很多当地人表示,自己没有做好回去的准备。
 
当地政府在福岛第一核电站方圆20公里之内,以及核辐射量比较高的地区为灾民归家设立了避难指示区域。复兴厅提供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还有19万名灾民未能重返家园;今年11月,福岛县避难者人数为10.5万,避难指示区域人数为7万。
 
复兴厅资料地图上将避难指示区用红黄绿三色区分,浪江町、双叶町和大熊町仍是红色,一些地方随着时间推移已经逐渐变成黄色、绿色,直至解除限制的白色区域,楢叶町已经由年初的绿色变成白色。
 
鲇泽良史指着地图上的红色区域说:“这些地区可能是地震6年后也无法归家的地区,我们将之称为归还困难区。绿色的地区核辐射量已经开始下降,这些地区的居民估计地震6年后可以回到自己家里。”
 
今年6月12日,安倍政府采用新时间表,要求在未来两年加快清理步伐,集中力量清除污染,并首次为解除核电站附近大部分区域的疏散命令设定了明确的预定日期——2017年3月前,开放当前疏散区70%的区域,允许居民居住。这一区域指的是污染程度较低的区域,也就是地图上的绿色及黄色区域。
 
尽管一些居民对回家的机会感到兴奋,但很多人表示拒绝,他们反对政府的这项计划,因为那是企图迫使民众在放射水平依然远高于正常值的情况下回去。据《纽约时报》报道,一些民众认为,政府的冒险举动是为了实现政治利益,重启该国势力强大的核工业,或让全世界相信,东京足够安全,可以举办2020年奥运会。
 
每天2万日元招募除染工
 
这些除染工人大多数是从社会招募,虽然每天有2万日元左右的收入,但因为要冒着高辐射风险,召集除染工人难度极大。
 
虽然存在争议,地图上绿色及黄色的疏散区域仍在全力推进除染工作。
 
核电站泄漏事故发生后,在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的11个市町村的避难区域内,由日本政府直接负责进行除染工作。日本环境省2012年1月公布了除污染目标,计划于2013年内完成除放射物质含量极高地区外的所有地区的除染工作。不过,这个计划一再被推迟。
 
每天早上6点多,福岛核辐射超标居住限制区的沉寂就会被打破,路上车辆越来越多,这些车辆搭载着成千上万的工作人员,散布到各个角落,进行除染工作。这些除染工人大多数是从社会招募,虽然每天有2万日元左右的收入,但因为要冒着高辐射风险,召集除染工人难度极大。
 
除染工人的任务就是去除核辐射性的污染,比如清洗住宅外部、庭院、道路,在田地和森林收集具有放射性物质的土壤并存放在软性集装袋内。他们还会将受污染的土壤挖去10厘米厚,再填上新土。
 
在这个过程中,最让人担忧的是污染物处理效果和民众的抵触。日本媒体调查显示,全国超过86%的市区町村地方自治体不愿接纳来自福岛地区的废墟堆。今年9月,有媒体爆料称装有福岛核事故去污核垃圾的大型储存袋因暴雨被冲入河流,虽然一些垃圾后来被找回,仍让人颇感担心。
 
相比处理污染物,更加近距离接触放射性物质的是福岛核电站工人。据悉,福岛核事故发生后,约4.5万名工人被派往危险区域处理善后事宜。今年,日本确认首例与危险工作相关的癌症病例。这名工人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工作的14个月期间遭受了15.7毫希沃特的辐射,已经是可以要求赔偿的辐射水平(一年5毫希沃特)的三倍。厚生劳动省宣布,被诊断出患有白血病的福岛工人有权获得赔偿。
 
据《纽约时报》报道,一些人批评东京电力公司为灾后清理工人提供的培训和保护措施都不到位,其中很多并非熟练工人,而是就近通过分包商和劳务经纪人雇来的。2013年政府对该站进行安全检查时,在抽查的工人记录中,有三分之一的工人的辐射暴露状况存在少报的情况,目前一些工人正就此事进行申诉。
 
为了重振外界对日本处理核事故的信心,9日,复兴相高木毅对福岛第一核电站进行上任后首次视察。高木毅表示:“福岛核电站的污水处理是一项困难的工作。”
 
污水处理是福岛核电站事故处理主要工作之一。由于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事故后,地下水流入厂房,每天会产生300吨核污水,因此,为了控制核污水,东京电力公司制定计划,在厂房周边挖掘水井等抽取地下水,进行净化处理后排放大海。
 
2014年8月以后,东电曾试验性地首次抽取地下水并处理了大约4000吨,净化后的污水将排放大海。为了防止地下水直接流入大海,东京电力公司沿着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护岸堤往地下打入铁板。东京电力公司称这一系列措施可以让核污水的水量减少一半,降低对大海的污染。
 
东电的作法引发了一些担忧,为此,福岛县知事佐藤雄平坚持报废县内所有核电站反应堆。一些民众也拒绝回到家乡,他们认为在核辐射地区从事农牧作业十分危险。
 
高标准防止食品核污染
 
为了让更多人能常住在福岛县,政府最重视恢复福岛县产业,复兴计划也重于促进企业去福岛投资,为创业者提供五年免税期,为投资企业发放一定补助金。
 
东北地区是日本农业水产业发达地区,3·11地震和海啸引发的核事故,对灾区农业水产造成重大打击。
 
为了恢复消费者对事故地区农产品的信心,日本政府从制度与技术上双管齐下,农林水产省农林水产技官寺野贵之对新京报记者介绍说,日本2012年10月开始对牛肉等食品实行新标准,放射物限值每公斤100贝克勒尔,但是,采取新标准后检测到的超标牛肉只有两例。从2013年到2014年12月,所有检测牛肉放射物含量均低于限值,几乎检测不到放射性物质。
 
“在日本,牛主要吃由牧草和稻草组成的粗饲料,饲料是防止核辐射物重要环节,我们对饲料生产进行严格管控。另外,放射性物质铯存在土壤表面,我们对种植牧草的土壤施用钾元素,可以吸附放射性的铯,将土壤中的铯固定,不让其转移到牧草中。”寺野贵之解释说。
 
除了牛肉,日本政府还采用高新科技防止稻米被放射性物质污染。东京农业大学校长高野克己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他们正在研究一种“离子交换树脂”技术,以防止土壤中核辐射物质进入稻米。
 
日本政府也在加强对食品核辐射物质含量的检查,例如,对福岛大米进行核辐射检查,所有农户无一例外。鲇泽良史透露,到目前为止,99.9997%大米的放射性物质含量低于日本政府所规定的限值,日本食品中放射物限值(每公斤100贝克勒尔)比欧盟、美国更严格,这些信息都公布在日本政府官方网站上,一些民间机构会针对食品安全检查机构进行评估。
 
日本政府面对的另一重要难题是复兴灾区经济。鲇泽良史表示,为了让更多人能常住在福岛县,政府最重视恢复福岛县产业,复兴计划也重于促进企业去福岛投资,为创业者提供五年免税期,为投资企业发放一定补助金。
 
刺激经济的同时,安倍政府还通过使疏散居民停止对政府救助的依赖,重拾经济自主权来帮助核电站附近的地区尽快恢复,但这引发一些批评。例如,在2018年3月前停止发放每月补偿,居民们认为中断补偿费是迫使他们回归,因为很多人在灾难发生后没有找到新的谋生方式,特别是50岁以上的人。
 
五年集中复兴期即将结束,无论面对怎样的争议,东日本复兴之路都将继续走下去。正如野口的朋友千叶美佳所说:“那份经历是永远不能忘记的,我希望大家可以一起一步一步往前走。”
 
B02-B03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晓枫
 
B02-B03版摄影/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自然》:绘制人原肠前胚胎发育全景图 欧太空望远镜开启系外行星研究新时代
儿童肾癌始于胚胎时期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